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B座西窗”由扬子晚报B叠专副刊部编辑运营,意在以图文、音频、视频等方式,为您提供值得品鉴的美文、烟火气的生活小品文、史海钩沉类人物解密文​以及网络上最热门的新鲜事。 我们还会不定期举办各类文化活动。
文史 | 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八一三”淞沪会战
2019-08-13 12:56

作者:王树增

来源:《抗日战争·第一卷》

图片

城市上空的决战

1937年8月13日上午,日军海军陆战队第三大队突然越界强占了八字桥,袭击了中国守军第八十八师的步哨,两军随即发生了小规模的步哨战。八字桥枪炮声一响,日方立即说,“在商务印书馆附近的中国军队,突然向陆战队阵地进行射击”;而中方说,“日陆战队今晨违背诺言,轻启衅端,向我北区守军攻击”。

这一天国民党驻军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心绪烦乱,因为他前夜收到蒋介石的密电:“希等候命令并须避免小部队之冲突。”——“本想以一个扫荡的态势,趁敌措手不及之时,一举将敌主力击溃,把上海一次整个拿下。但现在失此良机,似乎是太可惜了!”攻击发动前夕,蒋介石突然命令避免冲突,原因是列强们组成的“上海外交团”,建议中国政府把上海设为“不设防城市”。这一建议,让“南京政府不免犹豫了一下”,“故突然命令”张治中先不要进攻。13日上午日军向八字桥发动的袭击,令张治中心情更加恶劣:先下手的反而是日军了。

史称淞沪抗战为“八一三”战役。实际上,8月13日并未开战,只是中日两军发生了小规模的军事冲突。但无论如何,这是中日两军在淞沪地区正规部队的正式接战。史称的“八一三淞沪会战”自此爆发。

只是,中日双方都没有料到,两军在中国淞沪地区的正式接战,竟然从空战开始。

13日下午二时,中国空军前敌总指挥周至柔下达了第一号空军作战命令,要求部队在14日黄昏前做好出动的一切准备。14日晨七时,杭州笕桥机场,中国空军第三十五独立队的五架寇蒂斯BT﹣32型轰炸机起飞了——风急雨猛,云高三百米,在恶劣气象条件下,日军在等待天气好转,中国空军却果决地升空了——五架轰炸机成楔形队形,以一千五百米的高度,冒着日军密集的地面高射炮火,直扑公大纱厂的日军阵地和军械库,命中目标后全部安全返航,部分飞机机身上弹孔密布。

八时四十分,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孙桐岗率领二十一架诺斯罗普-2E轻型轰炸机,携带十四枚二百五十公斤炸弹、七十枚五十公斤炸弹自广德机场起飞,兵分两路轰炸日军的公大机场、汇山码头及吴淞口海面上的日军军舰。轰炸机场和码头的飞机在八百米投弹,全部命中目标。

九时二十分,第五大队大队长丁纪徐驾驶霍克式驱逐机,携带五百磅炸弹一枚,自扬州机场起飞,沿着长江寻找日舰,在南通附近江面发现日军驱逐舰一艘,俯冲投弹后,日舰舰尾中弹,随即沉没。

日本舰队司令长谷川清没有想到中国空军能够不顾恶劣气象条件抢先下手了。当停泊在吴淞口外的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受到攻击时,他决定不顾天气是否转好,命令航空兵立即出击。

激烈的空战发生在一座人口稠密的繁华城市上空,对于这座城市的市民而言无疑是一场悲剧。大量的航空炸弹直接落在了上海城区内——有的是日军飞机投掷的及军舰上的舰炮发射的,有的是中国轰炸机轰炸黄浦江上的日舰时投掷误差造成的。被驻上海的外国通讯社称之为“黑色星期六”的这一天,两颗重磅炸弹落在了距外滩不远的公共租界与法租界相邻的虞洽卿路(今西藏中路)和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相交的大街上,那里有一个由上海著名的娱乐公司大世界设立的救济站,五千多难民每日到那里领取救济粥。炸弹爆炸的那一刻死伤无数。又有五颗航空炸弹落在了繁华的南京路上,在两家上海最著名的饭店——汇中饭店和华懋饭店的大门口爆炸,当时的南京路上挤满了欲去租界里避难的难民,即刻又有数百人死伤。

