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呀娘( 杨芳)
2021-10-18 11:12:48

  (一)


  天蓝蓝 云悠悠

  芦苇水荡 牧童短笛歌声扬

  娘呀娘 你也曾是双亲的女娇娃

  爸爸肩上看炊烟

  妈妈怀里数星星

  穿花衣 进学堂

  笑声染红凤仙花

  娘呀娘 谁曾料

  一阵狂风吹大树 一阵骤雨

  摧小苗

  室内书声朗 室外影徘徊

  九岁的你不得不告别学堂

  你扯了扯廿九岁母亲的衣角

  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拉着六岁的大弟 抱起襁褓中

  的幼弟


  没有太阳的日子

  你用柔嫩的双肩

  担起了一捆又一捆的芦柴

  你用稚拙的双手

  搓出了一根又一根的长绳

  你用零散的步子

  走出了一条又一条的小路


  (二)


  荷花香 蛙声鸣

  农家草堂 红烛鞭炮欢声响

  娘呀娘

  顶上喜帕 你成了年轻青涩的

  新媳妇

  更将二十岁的肩膀磨成了大家

  庭的主劳力

  你说寻常人的日子就是笑中有

  泪 悲中有喜

  你说庄稼人的日子就是春播秋

  种 秋收冬藏

  你身怀六甲挣工分 男女各顶半边天

  一声啼哭 喜盈门

  柴草门扉诞麟儿

  情深缘浅 造化弄人

  短短十余天

  奶香仍在 阴阳相隔

  没有子女的你 愧疚而惶恐


  (三)


  枫叶红 稻飘香

  金色田野 镰刀扁担丰收忙

  娘呀娘

  六个春秋的辗转反侧

  三千日夜的朝思暮想

  终得一女病恹恹

  面黄肌瘦风吹叶

  三天两回背诊所


  小叔和儿一般大

  长兄诚如父 长嫂当如母

  又六载 再添一女 漂亮娃

  盼星星 盼月亮

  盼不来男丁凑成好

  低下头 挺直腰

  只把女儿当作男儿养

  责任田里绣出朵朵高产花

  菜苗圃里织出片片锦衣缎


  (四)


  柳眉俏 燕儿归

  春风十里 红花绿叶晴日照

  娘呀娘 你路遇泥泞背长女

  瘦弱身躯负百斤

  楼上楼下驮课堂

  一窝鸡仔饭菜香

  可自己

  仍旧一只鸡蛋尚吝啬

  粗衣淡饭壮身体


  一分一分 一角一角

  你攒了一大把钱

  一大把你这辈子最多的钱

  为了孩子

  你慷慨地捧出去购买那农转非

  的名额

  然而 她们一年后却依次升学

  跳了农门

  你没有心疼 那一摞打了水漂

  的钱

  你高兴她们有了看得见的明天


  (五 )


  花甲已过 你依旧是主心骨

  用絮絮叨叨的话语填堵女儿的

  伤痛

  用真真切切的陪伴熨平女儿的

  皱褶

  你拖着瘦小的身子跑东跑西

  扯着阳光 给女儿织一件御寒

  的外衣


  娘呀娘

  你品过黄连的苦

  所以能感知岁月的甜

  娘呀娘

  你经过黑夜的冷

  所以能感知阳光的暖

  可是

  你那触角麻木的孩子

  却无法复制你的辛劳

  无法复制你的坚强

  今生今世

  都只会是你的讨债鬼


  杨芳,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七十年代出生于江苏高邮,现居南京,供职于南京工业大学。散文与诗歌散见各类报刊,著有散文集《那条巷子并不长》。


编辑:龚学明、束向红(特邀)、杨婷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