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中国运动员从13000米平流层跳下,创翼装飞行世界纪录
2024-06-21 20:50:07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海拔13118米的平流层中,飞机窗外是摄氏零下57度的低温,不及地面1/5的气压和极其稀薄的氧气。中国翼装飞行家张树鹏纵身一跃跳出机舱,以无动力翼装飞行的方式向南飞去,经过约8分钟的飞行,他在距离地面1105米的高度顺利打开降落伞,以30.216公里的飞行距离刷新翼装飞行最长距离世界纪录。6月13日,张树鹏在美国田纳西州顺利完成这项挑战,同时也成为世界上首位进行平流层翼装飞行的人。6月21日,紫牛新闻记者对话刚刚回国的张树鹏,听他讲述了这次挑战人类极限壮举的过程。

要想飞得足够远

就要从平流层起跳

张树鹏是我国著名翼装飞行家,三项翼装飞行世界纪录保持者、中国首位滑翔伞世界冠军,被誉为“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

张树鹏从13000米高空跳下

翼装飞行是一种极限运动,参与者穿着通常由帆布或尼龙材质做成的类似飞鸟的翼装从高空跳下,通过上面的气囊产生升力,在空中滑翔。受到人体的限制,翼装的翼面比较少,飞行时下落速度非常快,如果气流异常或者操作稍有不慎,极易发生事故,挑战难度极大,危险性非常高。

张树鹏已经有过3500多次翼装飞行经验,他一直有一个目标,就是挑战这项翼装飞行最长距离的世界纪录。“我挑战的记录是翼装飞行从起点到终点的水平距离,因为没有动力,所以理论上高度越高,就会飞得更远,但高度带来的困难也是不可想象的。”张树鹏说,此前的世界纪录是在2017年由爱尔兰人大卫·达菲创造的29.063公里,而为了打破这一纪录,他将起跳高度定在了平流层之中,这是此前没有人尝试过的高度。

“为了这次飞行准备太久了,其实我在2014年就开始尝试,最初飞过一个高度8000多米的,然后陆陆续续尝试过其他高度。”张树鹏介绍,飞行距离是翼装飞行中的一项挑战,难度不光在飞行本身,因为在高空会遇到低温、缺氧、乱流等一系列的困难,另外还要承受身体上的痛苦,整个准备过程会遇到很多困难,“我之前飞8000多米的那次,温度是零下49度,氧气含量大概是海平面的大约1/4,但这样的经验还不足以完全适应这次挑战。”

张树鹏介绍,通常的翼装飞行会事先规划好线路,但是这次挑战中太多事情无法预料。“普通的翼装飞行,从哪里起飞,到哪里降落,这个距离都是可见的,站在起飞的地方就能看见落点,所以飞行过程中很多的判断都很直观。但是这次不一样,你没有办法预料到这么远的距离外会是什么情况。”

张树鹏与助手研究飞行方案

飞行30.216公里

他打破多项纪录!

6月13日这天清晨,美国田纳西州WTS基地天气晴好,地面风向为西北风,这是经多方努力之后争取到的天气与空管都允许的时间窗口。“我们的飞行高度已经超过了民航航线的高度了,而飞行基地旁边的孟菲斯机场,又是全世界第二大运输货运机场,非常繁忙,所以时间窗口特别紧张。”起初经过协调,空管起初给了张树鹏8日早上5点至8点的窗口时间,但因为天气原因,飞机的两次起飞都被取消了。经过多次调整后,最终确定了挑战的时间是13日清早。张树鹏说,翼装飞行挑战需要的天气条件首先不能有降水,云量也要尽可能少。“在4万英尺的高度,那个时间点太阳刚刚升空,需要能够清晰地看见太阳,不能被遮挡,因为在对场地不熟悉的情况下,太阳是判断飞行方向的标准之一。”

早上5点50分,张树鹏乘坐一架经过特殊改装的固定翼飞机从WTS基地升空,约1小时后,飞机到达海拔43038英尺的预定位置。张树鹏身穿黑色翼装出舱,经短暂俯冲之后,他展开双翼,在田纳西州的上空呼啸掠过,以无动力翼装飞行的方式向南飞去。经过约8分钟的飞行,在WTS基地以南方向、相对高差约1100米的位置,张树鹏打开降落伞缓缓降落,截至此刻,他飞行的距离为30.216公里,打破世界纪录。同时,他也因此实现了人类首次的平流层翼装飞行。FAI(国际航空联合会)组织的认证官斯科特在现场观看了张树鹏挑战,并用设备纪录了挑战的全过程。经FAI认证,此次张树鹏刷新的世界纪录纪录真实、过程有效,为张树鹏颁发了证书。

