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档 | 看懂《红毯先生》里那些隐喻了吗?宁浩是这么解释的
2024-02-12 20:21:47

宁浩导演携手刘德华的《红毯先生》正在热映,展现娱乐圈众生百态的同时,也聚焦了当今互联网时代下人人都有的“沟通困境”。

影片将镜头对准一位渴望成功的天王巨星,通过荒诞的笔法放大了人与人之间身份、立场的不同造成的差异,真实地展现生活中被人们所忽略的因“错位沟通”而产生的现实问题,如影片中“隐婚又隐离”的天王身上映射出家庭责任与事业野心的对立、而“为拿奖要拍农民题材电影”的演员身上也折射出行业环境与焦躁情绪的碰撞、而遇事认真“坚持说6不说Liao”的刘伟驰身上老派思想与互联网时代的脱节,天王刘伟驰就像是一面镜子,以荒诞的表象映射着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可能所遇到的真实困境。

导演宁浩告诉记者,他将自己对社会的关注与思考融入作品之中,电影想探讨的便是人与人之间是否能够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沟通,而“人们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的立场差异是错位沟通的根源”。

不少观众都表示,“(电影)是整个社会沟通错位的缩影,是当下互联网环境的写照”“会心一笑的余味就是对时代更深层的剖析和反思”“表面是聚焦天王巨星和娱乐圈,实则还是关注真实细微处和人类沟通本质”。

正如刘伟驰难以站在他人角度看待问题,在他固执己见地进行自我表达时,与妻子、经纪人、农民大哥以及观众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尤其在当今的互联网时代,沟通看似便捷,却也无形中筑起了厚厚的沟通壁垒。倘若互相理解这么困难,那么还有必要沟通吗?尤其是在春节这个与家人、亲戚、朋友都不可避免会产生沟通的时刻,《红毯先生》带来的关注与思考就显得格外应景。

影片中设置了很多隐喻,上映以来,引发很多观众讨论,来看看这些隐喻,宁浩导演是怎么解释的——

1、片子里多次出现的镜子

宁浩:把人一分为二剥开两层,他既有人的那一部分,又有社会身份的部分,他该被嘲笑和被批判的就是他社会身份的部分,那部分会吞噬他作为人的部分,可观众又不能不移情于他。看一个你很讨厌的人,作为人的那个部分,又不得不同情他。

2、片中的双胞胎

宁浩:从《疯狂的石头》和《我和我的家乡》就喜欢用双胞胎,本片也有。

双胞胎很有趣,长相相似的两个个体拥有不同的人生轨迹,自带一种荒诞感。

3、片中音乐《波莱罗舞曲》

宁浩:《波莱罗》由单一旋律组写出一首长曲,既严肃又荒诞,用电影解构了这首音乐,利用大量的戏剧性外延,希望电影不纯粹属于戏剧,也不纯粹属于荒诞,不拥有清晰的界定,正如复杂的现实世界。

4、片中签名的横幅

宁浩:签名横幅撤下来后,被扔地上被路人随意踩踏,看似光鲜亮丽的东西如红毯,典礼结束之后不过一块布而已。

5、片中重复出现的树

宁浩:树木有生命和自我意志,它是自由的。日常生活里遇见过在隧道,很多大车上拉着被砍的树的情景,感到很荒诞,觉得反映了很多人排斥异见急于反对,正如砍伐树木的行为。

6、刘伟驰发d站的道歉视频说“666”

宁浩:“老铁 666”代表的是电影中的荒诞性,荒诞是需要旁观的,不站队的,这是我习惯性的视角,所以我不参与也不表态,只站在一旁观察这种荒诞。

7、电影中最后的平衡车

宁浩:平衡车代表了一种小心翼翼,这个处境下的每个人都很艰难,明明自己都在做正确的事,却被动掉进了舆论漩涡,如履薄冰小心翼翼想去达成平衡。

8、互联网乱象的隐喻

宁浩:互联网时代大部分出发点是好的,发表着对自己而言正确的事情,但都不愿意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中间地带越来越少。大家好像性格里容忍别人的部分越来越少。立场的不断放大分化,将形成无尽分裂和对立,他人即地狱。电影想探讨的便是人与人之间是否能够尽量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沟通。指责别人是很容易的,难得的是静下来听一听对方的想法。

9、“猪”的隐喻

宁浩:猪出现的时间节点,与刘伟驰希望、欲望出现的时间吻合,它是刘伟驰欲望的一种外化体现。猪的发疯反映的是网络时代是事件往往不可控的走向和感受,尤其是如今很多事件是不确定的,非理智的。

10、“猪”跳楼

宁浩:刘伟驰一直挺形式主义地养着猪,本身他想敬业努力的出发点很好,但那种形式主义的敬业又很可笑,到最后猪跳起来发狂了,然后它自杀了。在这种乱七八糟的氛围之下,它自己把自己干掉了。我们往往经历了纷乱的人生,好多时候所有初心到最后也被干掉了。

11、片中猪和机器人对话的情节

宁浩:沟通不了,又还想沟通,大家很难互相理解。

这个时代充斥孤岛,互联网世界打通了空间,但依然无法解决沟通问题,大家都拼命在沟通,但是永远无效,就是这样一种状态。

12、摄影机、监控等元素的隐喻

宁浩:刘伟驰作为演艺人员既需要面对镜头,但私下又害怕镜头,这是一种第三方视角的设计,是一种凝视,它会推动事情的发展。

13、暴打资方的场景

宁浩:这部分情节是情绪外化的体现与象征,在“沟通”的母题下,无法沟通对话的双方形成了对抗的力量。在对抗下,双方上升到了情绪,情绪很容易变成了人身攻击。而“暴打资方”是一种将情绪展现,冲突暴露的过程。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

校对 李海慧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