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的山、“海门”的岛、“射阳”的湖……这些古地图的“神秘之地”去哪了?
2021-10-15 11:57:35

如果去查看江苏的古地图,会发现古时候的一些重要的自然地标在今天已不见踪影。一座叫做“昆山”的小山,一个名为“海门”的岛屿,一面称作“射阳”的湖泊……这些“神秘之地”究竟去了哪里?

昆山的“昆山”去了哪里?

在一份绘制于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左右的《运河图》中,昆山县城池边出现了一座叫做“昆山”的山峰。但是现在的昆山市境内并无“昆山”,地图中的这座山怎么消失了?

其实《运河图》中的“昆山”现在还存在着,只是改了名称,现在叫做“玉峰山”,位于老城区亭林园内。我们对比发现,《运河图》中的“昆山”和现在的玉峰山地理位置一致,并且都是马鞍形状(玉峰山旧称“马鞍山”)。“昆山”即玉峰山无疑。

马鞍状的玉峰山

对此还有文献为证,我们在乾隆《昆山新阳合志》、光绪《昆新两县续修合志》发现当时马鞍山(玉峰山)就叫做“昆山”。

但是再往前的文献没有把马鞍山(玉峰山)视为“昆山”。被称为“神作”的《读史方舆纪要》就表示昆山县得名于现在松江境内的小昆山。而嘉靖《昆山县志》把“马鞍山”与“昆山”进行并列,将现在上海市松江区的天马山认定是“昆山”。

嘉靖《昆山县志》把“马鞍山”与“昆山”进行并列,并表示“昆山”即天马山

中国现存最早的总志《元和郡县图志》称昆山县的得名来源于“昆山”这座山的名称。这个“昆山”它可能是小昆山,可能是天马山,总之不在现在昆山市境内。由于行政区划调整,昆山县失去了“昆山”这座山,人们渐渐就把马鞍山(玉峰山)当做“昆山”了,一个原因是马鞍山(玉峰山)和昆仑山一样产玉石,另一个原因也很可能是人们觉得昆山县应该有一座叫做“昆山”的山才合理,而玉峰山恰恰是昆山境内唯一一座山。

海门岛去了哪里?

很多明清古地图在江苏海面都绘有海门岛,《皇明职方地图》地图中,海门岛位于如东东北方向,而乾隆《大清广舆图》中海门岛位于海门东侧的海面。

《大清广舆图》中的海门岛

古地图中的海门岛面积很大,为什么在今天的地图上突然就消失了呢?其实海门岛并非无端消失,而是人们对其认知有了提升。

按《江苏省志·地名志》解释,海门岛即江苏岸外辐射状沙脊群,这是可信的。海门岛主要是近代以前的地图上常见的,近代以后的地图对黄海沙洲标注得十分详细,不再笼统地将其称作“海门岛”、“乱沙”等。如道光《江海全图》在今南通、盐城海岸汇有五南沙、冷家沙、板沙、白沙等十余个沙洲,并且说明“其沙甚多,其形亦不全,其名亦异”,反映了黄海沙洲的复杂性,这些已不是早期简单标注“海门岛”所能比拟的了。

《皇明职方地图》中的海门岛

江苏辐射沙脊群是世界上最大的潮间带辐射状沙脊群,被称为“江苏后备储存土地资源”。我们熟知的东台条子泥景区便是其开发利用的一个案例。

射阳湖去了哪里?

明末的《扬州府图说》在宝应县东绘有一片叫做“射阳湖”的水域。射阳湖是江苏的历史湖泊。宋代的《太平寰宇记》里说:“射阳湖长三百里,阔三十里。”湖面非常壮阔。但是在我们今天的地图上发现不了这片湖泊,只是在宝应与建湖交界处有一个射阳湖镇。

《扬州府图说》中的射阳湖(射洋湖)

我们再翻看几十年前的地图,发现1955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分省精图》中,大致在建湖县城以西,兴化县城以北,宝应县城以东标注了一大片沼泽,并写上“射阳湖”三字。而1958年的江苏地图中绘有一个庞大的非沼泽的射阳湖。至1978年出版的《江苏省地图集》,“射阳湖”的称呼不见了,但沼泽图标遍布里下河地图,宝应、建湖、兴化交界处还绘有大量的小型湖荡,诸如九里荡(建湖)、亭荡(宝应)、团头荡(盐都、宝应)、官庄荡(兴化),很显然射阳湖一直在淤塞,至1978年,因淤塞而分解成众多湖荡。可惜的是,后来这些小湖荡进一步消逝,直至今日很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射阳湖的存在。

1958年江苏地图中的射阳湖

其实射阳湖的淤塞从宋朝时已经开始了,自然干涸与围垦养殖是重要原因。很多媒体声称古时候的射阳湖已经消失。但2018年“扬州发布”报道称宝应射阳湖并没有消失,表示目前射阳湖水面约8平方公里,与解放初期相比整整缩小了130平方公里。2019年央视播放的《中国影像方志》宝应篇也展示了射阳湖的面貌,但没有就射阳湖的历史变迁进行说明。

通过地图比对发现,今天很多著名风景区就是射阳湖的残迹,如兴化的4A级风景区李中水上森林公园、建湖4A级风景区九龙口等都是曾经射阳湖的一部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清代射阳河经常被称作“射阳湖”,这是因为射阳河是由射阳湖水冲蚀而成。

摩诃山去了哪里?

