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史记 | 杨万里一身清节励后人
2024-06-14 15:21:00

热播剧《庆余年2》中,有不少片段被网友封神。“春闱案”里,小人物“杨万理”一出场就引发讨论。很多网友从他身上看到我们熟悉的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身影。其实,他们还真有一定的相似度。而历史上的杨万里,与江苏还有很多故事。

两人有部分相似度

在小说与影视剧中,“杨万理”人设的标签是“清高单纯的寒门士子,耿直忠心的门生,清廉的父母官”。

他八岁丧母,在别人白眼下孤独成长,父亲忍饥挨饿供他读书上学,只为一个渺茫的可能。虽然历经冷漠与歧视,但他为人正直、做事踏实,还极有才华。

他想要做官,是“为了为世间的不公鸣不平,只是因为不想忍,想要撞个头破血流,把声响闹大一些”。参加春闱科考入榜时“年23岁”。放榜后,杨万理被外放了实缺,京都平乱后,做了工部员外郎,修建大堤、治理水患,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而历史上的杨万里,生于公元1127年,正值靖康之难,北宋灭亡,南宋偏安江南,宋金对峙的时期。

相同的是家境清贫,八岁丧母,从小读书非常勤奋,父亲省吃俭用为他攒钱购书。不同的是杨万里23岁科考失利,27岁进士及第。但他有幸拜得王庭珪、张九成、胡铨等好老师,他们的学问、节操以及力主抗金的民族精神,构成了杨万里一生力主抗战、反对屈膝投降的爱国底色。后来杨万里也遇到了他的“范闲”(剧中杨的恩师)——崇信军节度使张浚。张浚勉励他不管是为官还是为学,都必须“正心诚意”,而这也是他书房“诚斋”、自号“诚斋”的由来,更是其一生为官清廉的真实写照。

常州“顿悟”

历史上的杨万里,与陆游、尤袤、范成大并称南宋“中兴四大诗人”。南宋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中进士,淳熙二年(1175年)改知常州,囿于各种原因,两年后的五月才抵常任职,淳熙六年(1179年)正月任满,改任广东提举,当年二月离常。

尽管在常州任职前后不足两整年,但杨万里对常州却非常热爱。他将在任期间所写的诗歌合集命名为《荆溪集》。“荆溪”一词也源于常州:荆溪因在荆南山(今宜兴铜官山)之北而得名,所以常用荆溪代指宜兴。而南宋时宜兴为常州下辖县,于是荆溪又是常州的代名词。

《荆溪集序》中杨万里曾自述:“其夏之官荆溪(常州),既抵官下,阅讼牒,理邦赋,惟朱墨之为亲,诗意时往日来于予怀,欲作未暇也。”可见其在常州任上,勤政勉学,读读诉状,理理财政,甚至当诗意灵感来袭时,都因政务繁忙而没有时间写下来。

在杨万里的诗里,常州的四季是这样的:

春天,“春禽处处讲新声,细草欣欣贺嫩晴”;夏天,“不是城中是瓮中,雨余日色更明红”;秋天,“绿池落尽红渠却,荷叶犹开最小钱”;冬天,“今年一雪遍江淮,半月晴光冻不开”。

常州文人雅集、组局频繁,地点往往是各有特点的亭台水榭,因此常州的郡圃、多稼亭、净远亭等成了杨万里诗中的主角。他常常借景抒情、托物言志,隐喻自己即使面对朝中权贵们和不同志向者的打压,初心不会变,意志不会退,“霜威奈尔何,柳色犹青在!”

常州的自然风光、节日风俗、饮食文化在杨万里的诗中都有体现,《荆溪集》相当于杨万里的常州生活Blog,“记录生活,分享小确幸”。可以说,常州的景、人、情给杨万里极大的治愈,特别是常州的冬天,给了他许多创作的灵感和顿悟。

“戊戌三朝时节,赐告少公事,是日即作诗,忽若有寤。”即1178年元旦在常州冒雪访梅的杨万里忽然“顿悟”,自此摆脱模仿他人的窠臼,诗出机枢,无所依傍,自成一家,独创了“活泼自然、饶有兴趣”的“诚斋体”。更有专家说“常州的冬天,常州的梅花,造就了诗人杨万里”。

而在常州做官的杨万里,尽心尽力为民服务,“端实而无欺”,兴水利、减税负、建书院……

1179年二月,杨万里从常州知府调任提举广东常平茶盐,临行前,他将万缗积钱弃于常州官库,一钱不取而归,两袖清风而去。常州百姓获悉杨知州离常,满是叹惋、眷恋、依依不舍,“拦街父老不教行,出得东门已一更”。

一路南行,一直到了常州和苏州的交界处,诗人一步三回头,依然满是对常州的不舍,“常州尽处是望亭,已离常州第四程。柳线绊船知不住,却教飞絮送侬行”。

南京祭奠叔祖

常州之外,杨万里与南京也渊源颇深。

1191年,杨万里因与权臣不睦,得罪了主和派的宰相,便自请外放。朝廷挽留,杨万里坚拒。最终到南京任职江南东路转运副使,代理总管淮西和江东军马钱粮。

到任后,这年三月初三那,他便去雨花台为叔祖杨邦乂上坟。

杨邦乂曾任建康府通判,1129年,金兵南侵,杨邦乂奋勇抗敌,兵败被俘。金人劝其投降,杨邦乂严词拒绝,并咬破手指,写下“宁作赵氏鬼,不为他邦臣”。金人允以官职,杨邦乂以头碰柱:“岂有不畏死而可以利动者?幸速杀我。”杨邦乂又在兀术的宴会上大骂,被割舌开膛,剜去心脏。

刚到南京的杨万里,除了祭祀叔祖,也想着四处游玩。杨万里对金陵早就倾慕,他曾说:“金陵,六朝之故国也,有孙仲谋、宋武之遗烈,故其俗毅且美;有王茂弘、谢安石之余风,故其士清以迈;有钟山、石城之形胜,长江、秦淮之天险,故地大而才杰。”

杨万里给我们留下了当时的南京世象:“游人不是上坟回,便是清湍禊事来”“女唱儿歌去踏青,阿婆笑语伴渠行”“粉捏孩儿活逼真,象生果子更时新”,踏青、上坟,有吃有玩,和现在也并无二致。

杨万里在任上兢兢业业,多次出门视察辖区情况。但两年不到,他又被迫辞官离开。当时朝廷打算在他的辖区内发行“铁钱会子”,明面上是用于支付部分军队的军饷,实质上想通过军人使用铁钱采买,迫使江南地区改变只用铜钱、不用铁钱的现状。若听之顺之,等不值钱的铁钱在江南全面流通起来,朝廷再通过赋税只收铜钱的方法将百姓手中的铜钱回笼。杨万里上书谏阻,不奉诏,因此得罪了宰臣,改任赣州知州,杨万里未就职,并谢病自免,回归老家,直至去世。

杨万里刚正,遇事敢言。孝宗贬他“直不中律”,光宗称他“也有性气”。他一生都不恋栈权势富贵。作京官时,早早预备好回家的盘缠,又告诫家人不许置办冗余物资,“日日若促装”待发。

他也不贪恋财物。离任江东转运副使时,应有余钱万缗,他全弃之于官库。诗人徐玑赞他“清得门如水,贫惟带有金”。 华文怡 臧磊

校对 徐珩

| 微矩阵

 报纸广告服务 新媒体广告刊例价 技术服务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