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在这里遇见不同。紫牛新闻是扬子晚报全力打造的全媒体平台发布的新闻品牌,追求独家、深度、原创、新意,致力于原创深度新闻报道,追踪社会热点事件,挖掘新闻背后的故事,以全面独特的视角展现新闻的多样性,让您在纷繁芜杂的海量信息中看见不一样的,有价值的新闻。
【紫牛新闻】用AI搜索自杀高风险者,这群人一年多义务救下662人!
2019-09-05 22:12

今年2月20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曾报道南京某大学学生吕小康(化名)抽完一根烟后,在微博留下一句“再见”,服用大量安眠药,并在手腕上割了两道口子。吕小康的留言被一个神秘团队监控到,团队成员南京中医药大学的龚老师报了警。民警通过碎片化的信息找到了他,并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此后,有心理辅导方面的志愿者跟进,两个月后,吕小康状态逐渐平稳。(详情请戳:大学生自杀神秘获救,一群科学家用机器人救了百余人)
随着采访的深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这个神秘团队叫树洞行动救援团,由人工智能专家和精神科专家以及志愿者组成,是华人科学家、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教授、东南大学客座教授黄智生发起。他们利用人工智能在社交网络搜寻自杀高风险者并根据危险等级采取行动。

8月30日,发起人黄智生在南京参加一场精神健康大会,紫牛新闻记者面对面采访获悉,目前救援团队不断壮大,救助的患者倍增。从去年成立到现在,该团队有效救援662人,几乎每天都在上演着惊心动魄的救援。

会议刚结束组织一场营救

“每天都在上演惊心动魄的故事”

8月30日下午,黄智生教授在南京国际博览会议中心参加一场精神健康大会,发言后,他利用休息时间接受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

图片
黄智生教授在南京国际博览会议中心

参加一场精神健康大会

 

傍晚17点30分,紫牛新闻记者陪同黄智生教授听取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王刚院长主持的报告会。
18点30分会议结束后,黄智生看到天津救援团成员李兴德在18点23分发来呼救,发现深圳女子关某在成都某酒店服药自杀。


18点34分,黄智生立即通知四川的救援团并立即组织救援小组。


18点35分,李兴德与四川救援团负责人李虹老师分别从天津和北京向成都警方报警。由于该酒店在成都有9个同名的酒店,在此期间,上海的张自顺先生逐个打电话给酒店排查。


19点21分,成都的马郑红老师和王学明老师立即介入救援行动。


20点15分,王学明代表树洞救援团同医院联系,并垫付400元抢救费。


21点,医生说关某已经没有了自主呼吸,采取呼吸机。


31日凌晨0点,医生说关某恢复了自主呼吸。

31日一早,黄智生在树洞救援团微信群里说:“这次救援很成功,可谓惊心动魄,要感谢成都的医院和警方紧密结合,如果再晚半小时,关某可能救不活了。”紫牛新闻记者在成都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公众号上也看到了这次救援过程的文章。


9月1日晚上10点46分,黄智生在树洞救援团微信群紧急呼叫:“一位女子计划晚上乘飞机到达张家界,并将在张家界玻璃桥上自杀,谁在张家界参与救援?”很快,在群里得到了回应。2日早上7点14分,紫牛新闻记者在树洞救援团微信群里看到,黄智生在群里告知:“张家界那边已经有人介入救援行动,警方已经找到当事人了,谢谢大家。”


9月4日,黄智生在群里感谢参与此次救援的成员并介绍救援过程,最初由心逸法师发现吴女士(化姓)从南京飞往张家界,准备在玻璃桥跳桥自杀,组织石瑞平、惠子老师、连意紫老师等加入。徐福林老师介绍张家界心理协会梁定召、赵东老师加入,由梁定召老师协调沟通张家界警方。梁定召与警方连夜寻找,于9月2日在酒店找到吴女士。在警方与梁老师的耐心劝说下,吴女士放弃轻生计划,现已返回南京,并开始计划正常工作生活。


