【紫牛头条】一个人,一只脚,十天,成功穿越534公里戈壁荒漠
2020-09-21 19:35:27

徒步穿越戈壁荒漠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失去右腿的独脚勇士潘俊帆戴着假肢,9月9日从青海“火星基地”出发,用228小时09分走完了534公里的无人区,18日抵达了甘肃的戈壁清泉,创造出前无古人的壮举。

9月21日,这位被人称为“潘神”的独脚铁汉在敦煌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探险而不冒险,才是正确的户外运动,我们不是去挑战大自然,而是用大自然的环境挑战磨砺我们自身。人生的每段经历都有它背后的意义,哪怕是我车祸截肢,成为独脚潘,也都注定有着不凡的存在意义。”

车祸失去右脚

他把痛苦当作礼物

这位独脚铁汉自号“独脚潘”,而熟悉的人都喊他“潘神”。

1980年,潘俊帆出生在浙江温岭,起初他在上海做会展工作,平凡而忙碌,内心虽然有远大的梦想,现实中却是中规中矩。

2015年3月18日,潘俊帆遭遇车祸,永远失去了右脚。当时他在老家过完春节,刚返回上海,公司里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处理,每天带着员工四处奔波,身体疲惫不堪,凌晨开车时不慎撞上路旁的护栏。等他苏醒过来,已经躺在救护车里,右小腿不见了踪影。

事故发生后,一切都变了,家人和朋友都满怀忧愁和同情。不过潘俊帆的性格一直是积极乐观的,车祸并没有改变这一点。截肢手术结束一个月后,他开始进行康复运动,认真锻炼身体,有了比较强健的体魄。半年后,开始安装假肢,起初他不太适应,然而仅仅用了一个星期,他就能戴上假肢自如行走,两个星期后就开始练习奔跑了。

潘俊帆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毫无疑问,车祸截肢是一段痛苦的经历,很多人认为痛苦是诅咒,我却认为痛苦是礼物。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痛苦可以促使我们成长与强大,很多伟大的人物就是在痛苦中诞生,而一个强大的民族也是在磨难中成长。我觉得自己内心对此清晰的认知,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力量来源。”

因此,潘俊帆并没有逃避车祸截肢这段痛苦的回忆,相反,每年3月18日,他都会过一次“生日”,铭记自己的重生。

遭遇车祸之前,潘俊帆从来没有接触过户外运动。康复期间,他偶然看到一项戈壁挑战赛,感到心驰神往,为了激励自己,他定了一个1年后到戈壁4天徒步108公里的小目标。

潘俊帆戴着假肢探险

2016年4月,潘俊帆到青海参加“2016年第二届丝绸之路戈壁挑战赛”,由于事先做了充足的准备,108公里的徒步路线,他用4天成功完成。“当时我也觉得有很大的困难,但是进行过程中我坚持着,也没有上过主办方准备的保障车休息。”潘俊帆告诉记者,那次他成为这个比赛有史以来第一位在赛程规定时间内完成108公里戈壁穿越的截肢者,因此受到了很大的鼓励。

之后他一发而不可收,参加了一个又一个比赛,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但他有一个更大的梦想,就是参加“八百流沙极限赛”。

潘俊帆戴着假肢不断地挑战自己

“八百流沙”超长距离极限赛取消,

他决心一个人挑战

“八百流沙”是中国首个超长距离极限赛,有两条400公里的路线,一条线路在青海,一条线路在甘肃,都是长达400公里的戈壁荒漠,极限温差达50摄氏度,环境极度恶劣,补给和导航都要靠选手自己解决。这个挑战在国内外极限越野爱好者中属于殿堂级荣誉,每年全世界差不多只有50个左右的选手参加,“有生之年,八百流沙”,就是指全世界的极限越野爱好者,一生都希望经历一次“八百流沙”的考验。

潘俊帆在沙漠上

去年,潘俊帆报名参加2020年的“八百流沙”,但是因为新冠疫情,国际选手无法来中国,今年的赛事被取消。

“但是我依然不想轻易改变自己的梦想,经过实地考察后,我发现如果我一个人参加,未必要跑单条400公里的路线,而是可以从青海到甘肃,把两条路线串起来,挑战总里程500多公里的线路,于是我把个人创意和赛事机制结合起来。”潘俊帆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因为我是肢体残障人士,也想借这个机会为无障碍公益进行募捐。”

潘俊帆的“一个人的八百流沙”行进路线和海拔示意图

潘俊帆给这次挑战定名“逐日挑战”,不仅路线比“八百流沙”长,而且早晚温差和海拔落差更大,在地貌方面有戈壁、沙漠、雪山、高山草甸、峡谷、胡杨林等等。

他从5月份开始进行周密准备,每天进行50公里的拉练。他做了一张风险表格,列出101项可能导致退出挑战的风险,“路程中可能会遇到的困难基本上都想到了,也列出了相应的应对方案和规避方法。”

