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向党”——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全国诗歌大赛南京大学大学生诗歌选登
2021-12-02 10:32:58

      火鸟

  ——纪念陈万里烈士

  文学院汉语言文学18级 丁嘉辰


  暗夜本应息声,

  赤色却突兀弥漫了整片天空

  于是急促的鼓点敲响

  书声琅琅的殿堂

  只余下恐惧、惊慌。


  然后人们看见了

  那羽身影——

  往返于烈火熊熊,

  一衔一喙

  抢救出人民的财产与念想……


  但那双翅终究还是匍匐在地面上。

  金色的眼眸闭合之时

  映照出的究竟是什么景象?

  赤红的灵魂涅槃于赤红之中,

  万里长天下

  总会有坚定的信仰

  传承在亘古的土地上。

  注:陈万里烈士是南京大学文学院杰出校友,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唯一的归侨学生烈士。1958年,陈万里以优异成绩考入南京大学中文系。1959年7月10日早晨,南京大学东大楼失火,陈万里奋不顾身,多次冲进火海抢救国家财产,身受重伤,经全力抢救无效,于7月11日去世,时年仅23岁。为表彰他的英勇事迹,中共南京大学党委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1959年7月22日,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陈万里“革命烈士”称号。

  

  他从1954年的日内瓦走来

  文学院汉语言文学18级 王之韵

  一

  人们在此刻驻足

  他们和我们

  注视着一个人走来

  安静地,坚定地

  向这个世界走来

  带着一个国家的尊严和良心

  走来

  脚下生起日内瓦不曾有过的风


  红色外交家在这里也是黑白的

  他只要在这里

  就是复杂中清晰的存在

  存在于轻视之中

  存在于怀疑之中

  存在于偏见之中

  存在于人们刻意制造的对立之中

  他是清晰的黑与白


  他不是这样孤独地走来

  太阳下的阴影

  是牺牲在异国他乡的战士

  朝鲜那年的雪吹不到今天的日内瓦

  世界公园没有经历过数十万人的严寒

  为的是保护新生中的国家

  他和他们一起走来


  他知道自己向着怎样的世界走来

  在无家可归时他就看见过这个世界

  在注视着他的这些人中

  有些人的前辈摧毁过他的家园

  有些人的前辈欺凌过他的同胞

  但昨天的悲哀我们就在昨天诉说

  今天我们必须和他们一起工作


  他或许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些什么

  又或许已经有所把握

  只要看见他走过来就无需惊慌

  他见过真正的战场

  真正的死亡


  真正的腥风血雨

  但他还是如此从容地走过来

  无需悲伤


  他们会觉得他如此神秘

  他从那个古老又崭新的

  卑微又强大的国家走来

  不可猜测

  无法预知

  1976年的旗帜为他降下


  他们到底在看些什么呢

  一个中国男人向他们走来


  我们到底在看些什么呢

  一个中国男人为我们走来

  他就是这样走过来了

  带着他自己的重量

  这样走过来了


  二

  我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是在历史课本上

  温柔而凌厉的黑白色

  一种无法模仿的情绪

  我们最庸俗的词汇表达异时异地的震撼

  表达我们此刻早已熟知的崇拜


  但他从来都走在崇拜的边缘

  你或许可以知道他是怎样行走

  但你永远无法理解他的姿态

  无法理解为何有人会这样度过他的一生


  上个世纪的满目疮痍

  我们在这个世纪不懂得

  我们看不清一个濒死王朝之下的废墟和

  白骨

  我们看不清一个落魄民族的挣扎和苦难

  唯一能让我们看清的是那些鲜活的人物

  那样执着而坚定

  颤抖着我们的心地

  走在那个世纪的迷雾里


  他从那时起就已经在行走

  并且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行走

  一个民族被埋没的尊严将他与沉睡的人

  们区分开来

  他注定要去叫醒他们


  风从日本再刮回来的时候已有他的新生

  是向着人民和死亡生长的

  半个世纪的斗争与抗衡

  信仰在那个时候只结沉重的果子

  不开绚烂的花


  三

  当花再能开放的时候

  已是疲惫的最后

  经历了无数次战争折磨的民族

  终于把握住了那一缕红色

  而红色的外围却是

  蠢蠢欲动地

  时刻希望蚕食

  侵吞的

  无法满足的欲望


  他知道胜利远非此时的胜利

  胜利还在他年少时就许下的愿望里

  所以他从不懈怠

  从不骄傲

  他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要回到哪里去


  这是我们无法体会到的情感

  我们常常因为一件事我们做不到

  而认为别人也做不到

  可是总有人能做到

  成为那一颗安定的红心

  那是他早已认定的终身的使命


  所以他此时从日内瓦不同的空气中走来了

  脚下的每一声都是如此沉重

  回响着的

  是一个民族将近一个世纪的屈辱

  和屈辱之下不屈的灵魂

  

  缅怀总理

  文学院汉语言文学19级 何子琛


  远在我出生前

  您便已离去

  远在知道您的名字前

  您的名字就已刻在人民的心中

  即便从未见过您

  那些您的照片总会带来温暖和亲切

  即便从未经历过您的时代

  谈吐中总会透露出对您的怀念和尊重

  在困难年代,您是依靠,是希望

  在繁荣时代,您是榜样,是追忆

  漫漫长夜中

  十万万老百姓把您看作心里的一盏明灯

  和一线希望

  当下,复兴的年代

  我们对您说“这盛世,如您所愿!”


