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被困郑州地铁5号线的乘客:我知道救援一定会来
2021-07-21 21:31:10

郑州暴雨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一些亲历者,他们有被困地铁5号线的乘客、等待救助的郑州小区市民、人在囧途的外地旅客、滞留在车站的学生管乐团……听这些亲历者讲述他们经历的终身难忘的故事。暴雨后很多郑州酒店不约而同降价,此事登上热搜,其中一家郑州酒店的工作人员说:“我们要和大家共渡难关。”

被困在地铁5号线的乘客:

知道救援人员一定会来

7月20日,郑州暴雨造成地铁严重积水,隧道里的积水瞬间涌进车厢,不少群众被困在郑州地铁5号线。视频显示,部分车厢水位已漫到乘客的胸脯位置。今年31岁的尚先生是被困乘客其中的一员,他在深水淹没的车厢里被浸泡了将近2个小时。

今天,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了尚先生,他向记者讲述了一生难忘的经历。

当时暴雨下得很大,尚先生下班后往家里赶,平时他都是坐公交车回家,因为大暴雨,公交车不运行了,出租车也没有,他只好选择乘坐地铁,“感觉地铁应该是比较安全的,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尚先生上了5号线后大约坐到第三站,车厢里慢慢进水了。尚先生说,他不知道水是从哪边漫上来的,就见大量的水从外面往车厢里面涌,列车不久停了下来,又微微动了一下,最终停在了海滩寺至沙口路间的隧道里。

地铁5号线出口车辆被淹 网友提供

“刚开始水不算多,大家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不一会儿,车厢里的水越来越多,流得越来越急,大家都有些急了。”尚先生说。

地铁停了下来,车厢里的水位在慢慢往上涨。水淹没到膝盖处的时候,有人拨打了求救电话,还有人录下了视频发布在网上,希望引起关注和及时得到救援。

水位升高后,车厢里的乘客似乎彼此之间达成了默契,“个子高的男生自发地把座位让给女生和孩子来踩,让他们站得高一点,自己站在下面,扶着扶手。”尚先生说,“平常可能感觉不到,到了患难的时候,大家的心真的是在一块的,没人乱,没人吵,几个女生和孩子哭了后,还有人出声安慰他们。”

尚先生身高180厘米,不一会儿,水位已经淹没到他肚脐的位置。他本来想跟妻子联系一下,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没了信号,无奈地叹息一声。有些乘客在着急之下使劲掰开了地铁门,从车厢里面爬了出去,但外面情况不明,大多数人还是待在车厢内等待救援:“哪哪都是水,流得也急,人多又拥挤,都不敢乱动。”

与此同时,在另一节车厢,网友“樵夫观点”也在经历这惊魂一刻。他在个人社交账号写道:“车厢里已经有人打电话哭,有打给爸妈的,有打给老公老婆的,还有人让对方把电话给自己孩子想说两句话。我也给父母打了电话,交代他们以后注意身体,我没有说我处的环境,因为我怕他们担心,我像交代遗言一样交代着事情。”

慢慢地,尚先生发现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头也晕晕的,感觉空气越来越少,他听到车厢里有人说:“大家尽量不要说话,越说话咱们氧气用的越快。”尽管如此,他还是抱有希望,“我觉得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只要坚持下去,一定会等到救援人员。”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惊喜地喊了起来:“消防员来了!”声音不是很高,却引得尚先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知道我们得救了!”

消防员赶到了现场,女人、孩子先走,男人跟在后头。就这样,尚先生所在车厢的人员陆陆续续地被带出车厢,他们有人互相搀扶着,有人摸着两侧的栏杆,沿着城市地下水道两边留出的通道,迎着救援者戴的头灯打下的微光往外走。眼前可以看见的范围逐渐扩大,最终,和尚先生同在一节车厢的所有人都被转移到安全位置。

7月21日凌晨3点,郑州发布发文称,郑州地铁遇难者人数达到12人。

安全回家的尚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一直没出门,和妻子呆在家里,“家里停了电,也没网。”讲到全国各地群众对郑州的关心后,尚先生提高了声音,重重地道了一声:“谢谢,真的感谢!”

