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眼纪实 | 援疆:快节奏与慢生活
2023-09-14 18:38:08

一年一度的盛夏,该是新疆伊犁最美的时节,参加“江苏作家赴中西部深入生活”计划,我穿过大半个中国来到伊犁。

伊宁,伊犁州首府,南京对口援疆的城市,我此行的出发点与落脚点。伊犁河谷孕育着花园城市,是古丝绸之路北线的重要通道,东西方文化交汇之地。早已告别古人“车辚辚,马萧萧”,无论通往乌鲁木齐的铁路,还是飞向祖国各地的航班,都使伊犁成为旅行者心中的福地。天山脚下的和煦清风,带着满城瓜果飘香,敞开怀抱容纳天南海北的人们。

江苏援疆干部把新疆当做“第二故乡”。与前几批不同,南京援疆工作组既要规划援疆项目,还要在党政机关与重点国企任实职,“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文旅项目是新疆建设的“重头戏”,透过伊宁日新月异的变化,能真切地感受到江苏援疆干部不求回报的无私付出和砥砺耕耘。

一、擦亮“伊犁蓝”

喀赞其,伊宁的“网红打卡地”,像南京夫子庙一样,属于非去不可的民俗旅游观光区,已经是新疆文旅的一张新名片。

那天阳光明媚,我跟随走访伊犁的作家们游览喀赞其。陪同大家的,有南京对口援疆组组长郑晓明(兼任副书记)、副组长孔南洲(兼任副市长),他们分管地方工作,对喀赞其的今昔如数家珍。

为什么叫喀赞其?沾本地作家的光,我恶补了地名的典故。“喀赞”是维吾尔语“锅”的意思。“喀赞其”是“以铸锅为业的手工业匠人”。早年多民族工匠形成独特的“其”文化,比如钉马掌的“塔克其”,皮革制造的“昆其”,制鼓的“纳格其”,制作花帽的“朵普其”,制作陶瓷的“塔瓦克其”,制作铁皮桶的“切来克其”,积攒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

也许,正因为各民族手工匠人汇聚,使得喀赞其民俗村所有建筑都匠心独运,房屋外墙和门窗被涂上了高饱和的色彩,简洁而明亮,充满令人惊艳的异域色块。无论摄影师还是摄影发烧友,公认它是久负盛名的“民宅博物馆”,只要在街头巷尾转悠,随手一拍都是“大片”。

2020年初南京援疆干部到任,组长郑晓明兼任市委副书记,副组长孔南洲兼任副市长,他们带领大家分头调研,考察对口援疆的项目,思考对接当地发展进程。此时,喀赞其步行街提升改造被列为伊宁重点工作,负责牵头的市长事太多,州里决定,交给南京援疆工作组,务必五一节前竣工。已进入四月,也就是说,留给他们的时间不足一个月了。

在伊宁文旅集团任副总的傅光俊告诉我,喀赞其原本是个村落,前些年建过一个大门,风吹雨打,砖瓦脱落,曾经砸伤过路人。修修补补不行,干脆推倒重建,可是听说,建筑风格有些不同意见,就请来了地方史专家艾教授,探讨一番,因为喀赞其当初有南疆的匠人,大门就用了绛黄色的南疆风格,而后来族群演变,现在共认的北疆色调应该是“伊犁蓝”。

重建喀赞其入口的标志,要突出本土特色。郑晓明等南京援疆领导天天到现场,察看工程进度,发现了问题马上与设计方和施工方协商。据介绍,这些砖并不是一般砖窑烧出来的,它的颜色和形状比较特别,是维吾尔族工匠用祖传的手艺造出来的工艺砖,砖的造型和贴法都很独特。贴制的过程中,工匠们不用借助电脑绘图,而凭着脑海中构建的画面完成。

所谓胸有成竹,能说明工匠们的巧妙构思和精湛技艺。近年入职的年轻员工多了,语言上要多沟通,工程质量毫不马虎。五一节之前,喀赞其民俗风情区的大门落成,以蓝色为基调的建筑喜迎宾客。

    载歌载舞喀赞其

而今喀赞其的门楼,是伊宁风情的标志性景观。我和作家们来到它的跟前,看到棉絮似的白云与它相接。悠扬的歌曲旋律响起,一群飞鸽落在门前广场上,带着清亮的哨音萦绕。能歌善舞的白衣小伙子打起手鼓,天蓝裙服的姑娘们微笑着,给远道而来的客人送上一顶顶四方小帽……

