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平美:《那时候多好啊(外四首)》
2020-08-12 17:23:26

那时候多好啊

 

曲径通幽。城市公园寂静如黎明

有舒缓的音乐从脚下传出,使一片草地

似乎具有了人的某些特质。忽而

想起一个女孩的幼年。那时

 

她细小孤单,还不曾学会对着镜子描眉

画眼,挎好看的水桶包和同学

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闲逛

没有烫头的想法,更没有学会咆哮

仿佛,她所见之物都是美好

 

小小的舌尖舔糖块,甜蜜叫唤我

小小的声音惹人无端忧伤

她每一滴眼泪都是我的珍珠。她是我的

第二颗心脏

那时候多好啊——

 

我也是个有理想的人,她与我

互为信仰,未来

那时候多好啊:人们两手空空地相爱

而关于生离死别的坏事情很多年

才发生一次

 


深秋的清晨

 

照耀面庞的第一缕阳光:你好

打湿鞋面的小露珠,水杉伸进云端的孤独

经过我之后

又吹向别处的风:你好

滨溪路,城市公园

 

跳广场舞的,打太极拳的,合唱队

已然,或将要加入漫步者的人们:你好

宣传橱窗,科学与警句;公交站台背书包的少年

孕妇腹中被命名为明天的婴孩:你好

光明大道与弯弯小径

夹缝里的小野菊被剪断的远方:你好

爱人的左手

 

你看:“精神的搀扶多么重要,在秋天

在一场大雪降临之前,在人之将老

我需要你……”

 


我想要这样一个故乡

 

我想我的故乡

是一个这样的女子:年少时有多任性

年老时就有多哀愁

她有着一个被许多人爱着也爱着许多人的

端庄的中年

 

而我只爱她早年的闭塞

爱她头顶的炊烟像悠悠的行云,爱她

黎明前的鸡啼,深夜的犬吠

爱一条人畜共用的小路,野草的清芳

一路弥漫

 

爱她被大雪覆盖的样子,无辜又美好

爱一口老井如爱神明。爱她盲目

固执的慈悲

——人老了,还会一直活下去

苦难下去

 

而我爱她时,她恰好也在爱我

 


夕阳照在黄庄村

 

照着油菜也照着麦子,和大豆

照着高地也照着低洼

 

一生为农的母亲啊

如果再苍老一点,脚步和脾气

再放慢一点

就可能具备夕阳一般的慈怀了

 

夕阳一般的母亲啊

从前不懂得如何爱,后来懂了

但给自己的,永远比我们少一点

给我的,永远比弟弟们少一点

 

“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

也是真理……”

 


我的小猫咪

 

它生气了。不知道为什么

摔坏我心爱的口琴之后,又摔坏了

它自己的饮水杯,罐头

坏情绪是一只不讲道理的小怪兽

 

把午后这本薄薄的书籍,一下一下

撕成碎片。但它仍没能开心起来。仍然

吊着一张苦瓜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间或几声含糊的喵叫

无法辨别它声音里面哀怨和愤怒

哪个多一点

 

既不能拿它当我那长大了的孩子来责罚

又不能拿它当那不懂事的小孩去安抚

但我知道它一定和我一样

心上时常有一团熊熊燃烧的大火

而谁也拿不出消灭的武器



作者简介:

       张平美。自由职业者或闲人。江苏省作协会员。偶有作品发表于《诗刊》《诗选刊》《诗潮》《江苏新诗年选》《扬子晚报》等。





编辑:龚学明、束向红(特邀)、孙舒莛(实习)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