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 晚 ,我 穿 了 一 夜 “ 西 坡 ”
2021-11-18 14:33:20

JPMS&28SU

·山林,湖泊,沙漠,大海

和一個想養胖你的家

Pt.01

@老钱

THESTORYBEGINSIN2009

老屋里的那种恋恋

有人贪新,有人恋旧。

老钱显然是后者。

既然如此,花时间嚼一嚼往事大概也无妨。2008年-2009年间,老钱回乡呆了大半年。在莫干山劳岭村岭坑里度过的日子,老钱自己形容:“串个门、聊个天、喝个酒。”“看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完饭就三三两两地拿着椅子去隧道口乘凉聊天。夜里溪流旁萤火飞舞,抬头是繁星闪烁。让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老钱是在山里长大的,爷爷做泥水匠,小时候他最爱的事就是蹲在地上看爷爷盖房子,村子里的房子几乎都是他爷爷盖的。所以老钱说,在他的审美里,老房子就是最漂亮的。

看到村里的老屋日渐败落,或许是哪一顿大酒,温了满满一壶乡愁,将他浇了个透。2009年,老钱租下了村里的8栋“破”房子,这便是西坡的开始。

这些老屋没有历史遗迹,也不是名人故居,但却是一代人的乡村记忆。它们有故事,有人情,有愿意让老钱守护的那种恋恋。

后来,西坡走出莫干山,落在千岛湖的三角洲头,在西北大漠还原出古时村落,唤醒了小渔村里的百年宅院,守护着万亩梯田上的旧时民居,又一头扎进姑苏的人间烟火,但无一例外,都是连绵的、未异化的和老屋保持经络相通。

“我想,我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和我一起,遇见绿洲瀚海、大漠长川,遇见江畔垂柳、雪落群山,最终,重拾内心的平静,并找到年少时那个简单的自己。”那些旧时光里的温润味道,是西坡自带的母香。“希望今天的中国乡村,不落后于时代,又记得住乡愁。”这是西坡的使命,也是老钱的坚守。

·HillsideVillage·

-

Pt.02

@艳阳下设计事务所

@CIPOHOME

@西坡团队

ELEVENYEARS.

西坡的十一年

·

西坡要走的路,

从来不是一条线,

它在画圆。

西坡人好像也没有时间发愁,架着他们自己的小马车,忙忙碌碌,兴致勃勃,跑动走西,辙印柔软纤细,美丽丰盈,一圈一圈扩大着这个圆。

待你不论从哪个方位一脚踏入,便就此陷落。

○马车其一:

UTS

艳阳下设计事务所

-

西坡的设计事务所取名“艳阳下”,是2015年设计师初到千岛湖时的灵感。

“一间新酒店,一开业就是旧的。”

“不炫技,不强加设计,不强烈求好,没有直线条。只在传统的基础上,做一点现代的修正。”

这是当时千岛湖店的官宣文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两句话。

如今在此刻,再谈西坡的设计风格,我默默打下:

“Tobesoftistobepowerful.”

设计师Ali把女性的柔软与力量带进了西坡的每一个家。

西坡所拥有的设计语言,是对着每一片破碎的土地、每一处破碎的旧屋、每一个需要治愈的人温柔的诉说着:倘若你出生之时就带着软弱坍塌的危险,那么也势必天生拥有蓬勃向上的能力。

真挚随性,灿烂炙热,再加一支小剂量的浪漫,如果你愿意伸出手,在艳阳下,西坡会交递给你一柄镶嵌她独特美丽的权杖。

/西坡·莫干山/

/西坡·千岛湖/

/西坡·中卫/

/西坡·象山/

/西坡·江山/

/西坡·震泽/

○马车其二:

CIPOHOME

充满温度的自然系

-

那天我问小鹿:“你们的家具&家居生活方式品牌叫’自然系’对吗?”

小鹿答:“充满温度的自然系。”

“BlendIntoNature,LiveWithWarmth.”

“我们在决定将一把椅子、或是一张桌子带回家的那一刻时,是因为它与我们的内心之声恰好合拍。”

如果说西坡的设计语言是其筋骨,那空间内的每一件物品都带着血液的温度。

CIPOHOME用心设计出的家具和织物,有自然的肌理、愉悦的色彩、和手工的温度。它们在最能妥帖照顾到自我身心的家里,扮演着温柔又稳固的角色,在日久弥新的陪伴中,和你一起发现众多真实的自我,寻找当下最理想的生活。

○架马车的人:

HillsideVillage

西坡团队的“正规不正式”

-

西坡的缰绳,握在每个西坡人的手中。

他们向你而来,举着“想养胖你的”标语带你回家,着实可爱。

从最初的“山林、湖泊,和一个想养胖你的家。”到“山林、湖泊、沙漠、大海,和一个想养胖你的家。”

西坡的slogan是流动的,随性不做作,生动又直白,正好应和他们的服务口号:“正规不正式。”

业内笑谈西坡是民宿界的“黄埔军校”,在服务上把平衡拿捏得刚刚好。

西坡的老朋友曾说:“从我来到西坡,到我越来越频繁地回到西坡,心理上也变得越来越不想离开这里。

所以西坡开业五年,我来了12次。每次来都觉得亲切且放松。这儿更像是一个在别处的家,我熟悉这里的一切,常常在一望无垠的竹林与蓝天间远足野餐,也可以就在院子里煮一壶茶,和身边的朋友聊聊天。最重要的是我知道,在西坡总有人在等着我回来,这个人是我的管家。”

