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B座西窗”由扬子晚报B叠专副刊部编辑运营,意在以图文、音频、视频等方式,为您提供值得品鉴的美文、烟火气的生活小品文、史海钩沉类人物解密文​以及网络上最热门的新鲜事。 我们还会不定期举办各类文化活动。
面对面 | 林帝浣:人生如何不油腻?多用大脑啊
2019-08-22 16:51

扬子晚报·面对面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林帝浣,中山大学老师,毕业于该校的临床医学系。江湖人称“小林老师”,获得如此“江湖地位”却与本职工作无关:他是数季《中国诗词大会》舞台背景绘制者,用国画作品助力中国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为中国冬奥会绘制主题图,微信号“小林”跻身中国微信500强,在联合国总部演讲向世界展现中国水墨之美……就像升级打怪,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皆以不同的身份亮相,会令人在心里暗暗惊呼,他好像又厉害了一点。上周末,小林老师在上海图书馆签售,扬子晚报记者在后台休息室采访了他,希望能看看在“无所不能”的背后,藏着一个怎样有趣的灵魂。

“多学一样本事,少了无数求人”

采访前记者参加了小林老师的读书分享会。几百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据说入场券数天前就被预订一空。照理成名已久且常站讲台的小林老师应付这种场面该是云淡风轻,谁知他不但羞涩,甚至略显紧张。开场就是一连串自黑,“这个讲台很好,可以把身材挡住,让我没有心理压力”,“因为人长得丑,所以很少出来吓人”,“口才不是特别好,如果等下讲得不好或者打结巴,也请大家见谅”……这些铺垫,像极了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人,在领导、同事面前发言时的开场白。

图片

到了后台,问他“真紧张吗?”“真紧张。看到有人拍就紧张,我从没适应过面对镜头。”

不喜欢面对镜头的小林却是一个极有天赋的镜头掌控者。他与扬子晚报的第一次缘分也恰恰与摄影有关。2012年11月,扬子晚报记者第一次采访小林,源于他用长微博的形式分享了一组摄影作品,记录了23名他在各地旅游时遇到的普通陌生人。记者回忆那组照片,“其中有个南京姑娘,在白鹭洲市场卖面条。”“是汤包西施吧,我记得。”小林纠正记者。

图片

2010年暮春,南京白鹭洲市场,蒸小笼包的姑娘,她说,别拍啦,丑。我说,怎么可能,你长得很美。

当时他的微博名为@小林-数码生存,那时他对自己的定位是“中国第一代网民”,要靠“数码生存”。

“大学毕业后,我留校从事行政工作,工资是700块钱一个月,一个盒饭要12块钱,基本上我一个月的工资除了吃盒饭就没有什么钱可以剩下来。你可以穷,但是千万别廉价。那么在我觉得吃盒饭都不够的情况下,怎么活下去呢?”小林选择了业余时间当网页设计师。

“单位有一台电脑,586,可以拨号上网。我下班后就泡在单位,学习一些关于互联网的基础知识。中国是1996年开始有互联网,我是1998年开始成为中国的第一代网页设计师,全靠自学。而且我是当时中国最好的网页设计师,为什么是最好的?因为全中国没有几个人会上网,更没有几个人会做网页设计。”小林调侃自己的黑眼圈就是当时遗留下来的,“我始终相信一个观念,就是多学一样本事,少了无数求人。”这是文艺的说法,说的现实一点,就是他用三年时间在广州供完了人生第一套房,真正做到了“数码生存”。

图片

临床医学系毕业的小林似乎就此完成赚钱目标,开始了一段“不务正业”的人生:摄影,写专栏,书法绘画愈见精进,开了微信公号也玩得溜。对此,小林曾在书中这样写道:用好独处的时间,学习一些美好而无用的技能,到最后,你的每一项专长,都是在为幸福铺路。

图片

“当一件事情成为习惯,也就说不上坚持了”

上海图书馆的临时休息室里,堆满了《小林漫画:人间治愈术》和《凡是过去,皆为序曲:2020小林漫画日历》,等待小林签名。是的,更多人知道小林,可能不是因为网页设计,不是因为摄影作品,甚至不是为央视诗词大会绘制的水墨画,而是漫画。“愿你眼中写满故事,脸上却不见风霜”,有太多为生活所感、所悦、所困、所伤的男女在小林微信公众号里找到了那种直抵内心的共鸣。

微信几乎篇篇点击十万加,小林倒是心态平和,一点也没负担。“我没有团队,整个公众号只有我一个人在打理。因为我本来是一个网页设计师,所以排个版修个图,包括写个H5,编个小程序,我都能干。所以不需要任何的团队帮忙,每天下午开始创作,七八点发布,一般都是这个节奏。”

图片

而今年,小林有火出圈(出圈,网络流行词,意思为某人、某个事件的走红的热度不仅在自己固定粉丝圈中传播,而是被更多圈子外的路人所知晓)的态势:年初,受联合国总部之邀,赴美给外国人讲述中国文化;6月,作为策展顾问和参展漫画家,赴日参加中国动漫日本行“从水墨中来”展览;高考期间,因为一幅漫画成为高考作文题,而接受多家媒体采访……