地铁被困人员在转移 尚先生供图

与八旬老父老母失去联系

凌晨4点,志愿者上门了

地铁内情况危急,市区里也状况频发。郑州市二七区的王先生离父母家只有4公里,但因为市内到处是积水,没有办法去父母家,手机通讯也遇到问题,无法取得联系。

“我想挽起裤脚,拉着儿子一起到父亲家,但外面一片汪洋无法前行,只能待在家里干着急。”今年50多岁的王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和父母分开生活,但由于家里积水严重,路上又堵车,所以实在无法赶到父母家,“82岁的母亲在6月12日被热水大面积烫伤,85岁父亲也行动不便,只有一位保姆陪在身旁,两位老人随时会遇到生命危险,我当时心急如焚。”

在万般无奈的时刻,王先生的女儿通过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的求助信息渠道获得了帮助。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是一家致力于解决灾害信息不对称的志愿者组织,成立于2010年,参与过多次灾害救援,与应急管理部门和全国大多数救援机构都有联系。

郑州某小区 郑州市民供图

20日,卓明建了多个微信群,分别承担协调、信息搜集处理、救援队联络等不同的功能,其中有5个企业微信群,专门对接新加入的志愿者。网友们参与的积极性很高,到午夜12点之前这5个企业微信群已无法扫码加入,截至21日中午,报名志愿者数量已超过4000人。志愿者们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收集求助信息,进行收集分类,然后汇总处理,按照不同的优先级别提供给应急管理部门和相近的救援队伍。

20日19时40分,卓明发布郑州暴雨求助信息渠道,截至21日15时10分,收到6638条求助。

郑州某小区 郑州市民供图

21日凌晨,王先生的女儿在卓明的求助信息渠道登记,凌晨3点多钟就收到当地志愿者核实情况的电话,“当时心里很着急,以为深夜没有人会帮助我们,但没想到凌晨4点的时候,志愿者就开着私家车把我父母送了过来。”

原来当地的热心志愿者在向王先生核实情况后就冒雨接他的父母。因为断电,路灯也不亮,夜空中一片漆黑。王先生在房间内焦急踱步等待,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黑夜的宁静,原来当地的志愿者把王先生的父母送过来了。

志愿者们浑身湿漉漉的,王先生见到这群孩子时,眼角流下了泪水:“当时看到这群志愿者孩子非常疲惫,整个晚上都没有睡觉,太令人心疼了。”

孩子们演奏的“我和我的祖国”

在郑州东站响起



记者了解到,郑州东站160余趟列车停运,一场特别的音乐会缓解了旅客的恐慌心理。原来是一群来自管乐团的孩子,他们比赛回程后被滞留在郑州东站,面对焦急等待的旅客们,他们在老师有序的组织下演奏起了乐曲,用自己的方式为被困人员加油打气。孩子们身穿统一的橙色上衣,排着整齐的队列,演奏了《我和我的祖国》《歌唱祖国》等歌曲。现场还有许多旅客围绕在他们身边,伴着孩子们的音乐声,放声合唱起来。

视频的发布者李先生是其中一名学生的父亲,他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这一幕他也是从管乐团的家长群里看到的,“当时孩子们和老师被困在高铁站,家长们都特别担心,老师就把这个视频发在了群里,告诉我们放心。”

据李先生介绍,7月18日,儿子所在的管乐团跟着老师前往上海参加比赛,20日下午坐上高铁回郑州,那时郑州正在被大雨侵袭,6点多到达郑州东站后被滞留在站内,“管乐团里孩子大都五年级,12岁左右,因为道路都是积水,根本无法过去,所以我们家长都在家等着孩子的消息,特别焦急。”

出于安全考虑,班级负责老师在群里呼吁所有家长呆在家中,等待统一安排。她特意在群里留言道:“放心,孩子的安全交给我们!”为了让家长放下心来,乐团老师想了一个办法,组织孩子们演奏音乐,一方面也能抚慰周围旅客恐慌的心理。

“孩子的音乐不仅安抚和激励了众多被困旅客,看到老师传来的视频后,我们家长也一下就放心了。”李先生说,当时高铁站一楼的积水已经到腰部位置了,孩子们到达高铁站后直接被转移到三楼乘客区,但家长们还是非常担心,因为李先生的家离高铁站约3公里,一度想步行去把孩子接回家。

