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力雄将军的两个“最后一仗”
2024-04-03 06:23:28

据媒体报道,开国少将、原福州军区顾问张力雄将军因病医治无效,于2024年4月2日下午在江苏南京逝世,享年111岁。央视新闻此前报道介绍,张力雄将军生前是全国唯一健在的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开国将军。

两个最后一仗

长征给张力雄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他不假思索地说是“三多三少”,即吃苦多、跑路多、死人多,流泪少、吃得少、睡觉少。

张力雄解释说,开始打仗时,看到战友牺牲了就伤心得哭;后来天天打仗,几乎天天死人,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眼泪流干了,对死人也习以为常了,有时间还掩埋一下尸体,没时间就鞠个躬继续往前冲。后人在教育年轻人时常说“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比比革命老前辈”,真是那么回事。

1934年9月底,红五军团随营学校政委张力雄率领800余名学员,在江西省兴国县老营盘白云山与十倍于己的国民党周浑元、罗卓英部战三天两夜,顶住了敌人数十次轮番攻击,给敌以重大伤亡,后奉命撤出战斗。这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前的最后一仗,张力雄率部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为红军主力集结转移赢得了时间。张老回忆说:“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一仗的意义,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才知道的。”

张力雄还参加了长征时期的最后一仗——华家岭战斗。

那是1936年10月,“我们奉命在华家岭一带阻击胡宗南部,以迎接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省会宁县会师。”张力雄说。

20日拂晓,战斗打响了。六倍与己的敌人猛攻我三十七团马营一线的防御阵地,密集的枪炮声响了一天。战斗打得异常激烈艰苦,打退敌人数十次进攻。在这次战斗中,罗南辉副军长不幸牺牲。

22日,敌人在正面进攻多次受阻后,突然改变战术,一方面仍在正面继续猛攻,另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企图从侧翼迂回突破。如果敌人这一企图得逞,势必打乱团防御部署,团指挥所受到极大威胁。情况万分危急!张力雄和叶团长亲率特务连和一营跃出掩体,朝敌猛扑过去。叶团长手执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刀冲在最前面,张力雄从特务连战士手中接过一挺轻机枪向敌猛射。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梭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记事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后来,张力雄将军对当年的那一幕仍心有余悸。“好险啊!一本小小的记事本又救了我一命。”张力雄说:“与老营盘战斗不同的是,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是红军长征结束时的最后一仗。所以战斗中特别兴奋。”

战斗至下午3时许,全团奉命迅速撤出战斗,红五军完成了牵制防御任务,这一天,红二方面军在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顺利会师。

两个最后一仗,铸就了张力雄军旅生涯的辉煌,也奠定了他英勇善战的美名。军团长董振堂不止一次在大会上说:“在红五军里,张力雄是最能打仗的!”

心里乐、手脚动、张口笑、保持好心态

三大红军主力会师后,张力雄部随西路军进入甘肃,参加了高台血战等战役。此后,张力雄参加了林南、水林、伏牛山等战役和开辟豫北抗日根据地的战斗,还参加了中原突围、淮海战役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张力雄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原西南军区炮兵部队政治部主任、副政委,原昆明军区公安军第一副司令员,原云南军区副司令员,原昆明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原福州军区顾问等职。

张力雄于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1年晋升少将。

张力雄将军乐观豁达,宠辱不惊。曾有人问他是用什么办法养生的。他说简单得很,就是心里乐、手脚动、张口笑、保持好心态,再大的事不往心里去,不折磨自己;该吃吃,该喝喝,不影响情绪。即使“文革”时期,被押送到湖南洞庭湖农场劳动三十个月,他也保持着不温不火的性格。还有就是“一磨一搓”:

长征时,大多数时间官兵都在跑路,要么追敌人,要么躲敌人,双脚经常在石子路、沼泽地、灌木丛中受磨,皮破血流也顾不上,时间一长,练就了“铁脚掌”,同时带动小腿大腿都有力气。不打仗了,他发明了一套“红军操”,就是用手搓。每天早上五点醒来不下床,用手从头顶到耳、脸、胳膊、腹部、大小腿,直到脚掌心,反复搓,有的部位还要用劲捏,大约半小时后,冒汗了才下床。如此把睡床当场地,手脚当器材,简单又实用。最后他说要保持饮食清淡,戒烟酒,少去外面应酬,吃饭半小时。听起来简单,但能坚持几十年,天天不间断,那真是太难了。

张力雄94岁时,腰椎上出了问题,不仅行动不便,还异常疼痛。联系了多家医院,都因岁数大不敢给他手术,后来在南京鼓楼医院做的手术。他说:“这就如同打仗,哪有百分之百的取胜把握。做成功了是经验,失败了也是难得的教训。不要怕,我们去。”

资料来源:

袁永生,姚晶晶主编,红星闪烁长征路,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2016.11

陶正明著,我和我的战友,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20.11

校对 李海慧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