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感被叫“网红”,讨厌直播带货,董宇辉的自白为何引众怒
2024-06-11 16:17:54

6月9日,由董宇辉首次担当主持的谈话类电台节目《我爱我,很棒》上线,节目播出次日,董宇辉在节目中的一番内心剖析和自白却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反感,被指“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又当又立”。

在节目中,董宇辉聊及了自己对于“网红”这个身份标签的看法,他说道:“经常会听到别人介绍我说我是个‘网红’,我很反感这两个字,非常反感。”并表示你可以说下岗教师,或者其他任何一个词都行。英语中网红被翻译成“celebrity”,它不是一个褒义词,通常都是做一些非常蠢的事情,然后去吸引眼球的,我很拒绝这两个字。

另外,董宇辉还谈及了自己对于自己的主业直播带货的感受:“我是非常抗拒卖东西的,我到今天都不享受这个工作。”虽然觉得自己的工作有意义,但没有喜悦,“这个事情有意义,但没有带来多少喜悦。我很少去介绍产品,很少说特别好一定要买,很少用炒作的音乐、比较激昂的声音,那种焦虑的环境下,人容易作出买或者不买的决定。” 他坦白自己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可能本质上还是自己以前性格上的原因,过去职业的原因”。

反感被叫“网红”,至今依然不喜欢直播带货,这番话却引起了不少网友的不爽,“要不是网络谁会知道你?”“他吃的不就是网红这碗饭吗?”“不行就别干,成天又当又立。”也有网友对于“网红”标签是“做一些非常蠢的事情,去吸引眼球的”这种说法感到不满,“何必歧视网红,为什么不能树立网红新形象。”“网红的褒贬是人决定的,不是所有网红都不好。”也有人给这段话纠起了翻译错误“网红是influencer,celebrity是布拉德·皮特这种名流。”

董宇辉的真情流露情有可原,从他在东方甄选直播间中凭借着知识型卖货这股清流直播风格一炮而红后,董宇辉收获了无数“丈母娘”的喜爱和支持,与此同时也伴随这大量的曝光和关注,网民们将之作为公众人物加以审视,一言一行稍有不慎都可能引发一场舆论的风暴,在董宇辉采访网红完颜慧德时他也曾透露自己因直播出名后,父母长期遭受骚扰,“经常会有供货商联系自己无望就去农村老家找自己的父母,爸妈经常是大门紧闭,‘我说到这我是挺歉疚他们的,我经常在想,这活(直播)我不干了’。”工作、舆论的压力带来的焦虑、睡眠差,长期依靠安眠药入睡这也可以理解。

然而,作为普罗大众一员的网友们尖酸的批驳也并非全无道理,在互联网时代公众人物处于全景监视的社会环境当中,公众审视的目光不仅放在公众人物的业务领域,生活中的品行、德性全都至于审视和评判当中,公众人物在享受着名声和财富的同时也应当接受来自普罗大众的审视和评判,一个没有社会影响力的普通人在网上发言说自己反感网红觉得网红都是跳梁小丑并不会引发多少关注,但当一个因为得到网络流量而走红的公众人物说出这句话时,被认为是狭隘的论断和具有歧视性的表述就在所难免了。

董宇辉所认为的网红是“做一些非常蠢的事情,然后去吸引眼球的”,也确实存在这样靠着炒作、制造噱头博眼球的令人反感的网红,直播间用炒作的音乐,激昂的声音打造焦虑的环境让消费者下单也确实是反映了当前不少电商直播间的风格和消费者对这种风格的厌倦,董宇辉带火的知识型电商直播打开了电商直播的另一种方式,印证了直播电商经济大有可为,也指出了直播电商行业健康发展的一条新路,与其要一边从事着直播带货一边又要拧巴的抗拒,不如拥抱自己的身份标签,成为一个更好的电商人。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沈昭

校对 徐珩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