江苏长江沿岸,江南的小山要多于江北。江阴要塞以东直至入海口,江北岸边的低山仅有狼五山,但在靖江并岸以前,北岸的孤山也在江岸,此外还有如皋的摩诃山。明末《扬州府图说》中的《如皋县图说》形象地展现了摩诃山的区位。

《扬州府图说》中的摩诃山

摩诃山位于江面,紧邻石庄。历史上关于摩诃山的诗咏很多。明代贲琮《望摩诃山》中表示“摩诃山在大江中,望之如髻浮碧空”,展示了摩诃山的地理位置与形态。另一位明人吴世式有《摩诃山》,描写该山“秀隐摩诃绝点埃,东皋屏蔽重徘徊。一天海色山河在,万顷涛声影自来。”

《中国历史地图集》显示出北宋摩诃山与江北为一体

摩诃山是如皋过去唯一一座山,那现在它去了哪里?随着江岸的变迁,摩诃山渐渐与南岸合并,大约上世纪20年代已完全与江南连为一体了,并改名为“段山”。现在的段山遗址位于张家港大新镇境内,因开采石材,早在上世纪中期山已基本夷为平地。张家港原设有一个段山村,但2020年底大新镇区划调整,段山村被合并,“段山”作为行政区划单位的历史也得以终结。不过“段山港”的称呼依旧还存在。

天目山去了哪里?

浙江的天目山享誉全国,但江苏也有一座天目山。在明代众多地图中,泰州的“天目山”常被绘于显目位置。有趣的是,江苏天目山被认为是浙江天目山的余脉。

《三才图会》中的长江图绘有天目山

目前整个泰州地区唯一一座山是靖江的孤山(也是天目山的余脉),并未见天目山。那么泰州的天目山去了哪里?

目前姜堰城北有一座天目山遗址,涉及商周文明,是江苏八大遗址之一,具有较大知名度。文天祥在泰州流亡中曾留有“羁臣家万里,天目鉴孤忠”的诗句。和上述的射阳湖、摩诃山等不一样的是,天目山被高度重视,其附近建立了一座新的姜堰博物馆,姜堰还于2019年设置了天目山街道。“天目山”地名得以保留。

姜堰博物馆位于紧邻天目山遗址

天目山虽然在古地图中被称为“山”,但实际只有几米高,相当于水边高地。万历《泰州志》称其“高二丈余,周二百三十步”,我们对比一下上面提到的同为明代的嘉靖《昆山县志》中的马鞍山(玉峰山),马鞍山被记载为高七十丈,通过计算,明代万历年间的天目山高度约在2.3米至3.4米之间。可见它的人文、考古意义远大于地形地貌的意义了。

硕项湖去了哪里?

江苏是陆地水域面积占比最大的省份,四大湖泊中有两个位于江苏。但和历史上相比,现在的江苏水域其实是缩小了。一些没有大型湖泊的地区在以前也拥有着大湖。硕项湖即是其中之一。

《大清一统海道总图》中的硕项湖

2014年第3期《江苏地方志》曾刊载一篇《沧海桑田硕项湖》,讲述了硕项湖的前世今生。按1874年的《大清一统海道总图》,硕项湖位于沭阳正东,涟水(安东)正北。而按1895年《江苏全省舆图》,硕项湖位于沭阳东北,海州西南。无论是《大清一统海道总图》还是《江苏全省舆图》,都显示硕项湖大小与骆马湖相当。

历史上关于硕项湖的诗歌不少,如明代涟水人王启运有《硕项清波》,诗中用“西枕桑墟东接河”描述出硕项湖的位置。和射阳湖一样,硕项湖后来也出现了淤积。现在灌南大片土地都曾位于湖中。目前灌南境内开辟了硕项湖湿地公园,是当地的重要景区。虽然水面大小已无法比拟过去,但作为一种记忆“乡愁”的载体,足为可贵。

《江苏全省舆图》中的硕项湖

江苏古地图中还有青伊湖、广洋湖、桑墟湖等,它们的情况与硕项湖相似,都是湖面由广阔走向淤塞的代表。

江苏古地图中的那些“神秘之地”有的成为沧海桑田中的过客,有的只是“隐姓埋名”而并没有真的消失。它们曾是江苏大地上的重要地标,可能已风光不再,但作为“乡愁”的一部分,它们始终萦绕在我们的心头。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