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B座西窗”由扬子晚报B叠专副刊部编辑运营,意在以图文、音频、视频等方式,为您提供值得品鉴的美文、烟火气的生活小品文、史海钩沉类人物解密文​以及网络上最热门的新鲜事。 我们还会不定期举办各类文化活动。
絮语 | 不被毁掉的美好
2019-07-16 10:24

图片

   因为这几年失眠,朋友推荐我用白噪音(指一段声音中的频率分量的功率在整个可听范围内都是均匀的。白噪音是一种和谐的治疗声音,像雨声,海浪声或是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等)催眠。相较于汹涌澎湃的海浪声,我更喜欢哗哗不绝的雨声。大概是因为老家常年干旱,雨水贵如油,每次听到雨声就倍觉安心,睡眠质量也好了很多。

  但这种美好的感觉却在某一个平常的日子被毫无预兆地毁坏了。那是半夜时分,被哗哗的雨声吵醒,第一反应是手机忘了设置定时关闭。被刺眼的手机屏幕晃得半天才睁开眼睛,才发现手机根本没有播放任何音频。脑子混沌着,竟也能转动几分,纳闷天气预报明明说第二天晴,怎么半夜三更还下起大雨来了?迷糊间忽然清醒,惊坐起来,因为声音不是外面,而是楼里面。起床开门,哗哗的雨声瞬间变大,简直是瓢泼又倾盆——十二楼楼道的水管爆了。

  从楼上流下来的水淹了菜筐、鞋架、自行车和对门的婴儿推车。我给物业打电话,给自来水打电话,给警察打电话……听着震耳欲聋的水声却无能为力,急得跳脚也不知道谁才能根本解决眼下这困境?爱人也楼上楼下地查看情况,拿着脸盆抹布拖布在门外淘水,企图缓解水漫进屋的进程。

  那天直到凌晨四点,水闸才被物业维修工关闭。临门那面墙皮湿透,算是受损情况中最轻微的一种了,至于漏水造成电梯电路板被烧毁,电梯公司和物业来回推诿责任,足足爬了一个月楼梯才修好。我年富力强体力还好,心疼六楼以上的老人和孩子。

  然后我就再听不得白噪音了,神经过敏到一听到很大的水声就特别紧张害怕,那真是一种痛苦的体验。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身上的伤疤好得快,但看到制造伤疤的罪魁祸首,谁能保证心不会继续抽抽地疼呢?

  好友听说后,就安慰我说:“既然曾经美好的记忆被摧毁了,那你不妨在废墟之上再覆盖一层美好的记忆啊。”听从她的建议,我和家人去爬了山,在山顶瀑布旁玩了一下午,泉水清澈,潺潺流淌。头顶上的水声哗哗作响不绝于耳,我却不觉得害怕,那可是大自然的馈赠。

  自山上回来,我就慢慢遗忘爆水管那天的恐惧,听到白噪音也只想到葱郁山林中白练闪耀的那一幕,很壮观美好。

  在心理学里早已有记忆覆盖这一说法。有人说忘掉前任的最快方法就是找到现任。那些和他看过的风景有人陪你一起看,那些钟爱的食物有人陪你继续品尝,那些你和他走过的路、经过的店铺、看过的电影、说过的誓言都不会显得独一无二,抹去他专属的记号,他就没那么难以忘记了。

  当然,有些人与事是无法替代的,但时间是治愈一切伤痛的最好办法,在记忆的长河里终究有一些会褪色、沉淀,甚至消失。别害怕,往前走吧,一切都会变好的! 赵玉萍

来源:扬子晚报心理周刊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