就是这样,用黄智生的话:“树洞救援团每天都在上演惊心动魄的故事。”正是因为如此,已有两家影视公司正在与他洽谈要把救援团故事拍成纪录片或电影。

图片
黄智生教授在南京国际博览会议中心

参加一场精神健康大会

 

400多人的救援团

曾经被救的患者也加入

紫牛新闻记者也在树洞救援团的微信群中,多次注意到救援团在全国多个城市采取的救援行动,而最近的救援也多次受到媒体报道。

黄智生说,树洞行动救援团每三个月统计一次数据。2018年7月上线运行至12月27日,“树洞行动救援团队”通过人工智能在网络上搜寻自杀者并对超过282人(次)进行网络自杀救助,其中超过137人(次)获得有效救助,暂时阻止了他们的自杀行为,团队成员210名,其中包括精神科专家40人,心理学专家40人。截止到2019年8月初,树洞救援团队成员增至400余人,给1436名有自杀倾向的人发出了“关心信息”,有效阻止了662人自杀。

图片

黄智生在接受采访

 

“在这400余人中有60多人是国内精神科或心理领域的专家,还有70多人是受过培训的心理咨询师。”黄智生说:“除此之外,其他志愿者由大学老师和学生组成,很多是医学或计算机专业,也有一部分曾是抑郁症患者,甚至有过自杀经历或者是被树洞救援团救助过的,他们认为现在所做的事情能够拯救生命,用自己过去的经历劝说其他自杀者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此前,一名高三女生联系到黄智生想成为一名志愿者,当时黄智生认为她还是一名高中生,拒绝了。然而,令他感动的是高考结束的第二天,这名女生再次联系他说:“高考结束了,我不再是一名高中生,您让我成为志愿者吧!”

受启发开发“树洞机器人”
在网上筛选有自杀倾向的人

 


“人工智能是一门应用型学科,也就是要跟具体的问题相结合,我们很早就关注到如何应用到医学。”计算机专业出身的黄智生自1985年从事人工智能的研究直到现在,2012年开始关注精神健康。“为了更好地把人工智能与医学结合,我把医学院大部分课程学了一遍,特别是精神健康方面。”黄智生发现,精神健康方面最主要的是抑郁症,而15%的抑郁症患者死于自杀。


2018年3月,他在网上看到一篇关于“树洞”的报道,发现“树洞”里藏着大量抑郁人群。传说古时候,心里藏着秘密又希望倾诉的人,跑到森林里找一个树洞对其倾诉秘密。

2012年,南京一名女孩因抑郁症自杀身亡,她通过“皮皮时光机”发出的“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此后,这条微博成了许多抑郁症患者的“树洞”,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来这里倾诉。


为了能照亮夜行的抑郁症患者,黄智生开发了一款“树洞机器人”,能对社交媒体中的大型“树洞”自动筛查明显自杀倾向的人。经过更新换代,目前运行第四代树洞机器人004号。他将危险等级分为10个等级,根据语义技术分析自杀倾向的等级,一般6级以上,树洞机器人自动发出预警,他们采取人工干预,而没有达到等级,一般不去打扰他们,但会继续跟踪关注。

得不到被救者家属的理解,
有时也很困惑

 


50多岁的黄智生教授说话条理清晰,语速不快不慢,但在谈起树洞行动救援团时,始终给人表情严肃眉头紧锁的印象。

 

图片
生活中的黄智生

 

紫牛新闻记者问他救援团会面临哪些困难?作为人工智能方面的专家却做着每天组织志愿者救人会不会有很大负面情绪?

