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安为什么能打赢淝水之战?是运气吗?(《江南百家姓》67)
2020-01-13 19:03

他在40岁之前是个隐士,此后20多年却一飞冲天,掌握了国家最高权力,并打赢淝水之战,保住东晋的半壁江山;正因为他,谢氏大族跻身一流,和豪门王家并称;他是历经险恶风浪的大政治家,却因风流闲雅赢得无数文人的膜拜。他就是谢姓名人之一、东晋宰相谢安。

强大后盾

383年,北方前秦出兵伐东晋,号称100万人,在淝水(现今安徽省寿县的东南方)交战。建康(今南京)城内一片震恐,谢安是军事的总负责人,派谢石、谢玄等率兵8万人抵御。谢玄非常紧张,出发之前,特地到谢安家去请示迎敌方案。谢安说:“朝廷已有安排。”过后游山玩水,下围棋赌别墅,根本不提作战的事。因此谢安赢得淝水之战引来无数争议,他长于清谈,没有接受过任何军事训练,也从来没有上过战场,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顶多只会纸上谈兵。更重要的是,大战到底有没有周密的计划、详细的部署,史书查不到任何记载。一些人得出结论:瞎猫抓到了死老鼠。

如果回顾这场战役,谢安也许不光是凭运气好,在偶然性中有必然性,可以从几点来分折。首先,谢家有强大后盾。

西晋时,王家已名满天下,谢家则刚刚露出苗头。一个人叫谢衡,担任过太子少傅,相当于当过太子爷的老师,算是进入中央政界,但并不算实权派。谢衡有三个儿子:谢鲲、谢裒(póu)、谢广。谢鲲有个女儿叫谢真石,嫁给褚裒生下女儿叫褚蒜子。

褚蒜子从小貌美如花,大方优雅,被选进宫中,19岁时当上皇后,两年后,老公司马岳(东晋第四任皇帝)死了。345年正月初一,才22岁的褚蒜子抱着3岁的儿子司马聃接受百官朝贺,改年号为永和。东晋进入“女皇”统治时期。谢裒有6个儿子,分别为谢奕、谢据、谢安、谢万、谢石、谢铁。算辈份,谢安是褚蒜子的舅舅。

317年,司马睿登基,史称晋元帝,320年,谢安出生,比宰相王导小44岁。他在童年时,就受到王导的器重,但长大后一直婉拒朝廷的征召,隐居在会稽东山(今浙江绍兴市上虞区西南)。当时,谢安的弟弟谢万任豫州刺史,是谢家地盘的守护人,但在359年,谢万北伐兵败后,被免为庶人。谢家面临全面崩盘的危机,360年,谢安才决定出山做官,史称“东山再起”,当年他已经41岁。

谢安在步入仕途过程中虽然起起落落,但最终在权臣桓温去世后,升任尚书仆射,一年后升为侍中、都督扬、豫、徐、兖、青五州及幽州的燕国诸军事。他能掌握最高军政大权,使东晋内部团结一致,一个重要原因是得到褚蒜子的强力支持。

知人善任

在淝水大战前,有一点肯定的是,谢安已经把恰当的人放到了恰当的位置,举两个例子。

第一、任用谢玄。此前,朝廷能直接控制的军队并不多,军队分别由各大军事将领掌控。谢安上台后,决定训练出一支全新的军事力量。问题是谁任统帅,朝廷上下争吵不休,谢安任选了谢玄。谢玄是谢安的侄子,大臣质疑谢安是任人唯亲,但谢安顶住了压力。最终谢玄不负叔父重托,在广陵挑选良将,训练出一支战无不胜的北府兵。

淝水之战前,东晋与前秦已经在淮水一带交过手,相当于热身赛,谢玄指挥的5万北府兵,四战四胜,全歼几十万前秦军。所以谢安在淝水大战前四处游玩,并不是听天由命,他心中是有底的。

第二、信任朱序。朱序是东晋的将领,真正的发迹是在桓温时,被提拔为梁州刺史,镇守襄阳。谢安并没有排斥异己,对他依然信任,使朱序心存感激。淝水之战前几年,前秦军为了打开南下通道,围攻襄阳,朱序死守近一年。最终由于叛徒出卖,襄阳城破,朱序被俘。

淝水大战前夕,苻坚派朱序回到东晋军中,让他劝降南方。结果朱序对谢石说:“现在到淝水的不到30万人,你们应该立即出击,如果后面的大军跟上,想击败秦军就很难了。”朱序相当于透露了最重要的情报,东晋这才下定决心和前秦军决战。大战时,东晋的8000名勇士渡过淝水时,秦军稍微向后撤退了一点,就在这关键时刻,朱序高声大喊:“秦军失败了!”秦军后面的人根本搞不清情况,瞬间乱了阵脚,牵一发动全身,引发秦军大溃败。朱序的临阵发挥,应当有偶然性的因素,但他不顾生命危险做出这一举动,与他没有受到排挤,忠心晋朝是密不可分的。

化解矛盾

权臣桓温活着时一直想篡位,因此朝廷对桓家是又恨又怕。桓温死后,弟弟桓冲接管了桓家势力范围,控制着朝廷。谢安一方面巧施政治手腕,把桓冲渐渐排挤着中央核心层;但另一方面,又没有让桓冲太难堪,而是把荆州全部交给桓冲,守护着西方的大门。桓冲由于保全了面子,从而全面支持谢安。东晋内部一直是几大家族有各自的地盘,互不相让,但谢安善于化解矛盾,使得所有人能放下旧怨,共同对外。

因此,大战如同大考,谢安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需放松心态,何必临死抱佛脚呢?同时,只因为他从容不迫,前方统帅才不急不躁,在战争中保持清醒的头脑。那么强大的前秦为什么失败?最高领导人苻坚所做的恰恰相反。

1、调配失当。前秦当时主力还没有到,号称百万,但淝水之战最终真正投入战争的只有20万左右,和东晋8万精兵相比,不能算占了很大的优势。

2、用人错误。前方的统帅是苻融,他极其反对此战,反复劝说苻坚不能打,结果居然被赶鸭子上架。主帅心都不定,怎么能打赢战争呢?

3、人心不齐。前秦统一北方时间并不长,各个民族刚刚融合,相当于一台机器零件才上好,还没有经过磨合,看起来庞大无比,其实内部相当松散,甚至矛盾重重,士兵没有斗志。朱序大声一喊,前秦为什么就逃跑,原因就在此。

所以一个团队的高层,要善于利用精英人才团结员工。如果上下不能齐心,人越多,也许崩溃得越快。

淝水之战发生在383年十二月,一年多后,苻坚被杀;而在南方,谢安的声望达到了顶点,但功高盖主,引起了孝武帝的猜忌。谢安借口北伐,交出了权力,离开了中央高层,从此心情抑郁。6个月后,褚蒜子病逝。一年多后,385年八月,谢安病逝,享年66岁。非常凑巧的是,他和苻坚死在同年同月。但南北方国家的命运不同,北方强大的前秦土崩瓦解,南方躲过了危机,摇摇欲坠的东晋又延续了近40年。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民仆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