高举着五星红旗冲过终点

忽然泪流满面

9月9日零点,潘俊帆从青海的“火星基地”正式出发,18日12时09分抵达甘肃戈壁清泉的终点。原来地图测算和6月份实地踩线时统计的里程为513公里,由于存在误差,实际上17日16时35分就完成了513公里路程,到达终点的最终行程是534公里。

潘俊帆从青海的“火星基地”正式出发

挑战期间,他每天只睡4个小时,以不同的方式运动12到16个小时,中间补给休息数小时。他非常关注导航找路和自身感受,在通宵夜行的时候偶尔感觉孤独,就自己和自己对话,把孤独当作享受。

终点戈壁清泉

这次挑战沿途经过了戈壁、雅丹、俄博梁、黑山、高山草甸、雪山、峡谷、沙漠、河谷等西北地貌,让潘俊帆感叹,祖国的大西北真的好美。“很多时候环境恶劣,但是景色绝美,感觉我的身体在地狱,而眼睛在天堂。”

他印象最深的是穿越阿尔金山那100多公里路段,海拔全部在3300米以上,但是他跑得快要飞起来了。穿越阿尔金无人峡谷时,一路能看到新鲜狼粪以及被狼啃剩下的岩羊骨架,那是唯一一段身边有人护卫的路程。

潘俊帆在挑战的旅途中

潘俊帆说:“越野跑是腿部截肢者最困难的运动之一,在没有规律的自然地貌中,穿戴假肢行走奔跑受伤风险极高。为了适应挑战条件,我通过各种路况地貌,针对自己的核心平衡能力做了非常大的强化训练,同时还准备了三套不同的假肢,应对不同的路况。全程我非常关注自身情况,有一些异样感觉就会卸下假肢,调整或清理汗水,提前规避受伤风险。”

潘俊帆在10天的挑战中一直保持高度专注,每时每刻都有着不同的挑战。不过因为准备极为充分,全程没有遇到101项风险以外的意外。尽管如此,伤痛无法避免。最初的5天,潘俊帆的残肢和左脚每天都有不同的新伤,他无时无刻不在保持着对伤口的关注,同时靠事先准备的药物进行处理。其间,他还会通过短暂休息快速恢复体能。“我最后无伤到达终点,这次挑战中身体的恢复能力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惊喜。”

在最后500米,潘俊帆一个人高举着五星红旗冲过戈壁清泉的终点。“因为作为一个中国人,在中国主场的极限赛事中,创造了一系列腿部截肢者不间断越野的新世界纪录,我内心是很自豪的。冲过终点线,我走进颁奖的金色大帐,大厅内放的音乐是我最喜欢的一首《born ready》,听到它的歌词:‘我不害怕任何魔鬼,因为我已亲手建好炼狱。我是最后一个站着的人,其他巨人都已倒下,我不会战栗,不会颤抖,我由顽石铸就,从不停歇。’想起自己近10天,534公里不分昼夜,一个人奔跑前行,沿途无论遇到什么,我都坦然处之,但是那一刻,我坐在舞台边,忽然泪流满面。”

潘俊帆举着五星红旗到达了终点

这个哭泣的情绪很复杂,有欢喜,有委屈,有自豪,有释放。

极限运动的最高水平

是风险管理能力

潘俊帆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人生的每段经历背后,都会赋予意义,哪怕是我因为车祸截肢,成为‘独脚潘’,也都注定有着不凡的存在意义。我们有中国梦,我作为个体也有自己的梦想与使命,创造腿部截肢者不间断越野世界纪录,就是我的梦想。”

潘俊帆在本次挑战的旅程中

但是潘俊帆指出,探险而不冒险,才是正确的户外运动。“我们不是去挑战大自然,而是用大自然的环境挑战磨砺我们自身。永远要把安全与健康放在第一位,敬畏大自然与客观规律,无论是哪个领域的户外极限运动,真正的最高水平并非运动能力与技巧,而是风险管理能力。”

潘俊帆在沙漠徒步

按照常规,潘俊帆每年都会给自己安排新的体验和挑战,不过今年的这个挑战确实是迄今最困难的。这次挑战结束后,他会有一个比较长的休整期,一方面进行身体的康复,另一方面会消化一下此次挑战的收获,然后再做下一步的规划。“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且今年这次活动的难度确实超出自己的设想,所以希望好好消化,然后再厚积薄发,毕竟我才40岁,还年轻。”

从以前的平凡生活,到现在的独脚极限铁人,潘俊帆有着深刻的感悟。“在我四肢健全的时候,我不太懂得健康躯体的重要性,生活不规律,从来不做运动,关于体育和旅行计划,经常以太忙没时间等理由而被无限搁置。车祸截肢之后,我真正重视健康的身体与生命体验,从前只是想想却从未实施的很多计划,现在会立即马上行动,无论是户外旅行探险,铁人三项,越野跑等,我觉得现在的生活质量与生命体验,已经远远超越了车祸截肢前的我。其实,奔跑的本质并没有不同,但是我在截肢前后的自我认知有很多区别。很多时候,人生就是困顿在自我设限中。”

紫牛新闻记者|宋世锋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供图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