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文能作诗咏雪、武能持刀杀敌,《三字经》中也提到(《江南百家姓》68)
2020-01-15 22:59

她是东晋宰相谢安的侄女,谢氏男子能人不少,却往往被她压过一头;她不仅才华出众,还有刚武之气,面对强敌时临危不惧,持刀手刃数人,称得上中华奇女子。她就是谢氏名人之一、有“咏絮之才”之称的谢道韫。

因“咏絮”留名

谢道韫是东晋安西将军谢奕(谢安的哥哥)的长女。据《世说新语》记载,一次下雪,谢安指着雪问子侄们:“这纷纷扬扬的大雪像什么呢?”(白雪纷纷何所似)侄子谢朗说:“把盐撒在空中差不多可以相比。”(撒盐空中差可拟)谢道韫说:“还不如比作柳絮随风飞舞。”(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听了非常高兴。

白盐虽颜色相似,但比喻滞重,没有灵气。春天柳絮原本就漫天飞舞,有轻盈飘逸的美感,自然受到“风流宰相”谢安的赏识。因为这个故事,谢道韫与汉代的班昭、蔡琰等人成为古代才女的代表,“咏絮之才”也成为称赞才女的常用词语。曹雪芹在《红楼梦》“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中说:“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咏絮才”就出自这个典故。

不过,如果把谢道韫想像成只会吟风弄月的女子,那就错了。在《晋书·列女传》中记载了一则故事。有一天谢安问:“《诗经》里哪句最好?”谢道韫答:“吉甫作颂,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这句诗出自《大雅·烝民》,仲山甫是西周周宣王时的太宰。在任时推动改革,百姓安居,经济繁荣,被称为“宣王中兴”。尹吉甫也是周宣王时的贤相,这是送别仲山甫时的诗,翻译成现代文,大致为:“吉甫写下这首歌,美如清风暖人心。山甫临行多思念,聊以此歌表慰问。”

在《世说新语·文学》还有另一则相似故事:谢安问《诗经》里哪句最佳,谢玄(谢道韫弟弟)答:“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谢安说:“‘訏谟定命,远猷(又作犹)辰告’这一句特别有高雅之士的深远意趣。”谢玄说的这句出自《小雅·采薇》,是写一个退役的老兵在返乡途中看到眼前景色变幻,抚今追昔、百感交集。温情脉脉,又充满感伤。谢安说的句出自《大雅·抑》,大意是:“建国大计定下方针,长远国策遍告群臣。”

由此可知,谢安虽然是风流名士,但心系国家大事,所以他虽然前半生隐居,但最终东山再起,力挽狂澜。而谢道韫欣赏的诗其实和谢安暗合,说明她不是沉浸在风月雪月里,而有更高远的境界。

当时能和谢道韫相提并论的只有同郡的张彤云,张彤云是大名士张玄的妹妹,嫁到顾家。有一个姓济的尼姑,常常出入两家,有人问济尼,两人谁更好一些,济尼说道:“王夫人(即谢道韫)神清散朗,故有林下风气;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有闺房之秀。”

“林下”指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以行为旷达著称。谢道韫崇尚他们的风神气度、才华横溢,行事潇洒不羁,大有名士之风。而张彤云清静的心如玉般温润莹洁,有闺房女子的含蓄内敛。可见两人性格大不相同。

谢玄身上有纨绔气,还喜欢佩戴紫罗香囊。谢道韫责备谢玄:“你为什么这么不上进呢?是因为太沉迷俗务,还是天资有限?”谢玄听后,非常惭愧,从此奋发,终成一代名将。

婚后生活

谢道韫的丈夫是王凝之,善于草书、隶书,先后出任过江州刺史、左将军、会稽内史。婚后不久,谢道韫回到娘家,整天闷闷不乐。

谢安感到奇怪,问:“王郎是王羲之的儿子,不是庸才,你为什么不开心?”谢道韫回:“我们的家族,叔父辈有谢安、谢据,兄弟中有谢韶、谢朗、谢玄、谢渊,个个都很出色,没想到天地间,还有王郎这样的人!”谢道韫抱怨说谢家兄弟都这么有名气,为什么王家单单出了王凝之这个蠢才呢!

魏晋时代,清谈流行,类似于找一个哲学话题相互辩论。有一天,王凝之的弟弟王献之在厅堂上与客人清谈,辩不过对方。身在自己房间的谢道韫听得一清二楚,很为小叔子着急,就派了一个婢女告诉王献之要为他解围。但是,“男女授受不亲”,女人不能随便抛头露面。谢道韫就让婢女在门前挂上青布幔,遮住自己,然后就刚才的议题与对方交锋。她旁征博引,论辩有力,最终客人理屈词穷。

晚景凄凉

如果让王凝之做个书法家协会主席,即使没功,也会无过。可是天意弄人,朝廷任命他为会稽(今浙江绍兴一带)内史,相当于会稽郡的军政最高长官。东晋末年,社会矛盾尖锐,加上高层政治斗争不止,民不聊生。399年,五斗米教教主孙恩趁机率众进攻上虞(今浙江上虞),并杀死县令,很快发展到几万人,随后进攻会稽。

王凝之面对强敌进攻,不动员民众,也不积极防备,每天躲在家里,闭门祈祷道祖能保佑百姓不遭涂炭。因为王家也信教,他认为孙恩属于同门,猜想“师兄弟”不会相互残杀。“海盗们”畅通无阻,一直打到他的家门口,杀死王凝之以及他的几个子女。谢道韫听到消息后,把婢女们组织起来,自己拿着一把刀突围。在街巷中,与涌来的敌军搏杀。她连续砍死了好几个人,但寡不敌众,很快被俘。

她和刚满3岁的小外孙被带到孙恩面前,孙恩命令士兵把那个孩子拖出去杀了。谢道韫怒喊:“大人们的事,跟孩子无关,要杀他,就先杀了我。”孙恩吃了一惊,此前早就听说过谢道韫的名声,看她豪气逼人,心生敬意,恭恭敬敬地走上前,亲自为谢道韫松绑,然后派下属把她们一路护送回老家。

从此谢道韫就居住会稽,一生守寡,足不出户,闲暇时写诗著文。过着平静的隐士生活。会稽几经动荡,孙恩的兵、政府的兵展开拉锯战,来来去去。但她住的地方始终安宁,没有军队再来骚扰。

周围的人都非常尊敬她。后来新任的会稽郡守刘柳登门拜访,谢道韫究竟跟他说了些什么,史书没有记载。只有刘出来后逢人就说:“内史夫人风致高远,词理无滞,诚挚感人,一席谈论,受惠无穷。”。

《三字经》是古代儿童的启蒙书籍,其中有“谢道韫,能咏吟。彼女子,且聪敏,尔男子,当自警。”说的就是她。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民仆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