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 记者五一“大换岗”③| 1.8米的大个儿试岗河道保洁员,刚上手连竹竿儿都抡不动
2022-05-02 18:49

五一小长假期间,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大换岗”第三站来到南京市水务局秦淮河河道管理处,登上小船挥动竹竿,打捞外秦淮河河面上的垃圾杂物,体验河道保洁工作。从塑料袋到十几斤的树木断枝……河面上的各类漂浮物都要靠手中的一根杆、杆头的一张网捞上来。看似简单的河道保洁,既要有一把力气,也离不开技巧与责任心。

策划:陈郁 统筹:徐媛园

记者:张可 拍摄:杨泽华 剪辑:赵雨晨

秦淮泛舟,迎风而立,这份工作看起来挺“诗意”

假期里,南京外秦淮河步道每天都有不少市民散步休憩、亲水赏景,也不时能看到小驳船在河上来回游弋。船上保洁员挥舞着竹竿,利索地将漂浮的杂物打捞上来,远看仿佛是风景画中现代版的“城市渔翁”。

平板驳船搭载着三人班组,一名驾驶员、两名保洁员。担任记者“临时师傅”的是今年67岁的王桂祥,“这是我们的工具,河面所有漂浮物都用它捞上来。”师傅王桂祥热情地把一根竹竿递过来,整个竹竿超过4米,直径约有成年人小臂粗,竹竿的头部有一个不到脸盆大小的金属网兜。

驾驶员操作船尾的马达灵活转向,从外秦淮河节制闸启航,以每小时大约十几公里速度,顺流而下,平稳地向着下关大桥方向行驶。驳船船头摆放了一个竹篓用于盛装打捞物,船中部有不及腰高的栏杆,记者穿着作业服与救生背心,把竹竿夹在腋下,与师傅王桂祥左右分立,迎风前行。泛舟在外秦淮河上,一边是现代楼宇,一边是明城墙,两岸绿树垂髫、碧波荡漾,水鸟在船前结伴翱翔。看来,河道保洁员就是现代版的“城市渔翁”,工作时还能乘船赏景,颇有诗意。

打捞漂浮物很简单?刚上手可能连竹竿都抡不动

由于水流方向,河面上的漂浮物容易向岸边汇集,驳船一般在距离岸边五、六米的位置行驶。师傅王桂祥盯着前方与两侧,发现漂浮物就舞动竹竿“下网”。记者打算有样学样,但很快发现,手中的竹竿“不听使唤”,一开始什么都捞不上来。

4米多长的竹竿有近十斤重,双手持杆已颇为吃力,若再挥舞操作、在水中对抗阻力下网打捞,就更费劲了。更“要命”的是,打捞一般的漂浮物时,驳船始终保持匀速行驶,不可能停船等待捞上来再前行。例如船前出现了一个塑料瓶,从进入竹竿的范围到离开竹竿的范围,前后只有十几秒的窗口期。短短的时间里,要在驳船始终行驶的状态下,不断估算其距离,将竹竿伸出相应的长度,用网兜将其打捞上来后,稳稳地放进竹篓里才算成功。

几次发现漂浮物,短短的十几秒内,记者要么是测距失误,下网时杆子伸得过长或过短,如果两次机会没把握住就不可能再有第三次机会了,只能看着塑料瓶从眼前错过;要么则是费了半天劲,终于把漂浮物套进网兜,但从水里举起来放进竹篓时没吃住劲,手一抖又掉回水里,还是前功尽弃。

而同样的时间里,身旁的师傅王桂祥已经捞上了不少塑料瓶、塑料袋,甚至还有十几斤的断树干。同样的竹竿在他手中操作自如、举重若轻。面对年龄是自己两倍多的师傅,记者实在不好意思抱怨“竹竿太重不听使唤”,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干,一点点摸索、找感觉。

等驳船达到集庆门、水西门时,记者渐渐发现,自己目测漂浮物距离更准了,操作竹竿下网的动作也更利索,发现自己“单手持杆下网、双手握杆打捞”的方法,往往效率更高。遇到没什么重量的塑料包装袋等白色垃圾和树枝树叶,基本都能顺利捞上来,船头的竹篓里也有了自己的一点“贡献”。但是对比师傅王桂华高超的打捞技艺,记者在打捞稍有分量的漂浮物时,还是动作笨拙,难以有效控制竹竿,有时候自己竹竿的尾部甚至会扫到王桂祥和把控马达的驾驶员,让他们频频躲避。更令人感触的时,才干了“河道保洁员”一会儿功夫,刚刚登船所感受的所谓什么“诗意”早已抛之脑后、无暇顾及。

面对困难“绕着走”还是“迎着上”?师傅用行动回答

在这次“大换岗”体验河道保洁员的半天时间里中,在水西门附近的打捞作业让记者印象深刻。在这一段的外秦淮河河道中间,有一座固定式的清淤站,该设施是用于抽取外秦淮河河底的淤泥。但在设施的水面部分,形成了一片呈“凹”字形的水域,面积虽然只有两、三个平方米,但却成为了外秦淮河上一个漂浮物集中汇聚的地方。

“我们去那里看看。”师傅王桂祥一指,船尾驾驶员心领神会。当驳船达到“凹槽”时,记者有点傻眼了——方寸之间汇聚了不少垃圾杂物,有的浮在水面上,还有不少压在水面下。可以说,这里相当于外秦淮河上的一道“过滤网”,由于水流方向,各类水面漂浮物都汇聚这个凹槽内,有大小不一的枯叶断枝,也有各类材质的白色垃圾。

师傅王桂祥直接开始打捞,记者也跟着埋头干。由于这处凹槽的“过滤功能”强大,河面上的漂浮物以较高的密度“淤积”在一起。“现在的水质比以前好得多,凹槽内的这些垃圾,是整条外秦淮河淤积下来的,所以有什么垃圾都不要意外,慢慢弄。”看到记者面露难色,师傅王桂祥轻松地说。看着他忙碌的身影,记者也跟着一起,用驳船上的”两头耙“先把淤积在一起的漂浮物划拉散了,再抄起竹竿,用网兜一点点打捞。

“基本差不多了吧,明天再来弄?”“不行!还没弄干净。”记者几次这样询问,都得到了师傅王桂祥肯定的回答。两人一直干了半个多少小时,才把这处凹槽里的漂浮物弄干净,连一点白色饲料泡沫都不放过,期间还要用竹竿不停地调整驳船的位置。由于记者操作笨拙,有几次都不小心碰翻了师傅王桂祥的网兜,导致他还要重新去捞,耽误了不少时间。

事后师傅王桂祥才说,因为水流的方向,漂浮物都会在此汇集,所以这处凹槽每天都要清理,偷懒就是“自己骗自己”。王桂祥没说什么大道理,却用行动告诉记者,面对困难,是应该绕着走,还是迎着上。

半天的“大换岗”,从节制闸到下关大桥十几公里,记者和师傅王桂祥打捞的垃圾合计装满了整个船头。看着已经在喘的记者,师傅笑着说,眼下其实是一年中最轻松的季节,到了夏天汛期水草滋生,才是一年中打捞工作最忙的时候。“我在外秦淮河打捞已经干了6年,其实如今的水质环境已经好了很多,任务也不如此前那样重了。这个岗位,要的就是踏踏实实不怕辛苦,秦淮河河面干不干净,南京人都看得到。”


校对 王菲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