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潜水被弃海中游两小时才上岸,官方最新通报:快艇到潜水区域没发现人
2024-06-18 21:12:39

时至今日,当金先生想起他在距离海岸线3公里的海上泡了四五个小时,拼命地想要游向岸边的时候,他仍旧心有余悸。近日,来自浙江的金先生发帖讲述自己“差点死在万宁,绝望自救四小时”的经历引发广大网友的关注。金先生称,他在海南万宁考自由潜证时,和另外两名学员在潜水教练的带领下,乘坐俱乐部租借的游艇前往洲仔岛进行考试,并告知游艇方两小时后回来接人,但完成考试后等待两小时仍无船来接,就这样被丢弃在海上一直到天黑,最终四人只能靠着一个游泳圈被迫顶着风雨,游了两小时,三公里的距离才回到岸边。

6月18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金先生和他的潜水教练,他表示,游到最后感觉体力完全透支,腿都蹬不动了,只能本能地靠手划水。整个身体都发凉、发麻,差点死在那,“我们的诉求不是拿到所谓的10倍赔偿,而是想通过有关部门介入,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18日晚,记者发稿前夕,万宁市文旅局发布情况通报称,游艇在规定时间到达约定海域,未发现金先生一行4人。金先生则表示,并未在约定海域看到游艇和快艇。

乘游艇去潜水考试被弃海中

曾和船方约定过接人时间

金先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今年6月初,他在某社交平台联系上一位潜水教练,要进行自由潜AIDA(自由潜水者组织)二星考试,“我支付了300元定金和3180元尾款,教练帮忙联系了海南省万宁市当地的海洋假日俱乐部,俱乐部给我们提供去下潜点的往返接送服务。”

6月9日中午,金先生和另外两名学员跟随教练一起到俱乐部集合。“工作人员开车送我们去码头,在此之前,俱乐部没有让我们留下紧急联系人电话,也没有让我们签任何保险协议。”金先生称,到达码头后,俱乐部工作人员用一艘木质渔船带他们一行四人及其他浮潜游客一起去另外一个码头,换乘了一艘名为“彩虹凯莉号”的双层游艇。“上了船之后我们才知道,这艘船不是海洋假日俱乐部的,而是另一家任我游航海俱乐部的。”金先生说。

金先生记得,下午1点左右,游艇将他们一行人送到洲仔岛附近。教练发现,船只停靠的地方水深达不到考试要求,且不停有摩托艇在周围,于是让船长带他们去附近水更深的地方,“我们告知船长整个考试差不多两个小时就会结束,结束后再接我们返航,船长当时是答应的。”等待半小时后,船长派了一艘摩托艇拖着香蕉船,让一位船员送他们到附近更深的水域。“到了地方后,那个船员说,我很忙的,没空来接你们,你们等一会儿自己游回去吧。我当时以为他在开玩笑,教练一直在跟他沟通,他才说,船长返航前会来接你们。”之后,该船员放下两个救生圈,一个带配重一个不带配重,就离开了。

在海中等待两小时没船接

四人绝望中游三公里上岸

金先生表示,下午2点左右潜水考试正式开始,4点前就结束了,他们一直在海中等待游艇来接。“等到5点多的时候,我有点不耐烦了。我怀孕的老婆还在酒店等我,我当时没有带手机,她联系不上我肯定特别着急。教练则安慰我们说,他们可能忙忘了,最晚5点半会来接我们。但在海水里泡到了5点半,依旧没人来接我们。”金先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期间一直有船载客过来,也有船离开,但没有一艘船是来接他们的。

直至傍晚6点多,船依旧没有出现。于是金先生一行人决定往回游。“此时我们已经等待两个多小时了,海浪很大,海水很冷。我们一直漂在海里,四个人共用两个游泳圈。另外两名学员因为晕浪,在海里吐过很多次,身体发冷、发麻,再等下去身体很可能失温、缺水。我们认为想要活下去只能往岸边游。”

金先生一行人上岸后登上救护车

由于一个救生圈的配重难以取下,四个人只能靠着另一个救生圈往回游。金先生回忆称,“当时浪还不小,往前游10米,可能会被海浪冲回去8米,所以我们完全不敢休息,一直在慢慢前进。中途还开始下雨,雨点越来越大,风浪也越来越大,真的很恐怖。游到最后我感觉体力完全透支了,腿都蹬不动了,只能靠手划水。”

金先生说,那种恐惧真的没办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下潜的位置离岸边大概三公里,一眼望去都看不到海岸线,只能通过远处的一座小山确定方向,游了两个多小时才抵达岸边,途中没有遇到任何船只。“我们上岸的位置,是一个没开发的野海滩,上面全是野草。我们赤脚走了大约30分钟,到公路边拦下了一辆车求救。”后来,警方和120赶到现场,金先生一行人被送往医院接受救治。经检查,金先生无大碍,但身体和精神非常疲惫。时至今日,金先生仍心有余悸地说,这四个小时太绝望了,差点以为自己要死在那里了。

教练属于私人潜水教练

出海潜水需与俱乐部合作

6月18日下午3点半左右,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了事发时和金先生一起游回岸上的潜水教练张萌(化名),她表示,自己目前正从三亚坐高铁去万宁配合当地执法大队的调查,并称金先生发帖所叙述的遭遇属实,自己和他全程经历的。

张萌回忆说,当时她上岸后明显感觉,由于长时间浸在海水里游泳,膝盖受到了磨损,“除金先生以外的另一对情侣学员也出现了呕吐、失温的症状。”

