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抢场喽
2024-06-21 15:57:00

从初夏到盛夏再到夏末,麦子、玉米、稻谷收上来,就摊在生产队的打谷场上晒太阳,暴晒。几个大太阳晒下来,队长捧几粒放在嘴里,牙齿一嗑,嘎嘣脆,就可以入仓了。

日子就这么顺风顺水的,多好啊!然而,夏天的雷阵雨不会让你舒舒服服地过上一个收获季的。

雷阵雨一般选择在两个时辰来到打谷场上空:午后和傍晚。大片大片乌云以排山倒海之势,从东南方向滚滚而来,天地间黑成一团,狂风拼命地摇晃着大树,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了……

生产队长一见变天,将刚刚端上手的一碗面疙瘩往桌上一顿,一路小跑溜到村子中央:“抢场喽!抢场喽!”他声嘶力竭,火烧火燎,全生产队大大小小一百来张嘴,全在场上呢。

午饭时分,村子里静悄悄的,几乎不见人影。队长一嚷嚷,正在家里做饭吃饭的、喂猪喂羊的、吹牛打盹的,乡亲们像电影里的敌后武工队队员,从各个角落冒了出来,操起家伙,打了鸡血一般,向着敌情处围拢过去。他们手上的“武器”各式各样:簸箕、扫帚、耙耧、木锨……很有阵势。

先到先干,后到跟上。用簸箕,用扫帚,用耙耧,用木锨,玩了命的。是的,老天要夺命,大伙要护命。一时间,场子上人声鼎沸,尘烟弥漫,热火朝天。往往大伙刚把麦子堆好了,苫好了,黄豆大的雨点就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紧接着暴雨如注,“几分钟,天地已经分不开,空中的水往下倒,地上的水到处流,成了灰暗昏黄的,有时又白亮亮的,一个水世界。”就是老舍先生写的这个样子。

大家赶紧躲进仓库。不能急着回家,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待会雨就停了,火火的太阳又露脸了,还得把堆好的粮食放下来,继续晒。基本上,一天当中,雷阵雨来过一次,就不会再来了。

满场金灿灿的麦子没沾上一滴水,大伙打了一场胜仗,开心呐。“家去喽!”圈里的猪才喂了一半呢。

有一年的玉米季,就没这么幸运。雨来得特别快,先到的社员才到场边,天上的雨就倒了下来,地上的水带着玉米四处横流,流向灌溉渠、排水沟。有人急中生智,就地躺了下来,挡住了流水的去路,接着一个又一个人倒下来,很快,人们头脚相接,围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圈;后面赶来的社员眼疾手快,用簸箕连泥带水把玉米抢进仓库里。

一场大战,好歹没有淌掉几捧玉米,大伙躲在仓库檐下,一身轻松。有人发话了:“今天要跟队长说个事,有的人光躺在地上什么事也没做,也拿工分啊?”一阵哄笑,过年似的。

我二伯在镇上上班,是吃财政饭的,生产队没有他的地。有一天,二伯下班,天上又乌云密布了,一场大雨在预料之中。二伯赶紧飞跑,直接奔向了生产队的晒场,和社员们一起抢场。

当天,二伯和所有的人一样,淋了个落汤鸡回到了家。我二娘一边端上姜茶,一边嗔他:“又不记你的工分,你赶的什么热闹?”二伯乜了二娘一眼,带着一脸志得意满,拿个空瓶子去打烧酒了。

作者:袁益民

来源:扬子晚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微矩阵

 报纸广告服务 新媒体广告刊例价 技术服务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