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丨在托斯卡纳御风而行
2020-01-23 12:41:24

◇袁晓玲(原创)

要乘坐热气球,需要良好的天气条件。不能没有风,但风又不能太大。它将飞往何处?不知道。风说了算。而操作的小哥,只能通过增减热气,来控制气球的高度。

清晨六点左右,我们到达热气球的指定出发地点。

热气球还倒在地上做准备,也就是一顶翻倒了的大型降落伞。伞下系着一只像我们收纳箱一样藤编的大筐。大筐分两个部分,一部分装着几只液化气罐似的东西,另一部分装载乘客。两个漂亮的意大利帅哥正在忙着往气球里呼呼喷火,帮其热身。

不知帅哥做了什么操作,热气球就听话地一翻身站了起来,准备出发了。我们跳进筐子,小哥持续往热气球里喷火,大筐子咣当一下,仿佛跺了个脚,我们便开始冉冉飞升。

感受不到速度,只见得地上的橄榄树越来越小,葡萄园里跑出一只小鹿,在我眼里缩小为一只老鼠。

大筐子边缘有几处可供手抓的缆绳,我紧紧抓住,借以克服越来越高的不适。而且我怕万一大筐子一倾斜,就跟倒垃圾一样把我倒出去。没想到此举伤了意大利帅哥的自尊:他认为我的恐惧是对他驾驶技术的不信任,不停地打手势并佐以南腔北调的英语让我放心。

意大利人说话要配着手势是出了名的。

据说,意大利人使用公用电话,要把电话拉出亭子外面,因为里面空间太逼仄,不够他打手势。如果正在开车,势必要停在路边,因为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一边打手势,不能同时完成,也不安全啊。

我也怕帅哥打手势影响他驾驶热气球,吓得不敢不放心了,投降一样把手从缆绳上拿开。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不知什么原理,反正大筐子始终很正,就是放上一杯满满的水,也不会让它漫出半滴。

紧张慢慢消失,我开始变得逍遥,并想起了《逍遥游》。此时,我算不算正在御风的列子?有典故加持,我开心极了。

微风习习,吹着我们越过葡萄园,越过橄榄园,越过成片的树林,向未知的方向缓缓飞去,这种“不确定”让人感觉很好。

我是一只大鸟,伞就是我的翅膀,正在“啪啪”地在宇宙间翱翔。自在,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俯视托斯卡纳。绿色的丘陵像一幅起伏的画卷,无论你的视线转到哪个角度,都那么安详。它们曲线是那么柔和,像是用手慢慢揉出来的。

此次我们一同起飞的是两个热气球。帅哥拿着步话机开始跟另一部联络,大致是:再往高处飞一飞,嗨一嗨。

于是,我们升至云层之上!

我们视野里的元素变得极简:太阳,云层,以及另一只热气球。云层下面的丘陵若隐若现,一会真切,一会模糊,像是某个梦境,又像是生命最深层里隐秘的图腾。

气球又快速下降,擦着某个葡萄园的树尖飘忽闪过,此时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树上悬挂着串串紫色的要胀裂似的甜蜜。

两个意大利小哥开始打手势大声说话,对着下面指指点点。后来才知道他们在选择最佳着陆点。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

果然是开气球的老司机,安闲淡定地,“哐当”一声,我们就安全地在一片橄榄园着陆了。

意大利小哥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简易的小桌,四只高脚杯,一瓶香槟,一碟切好的火腿,一碟奶酪,一盘切好的有着淡淡咸味的面包……当然少不了离开它意大利人就活不了的橄榄油。一顿经典的托斯卡纳早餐。

此时的我,不纠结过去,不担忧将来。且让我在橄榄树的疏影下,在山野花朵的清香中,在习习的微风里,尽情体会一款叫做“当下”的滋味。(来源:扬子晚报 禁止转载)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