张树鹏介绍,因为国际航联将翼装飞行归类到跳伞项目中,此前红牛运动员曾经从3.9万米的外太空跳伞,被纪录为跳伞的世界纪录。“如果翼装飞行单独算的话,我这次已经是人类尝试的最高飞行高度了。”

助手为张树鹏检查装备

零下57度的低温

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从张树鹏挑战的视频画面中,我们看到他纵身一跃,跳进接近深蓝色的天空中,地球的曲线在画面中优美展现,不过对于他来说,此刻的感受其实是痛苦多于愉悦的。“最先的感受是低温,当我们在这个高度打开舱门的时候,飘进来的都是小冰粒。飞机上的两位辅助保障人员,在舱门打开后的23秒以后,戴着薄手套的手就已经失去知觉了。”张树鹏说,这种低温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可能也很少有人在自然环境中体验过。“我们在北方滑雪,也感受过零下三十多度,但是毕竟在地面,一切都是可控的。滑雪时可以穿得足够多,但是翼装飞行没有办法穿足够保暖的衣服,一方面穿多了塞不进翼装飞行服里,另一方面,也会影响空中的动作。”

张树鹏介绍,他在翼装飞行服里只穿了三件衣服,包括一套“黑科技”的保暖内衣、抓绒衣和一件软壳冲锋衣,不能影响到运动的协调性、降低运动功能。“但是手、脖子,包括吸氧面罩周边的皮肤,有一部分是裸露在外的,所以挑战过后,我的脸上、脖子上都有一些冻伤,这是无法避免的。”

飞行过程中,尽管天气晴好,张树鹏还是在不同高度多次遇到乱流,特别是从平流层进入对流层不久,风力极大,对飞行轨迹影响很大。张树鹏只能通过调整飞行姿势和微调方向迅速通过,也为此损失了一些滑翔比和滑翔距离。“你们看到的那些画面中刺激的感受,我自己是不太容易感受得到的,因为在空中要面临一系列问题,很多问题同时产生,需要我及时去判断和处理。”张树鹏说,飞完之后,再看视频回放,又回想当时的体验,这时才会因为成就感带来一些愉悦。

张树鹏穿上翼装飞行装备

“血氧准备”带来大量疼痛

同伴没上飞机就无法坚

起飞前的夜里12点,张树鹏的团队便开始了各项准备。高空跳伞,还需要面对血氧准备的疼痛挑战,在没有加压的高海拔环境中,飞行员必须提前躺下呼吸纯氧至少1小时,以排除血氮(指氮在血液中含量过高)的威胁。

“为确保安全,供氧装备将我的身体勒得非常紧,不仅胸腔疼痛,而且胸腔扩张会受到严重影响,导致不能完成有效的深呼吸。同时,吸氧面罩还极度压迫脸部肌肉,造成鼻腔周围疼痛、嘴唇麻木等。”张树鹏还介绍,这种吸氧与正常呼吸有很大区别,吸进去容易,却要使足够大的劲才能把气体呼出去。一小时的吸氧准备就让张树鹏的体能消耗到了极致。然而,这些煎熬并不因出舱而停止,而在整个翼装飞行过程中一直存在。

整个挑战中,张树鹏的身体数次达到极限,他表示,这时候除了意志力别无他法。“与我同行的还有一位南非的同伴,想挑战南非纪录,但是在飞机起飞前5分钟,便因身体极度不适,反应严重,无奈放弃了。”张树鹏说,他时刻提醒自己不能轻易放弃,“我告诉自己,再坚持10分钟,然后逐渐到5分钟,甚至告诉自己再坚持10秒,就是靠这种方法,在濒临放弃的边缘用意志力坚持。”

在张树鹏看来,每一次翼装飞行挑战都有着不同的意义,这一次是最为困难的一次,“我做的这些飞行挑战,都是在国际场合进行的,很多外国的高水平运动员也都在关注,挑战成功后,很多同行都给我发信息祝贺。我觉得这就像是更高、更快、更强的精神一样,和奥林匹克精神不谋而合。”

创造世界纪录仅仅过去一周时间,更新的挑战已经在张树鹏脑海中酝酿。“具体内容要等我们把计划所有的细节完善后,再和大家说。”张树鹏表示,自己希望能通过这些挑战,推动飞行运动向前发展。“不仅仅在飞行技术和经验方面,也希望能带来飞行装备的革新,推动安全性的进步,能够让更多人参与进来,更安全地去体验和感受翼装飞行运动的快乐。”

张树鹏在离地1100米的空中打开降落伞

紫牛新闻记者|刘浏

编辑|宋世锋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和视频素材: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报纸广告服务 新媒体广告刊例价 技术服务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