    采访喀赞其文旅负责人海力曼

就与喀赞其大门相对,宽阔大道的尽头,有一片围着彩色图片长廊的在建工地,这是占地54亩的伊犁民俗文化展示区。作为喀赞其提升改造核心区项目,汇聚汉、维吾尔、哈萨克、锡伯、回、蒙古等多民族风采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俗展示,在新疆乃至全国都是创举。

我们驻足于伊犁民俗文化展示区规划图前,看到南京援疆项目就是最核心的主题馆,叫“石榴花主题展览馆”。

伊宁市政协副主席、文旅局党组书记苏娉介绍,为什么起名“石榴花主题展览馆”?它的寓意:石榴花开,籽籽同心。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各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石榴花展览馆旨在全面展示新疆历史上是多民族聚居地区,新疆各民族是中华民族血脉相连的家庭成员,拟打造充分展现中华文化及中华民族视觉形象的标志性项目。

苏娉说,江苏援疆干部能了解伊宁,理解伊宁,为伊宁文旅事业办实事。落成的石榴花主题馆两侧,是活态“其”文化街区,即民族手工作坊街市。把逐渐消逝的传统作坊从书本搬进现实,让游人置身其间,前店后坊或下店上坊的生意业态,集聚展示手工冰淇淋、花帽、乐器、皮具等传统工匠智慧。挂牌历史建筑全部保留,进行保护性修缮利用。

“喀赞其特色街巷”,获得了南京援疆资金支持。修旧如旧,明亮的色块里清新而温暖,虽然建筑风格各异,组合一起却浑然天成。与凌霄花、海娜花、海棠果树和爬墙月季作伴,那一座座造型丰富、古朴典雅的大门,每栋建筑都承载着百年来一个个家庭属于自己的生活故事。

    葡萄架下访村民

二、熣灿的浪花

“人间无水不朝东,伊犁河水向西流。”汪曾祺虽是小说家,写下这两句诗却被流传至今。一江春水向西流的伊犁河将伊宁分为南北两城区,都说城市近水而灵动,有多情的伊犁河才有“多彩伊宁”。

暮色渐渐笼罩了伊犁河水,我们一行坐上电瓶车,驶上北岸的直笔大道。不时有闪亮的雕塑在道旁迎客。有一座雕塑是新疆的冬不拉,我们从电瓶子车下来,到冬不拉前拨动弹弦,立体的雕塑就响起悦耳的琴声。原本只有路灯的大道两边,炫酷灯光秀烘托雕塑,感觉很有现代创意。

兼任伊宁文旅局副局长的刘清说,伊犁河亮化工程是文旅的重点项目,最关键的时候,协调牵头的任务,交到了南京援疆工作组手上。考虑伊宁的财政能力,设计和施工费用压缩一半之上。设计方有哪些要调整的,改进的,还有与设计单位和施工单位,都要密切联系。

施工过程中,南京援疆工作组领导每天处理过其它事,再晚也要赶到施工现场。拿铺设供电的管线来说,不只供电公司管网,还要考虑配合施工的线路,重点亮化所需线路,接下来,场地绿化,铺设草坪,变压器怎么设,线路怎么布,不能埋下去又开挖,有问题就“现场办公”。

最麻烦的,是伊犁河大桥的亮化,属于水上施工,按常规需要走程序,郑晓明作为市委副书记,请相关部门现场办公,文旅、交通、住建、城管、海事、公安、消防等等,当面商量怎么推进。说起来,施工单位遇到个大麻烦,因为要在桥洞布灯线,缺乏水上设施,怎么办?还是郑书记出面,与消防救援支队商量,他们有消防救援船,解决了燃眉之急。

我们回望夜幕中的伊犁河大桥,灯光璀璨,绚烂安宁。两岸的彩灯投向缓缓流淌的江水,像一片五颜六色的仙镜.倒映着光彩夺目的彩虹。好一个灯的海洋,激活了一条充满希望和活力的生命之河。

伊犁河岸也毫不单调。生态公园的灯影有各自色泽,草坪上造出不同的景观:绿光灯像一块块晶莹透亮的翡翠,喷泉灯像一串串银光闪闪的大礼花,而大彩灯夹杂着五彩斑斓,把生然林木映照得异常美丽。最绝的是,站在亲水露台前,看着隔水相望的树影,当中竟是飞腾而来的骏马!当然,不是真的,而是灯光作用下的造型,却是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伊犁河畔歌声飞扬

一个阳光充沛的上午,我又来到伊犁河景区,白天的景观大道别有风味。原来既是改造的防洪堤坝,又是环河自行车赛的赛道,路边深绿葱茏,鲜花繁茂。陪我的是伊宁文旅集团姚云龙,伊宁水域旅游项目的负责人。我们前往伊水游船1号码头,这里也有南京援疆的元素。

其实,虽说伊犁拥有人见人爱的伊犁河,水域旅游仍然是伊犁旅游资源中的空白。当伊犁河沿岸成为生态公园,旅游观念也与时俱进了。如何填补这个空白,让游人与之亲密接触,感受水上游的乐趣?