作为淞沪战场最高指挥官,张治中目睹了上海市民的遭遇,他特别发表声明告诉百姓:“和平确已完全绝望,牺牲已到最后关头”,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者不共戴天,必以“当年喋血淞沪、长城之精神,扫荡敌军出境,不达保卫我领土主权之目的,誓不终止”。

14日下午,张治中下达了总攻命令。

在猛烈的炮火准备后,中国军队第八十七、第八十八师向日本海军陆战队阵地发起了攻击。——与空战相反,在兵力上占据绝对优势的中国军队,当地面进攻开始后,即刻遭遇了重大伤亡。

在数小时的攻击中,担任主攻的第二六四旅,包括旅长在内伤亡千人,其中五二七团就有七名连长阵亡。

14日晚上,张治中突然接到蒋介石电令:“今晚不可进攻。另候后命。”

这一天的战斗让中国军事统帅部意识到,之前对中日两军在综合战力上的衡量与预计存在着严重失误。——至少在淞沪会战开始的时候,中国军队的兵力是日军的十倍,这个“十比一”的战场兵力对比比例,在今后长达数年之久的战争中,对中国方面的战役决策与部署影响甚深。

14日,日本召开内阁会议,会上讨论了一系列急需明确的问题:局势发展到今日是否已不再是不扩大但也还不是全面战争?战争的目的何在?是否应该把“华北事变”改称为“日华事变”?继而有必要对中国宣战?最后的结论是:“筹划战时形势下所需要的各种对策”;向第三、第十一、第十四师团等下达紧急动员令。

15日,中国军队没有发动全线攻击。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的作战飞机几乎倾巢而出对中国空军实施报复性攻击。早晨七时三十分,鹿屋航空队的十四架攻击机从台北机场起飞,前往攻击南昌机场;九时十分,木更津航空队的二十架攻击机从大村机场起飞,袭击南京机场;与此同时,十六架94式舰载轰炸机、十三架96式舰载攻击机和十六架89式舰载攻击机,从吴淞口外的日军“加贺号”航空母舰上起飞,前往攻击绍兴、笕桥、嘉兴等机场。但当天仍是中国空军占了优势,当天最后统计,日军损失飞机二十架,中国空军仅损失九架。

当天,日本裕仁天皇批准了参谋本部下达的“临参命第七十三号”,即派遣军队“占领上海及其北方地区要线”的命令。同时,蒋介石急电张治中:“第三十六师或钟松旅,加入第八十七师方面,预定明天拂晓全线总攻击,一举歼灭敌军,占领虹口为要。”

总攻终于展开

8月14日,蒋介石急电令正在庐山负责军官训练团事务的陈诚火速回京(南京)。16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陈诚为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兼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立即赶赴淞沪战场指挥作战。

为了配合地面部队作战,16日,中国空军出动轰炸机轰炸日军据点,在江苏句容机场上空,两架日军战机被击落。中国军队的轰击不断,日军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终于感到了处境的危险。16日一天之内,他接连向东京海军部发去三封求援电报,说他的陆战队损失惨重,必须得到增援,一天都不能等了;又说预料日后还有激战,如国内紧急派兵困难,请求先将驻扎旅顺的特别陆战队调来增援。晚上,长谷川清紧急命令第一、第二特别陆战队的两个大队共计约一千四百余人,搭乘第四水雷战队的舰只自旅顺港起航火速赶往上海。

中国军队的全线攻击开始不久后,蒋介石突然下令再次停止攻击——这是上海战事爆发以来的第三次——这一次的原因是,蒋介石获悉,英、美、法三国政府已正式向日本政府提出:将上海作为中立区,中日两军同时撤出上海。

然而,中国军队停止攻击的时候,从旅顺增援来的日军海军特别陆战队抵达了上海。同时,从日本国内出发的陆军第三、第十一师团正向中国淞沪地区集结。

19日,日本政府明确拒绝了将上海作为中立区的建议。

蒋介石再次命令第九集团军全线出击。这或许是在日军陆军增援部队到达之前,将日军海军陆战队赶下海去的最后时机了。中日两军在上海繁华市区的街垒战又一次开始了。

中国空军再次大规模升空,为支援地面部队轰炸日军军舰和日军阵地。但是,空军的攻击刚一开始,飞行员们便感到了异样:只要中国空军的飞机升空,无论是从哪个机场起飞,立即就会遭遇日军战机的拦截,日军战机到来的速度之快,仿佛早已得知中国空军的作战时间表。同时,日军轰炸机相当精确地轰炸了中国军队的重要目标,其中有的目标极其保密,如南京兵工厂、南京陆军小学及中国军队的参谋本部。尽管在轰炸地面防空火力极其密集的南京兵工厂时,日军海军航空兵飞行员梅林孝次被击落,但日军轰炸的精准程度令中国方面立即意识到,很可能是空军使用的电报密码泄露了。于是,即刻更换空军的密码,同时在重要地区对日本间谍展开大规模的搜捕。