事发后金先生在医院接受检查

张萌说,事发后涉事潜水俱乐部曾主动联系过她商量赔偿事宜,但未曾解释事发缘由,“我们的诉求并不是想要赔偿,而且在沟通过程中,我没感受到他们的真诚,事情刚发生后,我的学员情绪都比较激动,他们就想知道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萌曾与涉事潜水俱乐部和游船的负责人分别进行过沟通,但都没有达成一致,“前几天我们还拉了一个群开了视频会议试图再次协商此事,但是潜水俱乐部的负责人称他们没有任何责任,所以我们还是没有谈拢。”金先生也说,在那次视频会议中,涉事潜水俱乐部和游船方提出给予他10倍赔偿,但他没有接受。

张萌说,她在三亚呆了已经有三年的时间,属于私人潜水教练,有开展潜水教学的资格证书,但是场地问题则需要寻求其他平台的帮助,“如果是在海里的自由潜,我们需要找一家有海域使用权的公司。”

张萌回忆,这是她第一次到万宁潜水,同时也想借此机会考察一下万宁的潜水资源,开拓新市场,“我找到涉事潜水俱乐部是因为它就在我住的民宿楼下,既然是一家潜水俱乐部,他们开展潜水业务应该是会有海域使用权的。于是便进去沟通了一下相关事宜,达成了合作。”

事发海域未开发不允许进入

当地文旅局回应:已经介入调查

记者查询发现,涉事潜水俱乐部在团购平台上显示已停业,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在平台上又出现了一家与涉事潜水俱乐部经营地址一致的经营冲浪业务的新店。记者拨打该店铺电话询问,接电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并非同一家店铺,此事与他们俱乐部无关,“国家法律有规定过,一个地址不能由两家营业公司分开运营吗?”

涉事潜水俱乐部

18日下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又致电涉事游船公司任我游航海俱乐部,该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不接受采访,“一切等政府部门通知。”

该事件发酵后,有不少网友表示,在海南万宁,进行海上项目被俱乐部船只遗弃的情况比较常见。张萌告诉记者,她在万宁认识的一个冲浪教练曾预约了船出海去玩,结果被遗忘在一个小岛上,直到半夜才被接走,“还有一个教练曾经租了一艘船,搭乘了游客,在行驶过程中教练下水查看水下环境的时候,船主把教练遗忘在了海里,导致这个教练从嘉陵岛一直漂到了神州半岛。”

6月18日下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致电万宁市文旅局,工作人员否认了上述网友的说法,“此事该调查的我们已经尽力,相关部门也已经介入调查,具体情况需要等到最后的调查结果出来。”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金先生发帖所述内容也有待调查,“他说的有一部分是存在的情况,但是有一部分表述得也不一定完全准确,还是要等官方的最终结果。”

该工作人员还介绍称,他们已经发布了公告,事发地洲仔岛周围属于未开发区域,不允许在此处进行活动。但据金先生介绍,在他们前往潜水考试地点的过程中,看到不少船在附近活动。

通报称游艇在规定时间到达约定海域

当事人表示不认可该说法

6月18日晚,万宁文旅局发布情况通报称,2024年6月6日,金某等3名人员通过网络渠道联系居住外市县的人员孟某到万宁市近海开展潜水培训。孟某与万宁市东澳镇福瑞沃特潜水培训公司约定在6月9日中午乘游艇出海。该培训公司联系万宁市海洋假日俱乐部用船事宜。

6月9日12时许,万宁市海洋假日俱乐部安排孟某等4人及其他6名人员乘坐该俱乐部彩虹凯丽号游艇前往海上游玩,其中,孟某等4名人员自行开展潜水培训。

到约定海域后,孟某等人提出现场水深不够,游艇工作人员又安排1艘快艇将其4人送到另外一处海域进行潜水,并约定好接应时间,由万宁市海洋假日俱乐部工作人员回来接应孟某等4人。因此后未发现接送船只,且海上通讯联系不上,孟某等4人自行往岸边游。20时许,孟某等4人游回东澳镇海岸边。

16时许,彩虹凯丽号游艇工作人员开船到达约定海域,并派遣1艘快艇前往孟某等4人潜水海域,16时30分到达潜水海域后未发现该4人,随后在附近海域继续寻找,因一直未发现该4人,当日18时49分,打电话报警。

6月9日18时49分,接到报警求助后,万宁市立即启动应急响应机制,市公安局东澳海岸派出所、120急救中心、市应急局、东澳镇人民政府、市消防大队、蓝天救援队、海警、市农业农村局、市旅文局、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等部门立即赶往事发地开展搜救。晚上20时15分许,救援人员与孟某等4人取得联系,并立即赶往上岸地点,随后将其4人送往医院救治,现4人已无大碍并均已出院。

目前万宁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已针对该起事件立案调查。公安机关也对该事件介入调查,经查实后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事件调查进展情况将及时通报。

对于通报中,“16时许,彩虹凯丽号游艇工作人员开船到达约定海域”等说法,金先生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表示,他们并未在约定时间、约定海域内看到彩虹凯丽号游艇,“也没有看到所谓搜寻的快艇,如果他们真的来过,我们没理由不上船。”

紫牛新闻记者|徐韶达 万惠娟

编辑|徐韶达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和视频素材:受访者提供

| 微矩阵

 报纸广告服务 新媒体广告刊例价 技术服务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