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南京援疆工作组愿意“多一事”。南京就有游船运营的样板,而且是成功的样板,秦淮风光带的水上旅游线。南京援疆工作组牵线搭桥,南京秦淮风光旅游股份公司董事长陈军欣然答应,前来伊宁实地考察。如果纯粹就企业效益而言,无论是计算赢利还是考虑规模,跨越大半个中国到伊宁投资,都不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选择。

然而,南京援疆工作组的真情,伊宁旅游发展的渴望,让陈军董事长深受触动。他回到南京,即向上级主管南京旅游集团以及公司其它股东单位作了汇报。南京秦淮风光旅游股份公司与伊宁文旅集团达成合作协议,双方合资成立“伊水之秀”新公司,共同打造游船观光项目。

接下来,是说干就干的“南京速度”。3月考察,5月注册,南京秦淮施工团队进驻,初订8月完工,7月初就验收了。与之配合,伊犁河航道、防护河堤、观景台、凉亭、木栈道等施置修护到位。

7月8日伊水游船项目举行开业仪式,背板上有两句宣传语恰到好处:“船自秦淮好风光 添彩丝路新天府”。项目总投资500万元,水域面积340余亩,当时1号码头具备运营条件,2号、3号码头于7月底建设完成。按照规划,共投入电动、脚踏和民俗风情体验船80余条,已投入使用20条电动船,剩余船只都在江苏预订,在7月底前全部到位。

伊宁文旅集团副总经理武伟早年在机关工作,曾参加对口交流,到江苏某县外经贸局挂职,他说,南京援疆领导就展现了江苏干部办实事的能力,不说空话,要看结果,这是值得我们本地干部学习的。

游人与伊水的亲密接触,南京与伊宁的肝胆相照。南京方面倾心相助,名义上是合资,实际上多方支持,由伊宁方面负责经营,让伊宁文旅集团积攒经验,为今后的伊宁的水域旅游打下扎实基础。

三、火爆的“馕文化”

伊宁有一个独具特色的人文景点,绿树丛中一片粉红色建筑,外形是尖顶圆墙的异域风格,它叫“伊犁河馕文化小镇”。

朋友告知,在新疆的传统村落,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馕坑,有的也就是泥巴垒的。打馕的乡亲手握木制的切库西,一个底部带有整齐钢针的工具,在一块圆月般的馕坯上扎无数小点。小点一圈连着一圈,像水中的涟漪扩散,在干柴烈火中化作馕,成为新疆人舌尖上永恒的美味。

兼任伊宁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王晓强对我说,馕文化是新疆文旅的一个亮点,也是伊宁打造富民工程的重点。无论是馕的产业化,还是馕的旅游点,南京援疆工作组都大力支持。“伊犁河馕文化小镇”设在伊犁河景区地段,而不是开发区与工厂相伴,就给旅游留下了空间。当初伊宁农商公司要给馕企业注册,“塞外疆馕”这个响亮名字,还是郑晓明书记起的呢。

深秋时节,伊犁特色农产品暨旅游推介会即将在南京开幕,从设置展台到广而告知,南京援疆工作组没少操心。

“伊犁河馕文化小镇”在南京首次亮相,把LOGO挂出来,要有视觉冲击力。中间画的是馕专用的擀面杖,下面的是馕针,波浪条纹代表伊犁河,上面的是馕枕,而这个大圆形则代表馕,整体的色调是伊犁蓝。

“这是馕的首次品牌设计形象。”王晓强打开手机给我看当时的照片。“南京展销会上,连郑书记、孔市长都亲自站台,其他同志积极联系。开始联系过机关事业单位,过年过节采购,作为福利发放。可不是长久之计,要打开市场,我当过战地记者,喜欢自己观察,用事实说话。”

王晓强接洽南京客商,和他们聊,然后找伊宁厂家领导,探讨推销之道:“馕的客户在哪里?就是这些南京市民,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居民。他们什么也不缺,缺什么?缺个人的体验和观察。做一个馕文化体验区,像亲自做陶器那样,观众也可以过来,自己动手做馕。擀面啊,馕针啊,烤馕啊,加上优质的面粉原料,这样就有兴趣,也就会有购买的欲望。”