亲切妥帖的专属管家总能给到客人最舒适的体验。

“拥有一支好团队比拥有更多的项目更重要。西坡的核心竞争力西坡的人。”

管家、房务、餐饮、财务、人事、运营……人永远是一个品牌最生动的存在,他们或许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肆意飞驰,拓宽着西坡的版图,但接你回家的时候,蹄声“哒哒”,永远行得稳稳妥妥。

Pt.03

HERE

那些到过的地方

·莫干山下·

西坡·莫干山有着西坡最原始的美丽。

8栋老屋修旧如旧,保留了每栋屋子的原始建筑形态,也保留了那些经过岁月洗礼的砖瓦窗墙。

老木头不知在世间流转了多久最后来到这里,被木工师傅打磨成门框门把,做成桌椅矮凳。各种淘来的老物件安静的呆在房间的角落,泛着时间赋予的光泽,沉默而温顺。

这样的房子,才想让人生活在其中的一方角落,或卧或躺,自在舒适,是家的模样。

我想,不论何时何地,去往西坡莫干山,那几间旧屋,便是谁进了门,谁做主人。

·千岛湖畔·

西坡·千岛湖是我最喜欢的一家西坡。

怎么形容这种喜欢呢?借用一个最近学会的单词:“Kilig”。塔加拉族语,形容喜欢得好像胃里正有千万只蝴蝶翩翩,一张嘴就要全部飞出来,那种毛茸茸、麻酥酥之感。

和莫干山相同的是,这里的老房子老房子没拆一幢,也没新建一幢。旧的没有去,来的也不是新,这样最好。和莫干山不同的是,这里更像一所异域庄园,也更有度假感。设计上肆意挥洒又节制非常,广阔任其广阔,精巧任其精巧。

不知道你来到这里时,是否会和我一样想要在草坪上奔跑,不过要小心湖面吹来的风,一不注意,就能把人熏醉,醉到我在心里默默定下:“婚礼,一定要在这里。”

·黄河岸边·

西坡的第三个新家,开到了黄河岸边的西北大漠。

西坡·中卫是黄河宿集第一个开业的项目,也是《亲爱的客栈》的拍摄地。这个到如今依旧神化的民宿集群也不用让我再多介绍,但却让我频频想回望属于莫干山民宿,属于老钱他们的那个“黄金年代”。

2008年底,老钱还和裸心的高天成站在现裸心堡的位置上,看他指导工匠如何砌墙,而后老钱租了村里的9间屋子,再后来,吉晓祥他们租了更“破”的7间。

如果非要形容,在我看来大概就是:诗人住在疯子隔壁,疯子闯入诗人的花园。

黄河宿集是他们参与的更疯狂的事,庆幸的是,大获成功。或许也能让人相信,黄金年代可以复制,在中国辽阔的疆域里的每个角落。

·小渔村里·

西坡·象山是西坡清丽的模样。

2019年,西坡的版图逐渐扩大,解锁了海边“空地”。小渔村前面有海,后面有山,村里一座200年的历史古建筑被一点点修补、唤醒,来自印度恒河的渔网灯、村民家里淘来的玻璃浮漂、麻编地毯,象山的海元素在这里延续着,成了西坡的第四个家。

这里接待中心的大门经常被邻居们敲开,他们会热情地用方言跟你搭话。西坡像从一开始就是这里的一份子,大家伙都对它有着亲近劲儿。

樊爷爷每天下午都会出现在西坡的大门口,他总是借本书在接待中心门前坐一下午,爷爷喜欢坐在门口大声念书。樊爷爷说:“念书念书,书是要念出来的。”

等到了吃晚饭的时间,爷爷会一摇一摆地走到前台告别:

“我回家啦。”

“爷爷记得常来啊。”

爷爷乐呵呵地笑道:“好的,我天天来。”

就这样,一个非常平凡、没落的小渔村恢复了生动的面貌。在这个曾被称为“小蓬莱”的村落,人们找回了情感的价值,也再现了一种大家庭的美好生活图景。

·梯田之上·

西坡·江山是西坡的第五个家,不那么容易到达,但来了就会舍不得走。

西坡上百亩延绵的梯田由村民打理,“因为土地,也离不开村子里的人。”在这里,可以真切地嗅到土地的芬芳,可以什么都不干,只看日升月落,感受时间静静地流淌。

·古镇之中·

西坡·震泽是西坡最新的家,在充满烟火的江南古镇里。

也未曾想过,西坡会这么贴合这里,像一滴柔情的水,落在岁月的河,余韵悠长,细听还是姑苏的调子。

震泽店的开业派对被命名为“四季栖息”,西坡的好朋友花艺师小早让那天到来的每个人都被花朵围绕,独立婚礼策划师、茶生活品牌的主理人、年轻的独立音乐人、独立策展人、中古家具品牌主理人……有新朋、有旧友,也都因西坡而来。

那天晚上,盖上震泽最有名的蚕丝被,开始感叹:“西坡,你怎么又在我的心上走动,还一路散播着鲜花。”

西坡·震泽让我看到了西坡更多的可能性与适配性,不知以后,他们还会带着哪些好朋友,轻轻地在你的心房放置点什么,或许是一幽茶香,也或许是山野梵音,又或许是草原牧歌……

-

/写在最后

这段,原本准备放在文章的开头,又怕大家受我的私人影响,所以留在这里:

写西坡,我多少带着点私心。因为喜欢,大抵也带着些许羞涩。

像个极易被看穿的小孩接受提问:“抬起头,小家伙,你说你喜欢谁?”

我默默举起小手,噙着亮晶晶的光抬眼回答:“西坡!”

所以就此摊牌。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