而这些工作,都是业余时间完成的。平和的心态背后,用忙得焦头烂额来形容也不为过。而当一件事情成为习惯,也就说不上坚持了。最近两三年,他画了2000多幅画,几乎一天三张;十多年来,从个人网站到博客到微博到如今的公众号,保持一周两三篇原创作品的习惯,几乎没有间断;《时光映画》改了好几十版,助力中国“二十四节气”申遗的国画作品也是在画了几百组的基础上才产生的;为诗词大会画的画为什么能那么快交稿?因为将这么多年摄影里感受到的光影、瞬间和色彩的知识,用到中国画里去……出圈是幸运吗?对小林而言,显然不是。

图片

“公益抑制了我对金钱的贪婪”

作为“全国微信500强”, 公众号“小林”却鲜见商业广告。“接广告这个事情其实很简单,很容易接,但是你接了一个10万的广告,那么你的余生就会想着怎么超越这10万块钱去接一个报价更高的广告,这个门一旦打开,你的人生其实一点都不幸福了,不好玩。”仅有的几次破例,都是为了公益。

“画画本来是一个很有趣很放松很开心的事情,如果用金钱去衡量它,画的气质是会变化的。我借用公益的方式来抑制自己对金钱的贪婪和欲望。艺术回归艺术,兴趣回归兴趣,画画回归画画。”16年底,小林第一次个人画展,通过义卖的方式筹了大概30多万, 24节气原作也在其中。此后每年亦会举行类似活动。为了让善款花得其所,小林和朋友这几年每年都会去几趟贵州或者是四川,帮助当地老人和留守儿童。

图片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做公益,好像是去帮助别人。但是我做了很多事情之后,发现其实是对方在帮助我内心成长。做公益本身也好玩啊,我们广东人什么都吃,我每次去贵州,都会买当地的黑山羊腿。还有一道美食,油炸核桃花,特别美味。做公益不是说苦哈哈去干很多事情。跟当地人接触也有趣,你会知道他们的人生是什么样的。我曾经在大凉山组织了一场足球赛,当地有个学生女子足球队,很厉害,校长毕业于足球学校,鼓励女孩子们通过足球训练走出去,或是回来当老师。”那场比赛,捐助者组成的“油腻大叔队”输了9个球。

图片

去的次数多了,小林发现留守儿童们没有美术课。条件可能的情况下,他会自己买些毛笔、宣纸带上,给孩子们讲上半天或者一天的课,让孩子们知道这个世界上用毛笔用宣纸,可以写出书法来,可以画出中国画。“虽然一节课不足以教会他们画画,但是我觉得可以给他们埋一点种子,开一个窗口,让他们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艺术形式。那么可能某一天其中有一两个人因此能够走上艺术道路,这是我们最大的愿景。”

快问快答:
W=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王睿
L= 林帝浣

W:中年男人如何才能不油腻?
L:多用吸油纸(笑)。(正经地说)要去做一些挑战你的大脑的事情。当你开始用小脑维持生计的时候,你的人生就开始变得油腻。不管是中年还是青年。在医学上,小脑的主要功能是吃饭睡觉,维持身体平衡。如果职业稳定或者人生稳定之后,选择靠小脑维持生活,大脑就被废弃掉了。要做有难度的事情,有新的刺激和挑战,大脑才会被启用。要避免油腻的话,应该用好你的大脑,不要只靠小脑。

W:你觉得自己是个有趣的人吗?
L:手头宽裕的时候,就很有趣,手头紧就变得无趣。幽默感这个东西,光搞笑是没有用的。对漫画来说,搞笑不是第一位,要有一些回味。我本质上是一个特别忧伤内向的人。

W: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火了?
L:我没有这个感觉。其实,我一直觉得网红这个概念是不对的。这是互联网经济的产物,它追求的是变现。我觉得红不红对我来说没什么影响。最重要还是你要不停地有新作品好作品超越自己。设想一下,如果我过气了,那么我的人生就会很忧伤失落,然后创作出很哀怨的作品,特别打动人心。你看历史上李煜被抓了,杜甫就被流放了,李白被罢官了,最好的作品才出来。电视都是这样编的。这样的人生才有故事嘛。

W:这么多年,唯一没变的身份好像就是大学老师,是因为喜欢这个职业吗?
L:大学老师可以跟年轻人接触,喜欢校园氛围。

W:了解你的读者群体吗?
L:我自己曾经做过用户画像,应该都是受教育水平比较高,比较理性的人。讲座现场来的读者也基本符合这个情况,气质都很优雅。我不太喜欢网上的键盘侠、网络暴民,所以我经常会刻意地“洗粉”,发一些特别长的文章,如果粉丝只是来看个段子看幅漫画,就会取消关注。

W: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L:有想法去重注《唐诗300首》,对于唐诗,历朝历代都有不同的注释,很多注释小朋友是不喜欢看的。因为单单是把诗翻译出来有什么意义呢?没意思,对吧?跟现代生活没有任何联系,那么我想用现代人的口吻和视角去重新注释。

​文 |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王睿
编辑 | 陈申 盛慧梅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