“我当时看到视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找儿子的身影。”李先生说,看到视频后他们悬着的心就放下了,21日早晨大约六点多,孩子们被爱心大巴安全送回家中。

人在囧途的外地旅客:

缺粮少水时等来救援物资

郑州是铁路交通枢纽,受到暴雨影响,多趟列车被困。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今天上热搜的“K226次列车”上的乘客杨女士,她从湖南上车,准备到甘肃下车,突如其来的暴雨打乱了她的行程。

K226次列车的始发站是广州站,终点站是兰州站,车上大多是长途乘客。7月19日16时30分许,这趟列车从郑州站开出,驶向兰州。因为前方轨道因暴雨受损,列车在离开郑州站后的第二个车站(铁炉站)停靠下来,再也无法向前行驶。

列车上的信号不好,杨女士在和记者通话的短短6分钟内,就有5次信号中断。据杨女士介绍,车上有很多老人和孩子,缺少粮食和饮水,急需救援,车上的乘客开始出现躁动,等到车门打开了,也有一些饥渴的乘客开始下车到附近的商铺买东西吃。

k226次列车上,铁路部门发救援物资

今日头条用户@自然卷先生117供图

杨女士在K226列车上主动当起志愿者,帮助解决车上乘客遇到的问题。21日中午,她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大家都着急离开,但还是比较冷静的,“昨天列车上的工作人员为大家熬了白粥,列车上的餐车不停地供应稀饭,如果没有吃的,大家可以去打稀饭。”

救援物资迅速送到。到21日下午,第四批K226列车的救援物资已经派发完毕,共计3000多瓶矿泉水和1000余袋方便面。据了解,本次列车停靠的铁路站周围的通讯信号已经逐步恢复。目前车上的乘客都是平安的。有乘客在接到救援物资后,笑着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铁路部门分发救援物资

今日头条用户@自然卷先生117供图

“郑州酒店降价”上热搜

因为我们要共渡难关

救援,来自五湖四海,四面八方。

全国多地消防紧急驰援,与此同时,社会力量也紧急投入救援当中。当天21:30分,徐州市猎鹰应急救援队备勤出队,次日凌晨抵达,随即投入紧张的救援工作当中。21日上午7:05分,接河南省应急厅指令,徐州市猎鹰应急救援队前往中牟县官渡桥附近参与救援,第一批过去十名队友五艘艇。

徐州市猎鹰应急救援队备勤出队救援

“路上全是积水,我们还有两辆车抛锚了,我们现在都在想办法,想转移更多的人。”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徐州市猎鹰应急救援队第一梯队出发24人,共7辆车。7月21日中午,该救援队一队员告诉记者,目前全队在郑开大道和贾鲁河交叉口处转移被困群众,并于14:20分将中牟县一工厂的200余名被困群众全部救出。14:22分,他们又赶赴当地一所中学,转移里面几十名学生和老师。

徐州市猎鹰应急救援队救援

“队员安全,暂不需要增援!”15:35,队员李迎利从现场传回信息,他们目前正在某处医院转移医护人员。截至16:50,徐州市猎鹰应急救援队在中牟县官渡桥附近转移人数1500人左右,运送物资80趟。

因为暴雨,很多人无法回家,只能找邻近的酒店。很多酒店没有趁恶劣天气涨价,反而在21日推出特价活动。记者在某平台搜索发现,许多中牟县的宾馆进行了降价处理,其中一家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酒店食物、水电供应都一切正常,降价主要就是为了方便那些撤离的居民到县城有地方可以住。”

除了中牟县,郑州全市区域内的诸多酒店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降价处理。许多酒店列出优惠价格,有些经济型宾馆甚至打了半价,多数在每晚60—150元区间浮动。21日上午,“郑州酒店降价”的相关话题还上了热搜,问起是不是和酒店同行商量过了,中牟县的酒店工作人员对紫牛新闻记者说:“没有商量过,应该都是不约而同进行降价的,就是因为都是河南人嘛,我们要共渡难关。”

紫牛新闻记者|宋世锋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孙庆云 闫春旭 笪越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你可能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