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 春节的顺风车
2020-01-23 17:09:08

我的妈妈今年70多岁了,每年春节,她除了与全家人一起准备一大桌美味佳肴之外,还一定会重温起我童年时与顺风车有关的两件囧事。

顺风车,在交通极不发达的过去,专指“免费搭乘熟人的顺路车辆”。我刚上小学的那个寒假,住在宝应的姑奶奶,一定要接我去过春节,他们家没有小孩子,大人们上班的时候,只有姑奶奶在家,她带着我赶庙会,办年货,我跟着她每天玩得乐不思蜀。正月初五,她牵着我的手,去县中门口等熟人的顺风车,送我回南京。一想到要与慈爱的老人离别,我忍不住伤心地哭了,她的眼圈也红了。没想到的是,等了一个多小时,车主因为事情没办完,当天不能回南京了,我只好跟着姑奶奶回到家里,又破涕为笑了,当天晚上开心得把家里剩的鞭炮全部放完了。第二天我们再次去等车,又白哭了一场,还是没走成。一直到第三天下午,我们第三次挥泪告别后,我才终于坐上了顺风车,回到了南京。“哭了三次才走成”,成为我们家经久不衰的回忆。

第二年的春节比往年都要冷,节前下了几场大雪,屋檐下都挂上了近一尺长的冰棱子。那时我们住在戏剧学校的宿舍楼里,妈妈的表妹一家来南京过年,那个年代,人们完全没有住旅馆的概念和经济实力,他们在我家住,我和妹妹只好借住在同一栋楼小罗老师的单身宿舍里。正好寒假期间,小罗老师要回老家,就把钥匙借给了妈妈。

没想到的是,才大年初五,恰巧老家有运货的顺风车来,他便搭车回到了南京。卡车是凌晨2点多到的,把他往校门口一丢就开走了。小罗想:“两个小姑娘此时在我房间肯定睡得正香,我还是在操场跑几圈等天亮吧。”于是,这一晚,他就在操场上等着,冻得受不了,就跑步取暖。6点多天刚亮,我妈妈去牛奶站取牛奶,吃惊地见到了正在操场上跑步的小罗老师。他穿着大棉袄跑得满头是汗,一边还啃着家乡带来的年货煎饼。妈妈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她不住地埋怨道:“你这傻孩子,为什么不敲门把我们叫起来呢。”他只是憨厚地笑笑。

我儿子听到这里,疑惑地问道:“你和姑奶奶为什么不在手机上叫一辆网约车呢?还有,小罗老师为什么不事先打电话告诉你们他要提前回来呢?”妈妈说:“那个年代别说手机了,就连固定电话也没有。唉,我们太对不住小罗老师了.....”说着她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作者:孙曼  摄影:陆小鹿  姚强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