 

“困难肯定是有的,负面情绪也会有的,主要有两大方面,一是我们没有钱,经费全靠自己垫付,志愿者的车费都是自掏腰包;其次救援有风险,常常不能得到家长的理解,救援失败甚至会引发法律方面风险。”黄智生说。

他举例说,最近树洞行动救援团关注一名身在东北的女子翁晓云(化名),她曾是某大学研究生,家境好,成绩优,人漂亮,当年一名没什么学历的小伙对她高调追求,在校园里铺设心形蜡烛感动了她,当时还有媒体报道了这事。就这样,翁晓云不顾家人反对,宁可与家人断绝关系,也要与他结婚。


但是没多久她的丈夫出轨了,这件事对她打击很大,此后两人感情纠葛反复了好几年,她在一次烧炭自杀中被救,但昏迷之际栽进炭火盆导致毁容。翁晓云目前住在某地的宾馆长达1个月了,在网络上吐露要把丈夫出轨事情随着自己跳楼散播出去。


树洞行动救援团很快监测到了此事,并且判断翁晓云自杀等级很高,于是报了警,警察也到场了,但她的情况很紧急,需要家人后期的关怀。树洞行动救援团也与其家人联系,但她的家人认为树洞行动救援团并非正规组织,不愿去接人,而警方认为这种情况不足以采取措施,因此这事僵在那儿,危机还没有解除。

黄智生说,许多轻生者是十几岁到二十几岁间的孩子,大多数家长不认为他们的孩子有抑郁症问题,更不会认为他们因此而自杀。在他们看来身体患了肿瘤、受了伤才是病,精神错乱了才是病,对于现在孩子面临的压力,他们并不认为是压力。“人们患了癌症会获得同情,而许多人患了抑郁症却不被理解,甚至认为是矫情。”黄智生说,上一代人根本不理解,或者认为孩子装病,逃避上学。在精神健康方面两代人差异性真的很大。
只有当孩子自杀成功,家长才知道这种病可怕,即便如此,其他家长看到别人家孩子自杀了,他们还会觉得是别人家有问题,自家不会面临这些问题,这样的一个循环,让很多人不重视。


黄智生认为,上一代人追求的是温饱,而下一代人认为温饱是生活中必然有的一部分,不需努力也会有,而他们追求的是班上第一,上好的大学,整体生活目标不一样,因此失落的会更多。


由于时常接触负面信息,为了化解团队成员负面情绪,黄智生也鼓励大家在群里分享快乐的事。在遇到困难和不被理解,或者事情僵在那儿的,他也时常鼓励大家“救人才是最高伦理”!

不忘初心坚持公益

拒绝与经济利益挂钩

 

 

救人也是有风险的,需要专业知识,黄智生把新加入的志愿者分开进行专业培训,首期20节课,由国内一些精神科专家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讲课,专家讲课也是免费的。黄智生说,树洞行动救援团正是坚持公益性质才吸引了这么多真正有爱心的人士参与。

有一次,一家网络医院找到黄智生,希望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在网上向抑郁症患者推销药物和心理咨询服务。黄智生随即拒绝了,他说,抑郁症患者本来就很困难了,哪能干这种事。紫牛新闻记者曾在一次采访中与一名在德国读法律研究生的志愿者陈同学那儿了解到,团队有一个规定,不准志愿者与患者单线联系以免产生利益关系,因为一旦产生咨询费就违背了初衷。

8月30日,紫牛新闻记者在南京国际博览会议中心的会场还见到树洞行动救援团成员高玉军,他是武汉科技大学天佑医院精神科主任。他说,跟黄教授认识了一年了,体会到“善待”患者的那份真心。在过去的一年里,树洞行动救援团在湖北救助的几十名患者送到他那儿的,他都会免费为他们进行门诊诊断和门诊治疗。现在这几十例被救者状态平稳,无一例再轻生,因此他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义。

黄智生说,抑郁症患者需要家人长期关心和陪伴,需要理解和尊重。同时呼吁社会各界能够关心帮助树洞行动救援团,目前树洞行动救援团主要是两个微信群,也希望将来能成为一个正规的民间组织。救援团的许多志愿者把长期关注的救助对象称为树洞宝宝。他希望未来能创建一个人工智能关爱中心,主要功能就是对树洞宝宝的康复疗养和职业培训,以及培训网络心理疏导师等,并且依旧坚持公益性质。

紫牛新闻记者|任国勇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