    新疆馕在南京

“伊犁河馕文化小镇”在展销会上非常火爆。现场摆放了几个馕坑,出多少馕马上有人买,时常要排队。有一家食品公司销售经理,和王晓强部长越聊越投机,王晓强建议他们考虑老社区,100多家分店,可以做体验式的推广。这个销售经理拿了相关资料,隔日就反馈,订50万只馕,175万元订单,分5次发货,进社区店直销。“伊犁河馕文化”一炮打响,销售经理乐了:“我们为南京援疆出点力嘛,以后还要去伊犁河看看呢。”

四、美好的村庄

巴彦岱,是伊宁市的农牧村,传统的农耕生产,还发展林果业,百姓勤劳,民风质朴。我在这个村子感觉很温馨,家家都有一个院落,铁皮顶刷得大红大绿,树路打扫得干干净净,高高的白杨树在路边挺立。学者考证,“巴彦岱”意为“富饶之地”,内含着向往美好的意象。

村委会驻村干部再努尔,维吾尔族90后,她告诉我,这个村子以维吾尔族为主,占90%以上,它的名字被广为人知,还因为它曾敞开胸怀,接纳过著名汉族作家王蒙,是王蒙曾下放务农的地方,老人都知道这个汉族文化人。前些年,以王蒙这段经历为原型拍过电影《巴彦岱》。

出于对王蒙文学成就的尊重,2013年5月巴彦岱建起“王蒙书屋”。揭幕仪式上,重回巴彦岱的王蒙用流利的维吾尔语表达内心的激动:“我感谢新疆,我永远是新疆的王蒙,我和你们永远在一起。”

2020年,巴彦岱成为南京援疆工作组的对口帮扶点。他们来到这个正在变化的乡镇,为当地村民脱贫致富出谋划策。增加收入需要扎实的惠民举措,为科学种植大田蔬菜、树莓、林地套种食用菌、栽培魔芋等等提供帮助,为因病或劳动力缺乏的老人送去温暖。他们和文旅部门、乡镇干部一起探讨,要为巴彦岱的整体乡村发展作切实可行的规划,如何让巴彦岱走出一条以旅游业为依托,带动第三产业发展的致富新路?

郑晓明等南京援疆干部做功课的时候,仔细阅读了王蒙的长篇代表作《这边风景》,深深地被王蒙刻入骨髓的新疆情怀所感动。可以说,伊犁有幸呵护过王蒙,给了王蒙与这块土地与维吾尔族乡亲的不解之缘,而王蒙用他的笔,写下了边疆各族人民的智慧、幽默和人情味儿。

“如果他还剩下一只眼睛能看,他将为党而注视;如果他还剩下一只耳朵能听,他将为党而谛听。”这是王蒙创作的长篇小说《这边风景》中的党员里希提动人的一句话,也是王蒙在长达16年的新疆生活中亲身体验的真实感受。荣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的《这边风景》一度引起了中外文坛轰动,被称为新疆的“清明上河图”。

王蒙是多民族团结、共筑人民美好生活的标志性楷模。2021年初,南京援疆工作组提出,充实和扩建“王蒙书屋”,修复院内的“巴彦岱人民公社二大队”旧址。如果说“王蒙书屋”只是一个景点,那么,通过王蒙精神的传递,延伸出一个新疆乡村旅游的特色景区。

阳春三月,郑晓明一行专程前往北京拜访王蒙,听他讲述与新疆的故事,邀请他和家人回到巴彦岱看看。2019年,85岁的王蒙被授予“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王蒙是深入群众、扎根人民的典范,用老图片和老照片生动再现,既有保留史料的文学价值,还有丰富饱满的社会意义。

王蒙对伊犁的感情溢于言表。早在学校就参加地下党的青年王蒙,因小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经受波折,举家迁往新疆。从1963年年底到1979年夏,29岁到45岁,整整16年王蒙都是在新疆度过的。其中7年,在伊宁市郊的巴彦岱劳动锻炼,还担任过乡村干部。

谈到学习维吾尔语,和维吾尔族农民交朋友,王蒙最自豪的是,他被村民接纳,后来可以随意地出入于任何一家。当副大队长那阵子,王蒙学会了解决邻里纠纷,雨天帮社员抢修房顶,当然了,路过瓜地瓜农顺手摘个瓜让他品尝这样的待遇他也欣然接受。这个过程在王蒙看来,既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接受,也是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的认同。