19日上午,中国空军第二大队奉命起飞轰炸日舰,当飞临吴淞口外的日军海军第三舰队上空时,十一队队长沈崇诲和队员陈锡纯驾驶的第904号双座轰炸机突然发生机械故障。沈崇诲立即决定飞离机群处置情况。沈崇诲,清华大学毕业后报考空军,入航校后学习驾驶轰炸机,毕业时成绩名列第一。因早已抱有以此身雪国耻的愿望,遂决心用自己的飞机去撞击日舰与敌人同归于尽。飞到中国军队阵地上空时,他指示陈锡纯立即跳伞逃生,明白队长决心的陈锡纯用手一次次地指点下面的日舰,用点头的方式坚决表示愿和队长一起赴死。沈崇诲大吼一声,开足马力,推下机头,挂有一枚八百磅炸弹的中国空军飞机笔直地俯冲而下直接撞向了日军战舰“出云号”的甲板。“出云号”顿时火焰冲天,两名中国青年军人粉身碎骨。然而,中国地面部队的攻击依旧艰难缓慢。

宝山罗店阵地战

日军顺利登陆后不顾一切地迅速扩展,中国军队数次反击,但罗店和宝山还是在短时间内相继失守。宝山位于黄浦江江口,如上海之门的钥匙;而罗店在淞沪的侧背,日军占领罗店后就可沿淞沪公路向南直接攻击大场和嘉定,中国军队重要的后方联络线沪宁铁路也将受到严重威胁。

此时,中国军队在淞沪战场实际上已经形成两个作战集团,即张治中的第九集团军和陈诚的第十五集团军。其基本分工是:张治中所部继续与上海市区的日军海军陆战队对峙,陈诚所部全力抗击日军增援而来的登陆部队。

如果不把登陆日军遏制住,稳定前线的局势,中国军队的战线就会有崩溃的危险。

由于罗店是双方都必须保持的战场支撑点,登陆后的日军立即对罗店实施了反攻,争夺与反争夺的战斗演变成惨烈的拉锯战。

25日夜,坚守罗店的第六十七师第二一〇旅联络中断,蒋介石获悉这一消息后,越过陈诚,直接致电归属第十五集团军的第十八军军长罗卓英,今晚必须恢复罗店。

26日,陈诚接到报告:“罗店未失,仍在固守。”

27日,日军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三航空队都参加了对罗店的轰炸。至28日,罗店被日军第十一师团攻占。

28日,中国各部队奉命再次向罗店发起攻击时,大雨如注,道路泥泞,连日的苦战令部队伤亡严重,官兵体力严重透支,各部队之间又没有很好地协同动作,致使中国军队对罗店的攻击失败。

日军巩固罗店阵地后,吴淞镇的中国守军不断以火力袭击出入黄浦江的日本军舰,同时也期望以此对日军第三师团的侧背形成威胁。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决定:命令第三师团对罗店以南的吴淞镇实施攻击,第十一师团一部由罗店北面的川沙口沿黄浦江岸向南实施“扫荡”,于吴淞镇与第三师团会合,从而打通两个师团在陆上的联络。31日,在炮舰的支援下,日军第三师团第六十三联队开始攻击吴淞镇。

9月1日,日军第十一师团派出浅间支队企图打通与第三师团的联络。浅间支队向狮子林炮台发起猛攻。在该处防御的中国军队第九十八师的一个营孤军奋战,最后时刻与日军白刃格斗长达四小时,到全营官兵全部阵亡后狮子林炮台阵地丢失。