  南开求索,同学少年

  大江掉头,旅外汲知

  南昌首役,崭露头角

  长征抗战,运筹帷幄

  山河一统,黑夜明灯


  面壁十年

  今朝壁破家国兴

  难酬蹈海

  春秋英雄千古诵

  山海可平,总理不再

  身名未灭,江河万古

  涛声阵阵,那是他在呼唤

  松林摇曳,那是他在行走

  他来于自然,现在又归于自然

  自然是永恒的

  而他,融入了永恒

  

  礼赞赵亚夫

  创意写作专业20级 吴玉


  在麦田里 月光万顷

  抓取一捧泥土的香甜

  鼻息间耸动的

  是1000公里以外 浮肿的隐痛


  在夏天的最深处,蝉鸣

  一本日历却已翻到秋浓

  家中

  枯荷的名字是李商隐。

  而他在学习

  一场朝霞的爆破


  他以这样的方式喃喃爱意:

  把自己永久融入海洋,卷起戴庄土色的浪

  那种美丽的果实

  臣服于日夜、炊烟和冷密的雨

  那种美丽的果实

  臣服于星辰、炉灶和庄严的步履

  于是,江南的窗外万亩莓红

  数亿火热的心胸勃勃跳动

  向广袤的世界敞开

  他们抖擞着绿色的鳞片

  筹备一场昂扬的飞行

  每一朵红色,

  都迎着太阳生长!

  

  星火 · 曙光

  文学院戏剧影视文学20级 黄照萱


  清晨,一艘红船缓缓驶来

  最初的圣火从地平线上升起

  秉持为国为民的初心

  中国共产党出发!


  赤水与金沙江、大渡河与泸定桥

  伟大长征写满了您的血泪

  雪山与草地、瑞金与延安

  祖国山河见证了您的毅力


  痛击日寇,力争民族尊严

  中国共产党永不服输

  消灭反动派,真正解放人民

  中国共产党人永不言败


  歌乐山下 渣滓洞中

  宁死不屈的牺牲革命者歌颂我党

  抗击美军 朝鲜大地

  奋斗到底的志愿军战士礼赞我党


  七九春天 南海画圈

  谱写国家发展进程的奇迹

  全新纪元 飞速成长

  创造全体人民脱贫的历史


  我们感激、我们敬佩、我们歌颂

  建党百年,您留下了奋斗身影,

  建党百年,您创下了丰功伟绩!

  在您的坚强领导下

  中国历史与人民选择了最正确的路!

  

  红

  文学院汉语言文学19级 李佳


  红,流淌而出,

  从南到北,自笔尖

  向广袤万疆,生生不息。


  不,不够好,还是不够好,

  无数晨昏,

  又一次将设计稿推翻,

  定要将最深挚的真情挥洒,

  纷纷扬扬于云端!

  凝,闪亮而坚定,众星环拱于右。

  丁年观礼,皓首萦怀。

  功成身退,留一个静默的背影,

  小弄堂、旧中山装。


  而后有人将那旋钮按下,

  从此,燃遍神州,比火还要炽热的红,

  迎风飘展,彤云一样舞动的旗,

  抬头 仰望 汹涌而澎湃

  04年、08年、16年、21年……

  华夏儿女乘时代列车飞速向前,

  向前,耳际掠过的风里,

  我个人的安危得失真的不算什么,

  我听见他、他们说。


  目所能及是日新月异、繁荣昌盛,

  掬一捧星子,

  吾辈青年亦是敢教日月换新天!

  注:谨以此致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设计者、南京大学校友曾联松先生。

  

  沂蒙魂

  文学院古代文学研二 成亚男


  蒙山巍巍 沂水泱泱

  这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


  忆往昔

  抗日战争期间

  有红嫂倾尽所有 照顾伤员

  抗美援朝号角吹响

  有战士新婚三日 远赴边关


  看今朝

  一条条沂河大桥 宽阔挺拔

  一座座住宅小区 高楼林立

  公园 绿意葱茏

  街上 车水马龙


  时代变了 我感慨说

  但巍巍蒙山 泱泱沂水

  山高水长 亘古不变

  

  辫子姑娘

  文学院汉语言文字学20级硕士 范榕


  轰隆隆 炮声如惊雷般 在耳边炸响

  血淋淋的弹光 织成密网

  兜碎了重重舟影

  筛破了千里雪浪


  哗啦啦 船桨劈开一叶火光

  纤细的臂膀 无畏地摇动

  江水两岸茫茫

  那根黑亮亮的辫子呦

  上下翻飞着希望

  麻花一样绞缠了

  无数人

  半个世纪的念想


  泪潸潸

  柔弱的辫子姑娘

  最坚强的辫子姑娘

  蓓蕾青涩 折伤在

  蚕豆花开的十九岁

  一颗真诚的心

  却能抵过

  两鬓斑白

  岁月沧桑——

  解放是我的信仰

  必要送我的亲人们

  渡过这浩浩长江!


编辑:龚学明、束向红(特邀)、杨婷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