就“王蒙书屋”的作品展陈,援疆工作组与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联系,得到时任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梁勇的热情支持。通过线上线下多种渠道,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收集了王蒙1953年至2019年创作的作品,共87种1306册,完整呈现王蒙先生文学创作的心路历程和丰硕成果。

2021年7月3日至4日,王蒙研究全国联席会议第一届学术年会暨“这边风景独好——名家写伊犁”采风创作活动在新疆伊宁市举行。87岁高龄的王蒙时隔多年,携家人再次来到伊宁。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作为主办单位之一,在巴彦岱镇王蒙书屋举行了图书捐赠仪式。

梁勇在讲话中指出,王蒙先生是与新中国共同成长起来的文学大家,是新疆各族人民忠诚的歌者,他带给我们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为我国文学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他相信,“王蒙书屋”为民族文化交流、情感交融架起了精神桥梁,对于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弘扬民族文化、加强民族团结、增进民族互信以及推动文化旅游,都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在巴彦岱,王蒙见到卡力·木拉克、尤里达西·吾休尔、金国柱等老朋友,热烈拥抱、互致问候。看到王蒙端起奶茶碗,卡力问:“还习惯吗?”王蒙笑答:“我在家里经常烧奶茶,妻子也学会做抓饭了,不会做抓饭就抓不住我的心。”王蒙和老朋友互相询问孩子、家人和各自的身体情况,合影留念。王蒙说:“又回家了,真想和巴彦岱老朋友多聊聊!”

“巴彦岱人民公社二大队”旧址,是当年的大队部,墙壁上依稀可见毛主席语录。房梁是光溜溜的几根圆木支撑,内墙被石膏粉刷得雪白,有记工分的黑板,还有可以插信的多口袋的宽布,长条桌、靠背椅和方凳很结实,墙角有坎士曼等干活的农具,还有王蒙年轻时劳动的照片。

五、低调的“主办方”

“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获得者王蒙重返巴彦岱,很快成为热点新闻,登上各大媒体的版面和公众号。有意思的是,所有的新闻报道都忽略了南京援疆工作组,这次活动由方案到实施的“主办方”。援疆干部并不在意,他们忙于落实“伊宁市巴彦岱村王蒙主题文化乡村旅游项目”,要重建“这边风景”一条街,以王蒙爱国主义精神为核心,打造一个党群教育培训中心。未来,乡村旅游与红色旅游,将为巴彦岱村插上腾飞的双翅。

更多重点文旅项目均为“现代进行时”,我时常关注“南京援疆”公众号,尤其“现场推进重点项目建设”报道:2020年以来,投资1000万元实施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旅游集散中心伊宁次中心项目,投资500万元实施六星街音乐庭院项目,投资580万元实施汉家公主纪念馆改造项目,投资500万元实施吐达洪巴依故居抢险加固及增设驿站展陈项目,投资395万元实施全域旅游伊宁市机场游客咨询服务中心项目,有的竣工,有的紧张建设中……

那天我联系采访伊宁市文旅局党组书记苏娉,直到晚上10点,她微信回复仍在开会。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推进项目,南京援疆领导参加市里协调会,开会到半夜是常态。苏娉告诉我,江苏援疆干部不当旁观者,而像当地干部那样,星夜兼程,全年无休,廉洁自律,勤奋努力。

我在伊宁采访期间,正逢南京审计组到来。任伊宁市财政局副局长的刘哲君,也在南京援疆工作组负责财务,他说,所有的援疆资金项目,前期调研,中期实施,后期验收,每笔款项都要经得起审计,非常严谨。南京援疆工作组经手的项目,数以百万甚至千万计,固然是有形的,但甘当“无名英雄”,更多是无形的,留在伊宁带不走,静水深流,润物无声。

    多民族手风琴乐队

    文旅带来的笑容

回到秦淮河畔的南京,我时常想起伊犁河畔的伊宁。去过新疆的友人狂晒朋友圈,大多说那里一片净土,闲适安逸,如梦如幻,用时髦的形容是松弛紧张神经的慢生活。诚然,无处不在的悠悠的慢,恰是文旅的精髓所在。我想说的是我所感受到的快节奏。正是江苏援疆干部与新疆当地干部携手奋斗,用夜以继日的快节奏,给人们打造着岁月静好的慢生活。

文 | 傅宁军

编辑 | 冯秋红 王睿

扬眼纪实系列作品,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

校对 王菲

| 微矩阵

 报纸广告服务 新媒体广告刊例价 技术服务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