第二天,为策应狮子林与宝山的中国军队,罗卓英军长指挥第十八军部队向罗店的日军发动了反攻,经过昼夜的持续激战,将日军压缩于罗店镇内。

9月3日,日军海军增援部队抵达战场。

9月5日,日军海军宣布:彻底封锁中国的东南海岸,切断中国上海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蒋介石两次急电罗卓英:“罗店关系重要,必须限期攻下……要求将士有进无退,有我无敌,不成功便成仁……此次抗敌作战,为我民族死中求生唯一出路……凡贪生怕死、临阵畏怯不能发扬战术与武器威力者,同侪将士,应共弃之。凡信仰动摇、精神松懈,不能尽其责任而贻误战机者,同侪将士,应共除之……”“按照军律,衡情论罪,不稍宽假。”

6日夜,罗卓英再次下达了攻击罗店的命令。中国军队四个师联合顽强攻击,扫清了罗店外围日军的据点。可是,正准备发起总攻的时候,得到了日军已经打通吴淞与狮子林之间的交通,日军陆海军增援部队已经抵达并攻占宝山的消息。这样的战场态势于中国军队十分不利,对罗店的攻击随即停止。

此时的中国军队第九十八师全师伤亡人数已近五千,其中各级军官伤亡两百人以上。当日军在舰炮和飞机的支援下猛攻罗店与宝山之间的月浦时,伤亡惨重的第九十八师依旧拼死作战。在与日军的反复拉锯中,阵地三次易手,团长路景荣、团附李馨远相继阵亡,日军在付出巨大伤亡代价后缓慢推进。11日,月浦进入巷战状态,血战后中国守军由于伤亡过大撤离阵地。日军由此推进到了宝山、狮子林、川沙口一线,两军于黄浦江岸的几处要地形成对峙。

决不放弃一寸土地

“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

尽管登陆的日军已经突入,尽管武器装备、战略战术都无法与之相比的中国守军已经血流成河,但是中国官兵至死也不愿意背离这句誓言。就在罗店争夺战进入肉搏状态的时刻,1937年9月6日,防御宝山的中国守军为此振臂呐喊,誓不弃守。自5日凌晨开始,日军在舰炮和飞机的助攻下,调集大量坦克猛攻宝山城门。中国守军第九十八师第五八三团三营,在营长姚子青的率领下死守不退。久攻不下的日军向这座孤城发射了大量燃烧弹,宝山全城顿时大火冲天,房屋接连坍塌,满城砖石瓦砾。姚子青营长一面向师长夏楚中求援,一面和全营官兵作出一个约定:人从生下来就注定要死的,但好汉死要死出个样子。今天,三营谁也不许后退一步,谁也不许苟且偷生,让日本人看看咱中国人的骨气!援军迟迟不见踪影,废墟之中进行着惨烈的巷战,每一条街巷里每一道断墙边都发生着肉搏战,中国守军在数量为自己数倍的日军面前使用刺刀、匕首、木棒、石块乃至自己的牙齿,咒骂着,厮打着,直到血肉模糊地倒下去。残酷的肉搏战一直持续到6日上午十时,中国军队第九十八师第五八三团三营,除了一名奉命出城报告战况的士兵外,全营五百余人全部殉国。

肉搏战停止了,宝山城内一片沉寂,呆站在血泊里的日军官兵沉默无语。这是一座中国最为普通的小县城,城墙之内方圆不过几里,城楼因为年代久远已残破不堪,城门启闭时还会吱呀作响。日军士兵听他们的长官异口同声地说过,中国军队是一支一触即溃的军队,于是眼前出现的情景令他们不寒而栗。如何解释在根本没有任何救援希望的情况下,这支中国军队会如此怒不可遏,如此不顾一切,如此想要拼烂最后一副身躯、流干最后一滴鲜血?!

姚子青营全体殉国的壮举,被写入了中国抗日战争史,也写入了近代以来中国人抵御外侮的心灵史。

中国军队失守宝山城的那一天,日军参谋本部派往上海视察的第三课部员西村敏雄少佐向东京报告了上海前线的危机:

(一)敌人的抵抗实在顽强,无论是炮击还是被包围,绝不后退;

(二)估计敌人第一线兵力约十九万,第二线停战区内有二十七万至二十八万;

(三)中国居民有极其强烈的敌忾心;

(四)由于调军舰运送紧急动员的部队,派遣军后方接济不上,两个师团陷于严重的苦战中。

1937年的8月,日本人突然得到一个更令他们震惊的消息:中国两个敌对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不但宣布已经联合在一起,而且联合的目的十分明确:打日本,保中华!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