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丨无关爱情的拥抱
2020-01-23 12:31:57

◇张鹰(原创)

铁路小站在皖赣线连绵的山中间,小得如眉心中的一粒痣。五个职工,除了开会还不能每天见面。每当过年,也只有自己放几挂鞭炮,煮几粒汤圆。寂寞得像峭壁上挂着冰凌的小松树。

我和同事到这个小站慰问和采访时,已是初一中午,站里只有一个职工。见到我们兴奋得手足无措,那有着“高原红”的年轻脸盘灿烂如阳。尽管只有他一个人,但他接发列车严肃认真,一丝不苟。闲谈时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腼腆地说,家人才给他介绍,刚刚相处。分别时,他搓着手欲言又止。“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我鼓励他。“姐姐,能拥抱你一下吗?”那眼神把我的眼睛打湿了。人长久寂寞时,渴望的只是一份陪伴;长久孤独时,需要的仅是一种懂得。一个拥抱虽简单,却是最暖的依靠。我上前揽住了他,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个最美好最温暖的拥抱,就这样镌刻在我心里,历久弥新。

还有一个无关爱情的拥抱,温暖着无数铁路一线年轻职工的心,诠释着人间的美好情感。

有一年春节,兰州铁路局运输局长一行带着女记者到青藏铁路线最艰苦地段——可可养路段,慰问和采访养路工。局长问养路工:“你们有什么困难?”养路工们说:“报告局长,只有一个困难,就是找老婆。”大家“哄”地一下笑开了。这时,一个年轻养路工红着脸悄悄地凑在局长的耳边说,他想拥抱一下女记者,轻轻地拥抱。局长沉吟一会儿说,一定会满足他的心愿。

这个小伙子在最艰险的道班工作,扎实肯干,吃苦耐劳,热情开朗。然而,每天与他相伴的,只有玄黄的沙漠和漫天的风沙,隔着窗子看着火车从自己身边开过,就是他一天中最精彩的时光。他还没有处过女朋友,不知道与姑娘拥抱到底是啥滋味。

当女记者知道养路工的要求后,绯红着脸说要去宿舍收拾一下再来。在镜子面前,她细细地打扮自己,冒着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严寒,她脱去臃肿的大衣和棉衣,只穿着一身牛仔衣,自然、清新、优美,充满着朝气。回到会议室,她落落大方地鼓励年轻的养路工上台来。

这时,这个要求拥抱的小伙子却羞怯了。他急急巴巴地解释自己只是说说而已,因为,自己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女记者亲切地对小伙子微笑着,张开臂膀,黑亮的眼睛里满是真诚。简陋的养路工区会议室沸腾了。工友们欢呼着鼓励小伙子,局长也鼓着掌示意小伙子勇敢些。

他,青藏线的一个年轻养路工。她,大都市里青春美丽的女记者。相隔千里,素昧平生,在洪荒的沙漠中,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小伙子哭了,女记者掉泪了,养路工区的工友们眼睛湿润了,会议室里安静得能听到心跳的声音。沙漠孤烟,戈壁红柳见证了这令人动容的时刻,养路工们说,这是他们过的最美好的年!

“现在我宣布我们的好记者为兰州铁路局名誉职工。” 眼眶湿润的局长当场宣布,掌声、欢笑声经久不息。局长向养路工人们表示,一定记住他们最大的困难,一定会发动各级工会组织排除万难,当好红娘。

以后每天春节,各级领导到铁路沿线慰问,除了安全这个头等大事,当红娘就是要务了。南京客运段工会主席陈静美成功做媒30多对,成了真正的娘家人。当然,无关爱情的拥抱也时有发生,父子式,母子式,兄弟姐妹式,诚挚而暖人。

无关爱情的拥抱,犹如报春的红梅,芬芳弥散,持久热烈,延己传承,形成爱的铁轨和枕木,形成风驰电掣的高铁,驶向诗和远方。(来源:扬子晚报 禁止转载)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