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 记者5•1大“换岗”》①|95后师傅压阵 见习“外卖小哥”单单不易
2022-04-30 19:25

编者按: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五一劳动节到来之际,我们向所有辛勤的劳动者致敬:节日快乐!

扬子晚报今起推出《劳动最光荣  记者5•1大“换岗”》行动,记者将变身成为不同行业的从业者,亲身体验他们真实的工作状态。首期记者“转行”外卖小哥,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新入行的“外卖小哥”的故事。

策划:陈郁

统筹:徐媛园

记者:季宇轩

拍摄:于房浩

剪辑:赵雨晨

只要你拿起手机,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足不出户就可以得到。而承接市民美好愿望的,就是驰骋于城市间的外卖小哥。五一劳动节到来之际,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换岗”体验,首站变身外卖小哥,感受他们的“酸甜苦辣”。

图片

“见习外卖小哥”上岗了

应聘

一串专业提问难住上岗“新人”

南京市建邺区富春江西街的美团外卖站店,记者平时经常路过,但没想到4月25日中午,这处外卖点却成为了记者应聘上岗的考试点,看似信心满满内心却着实有些不安,不知道能否通过面试,顺利应聘上“外卖小哥“。

走进这处不到20平米的屋子,四五名年轻小伙子正在埋头工作,电话铃声、敲击键盘声此起披伏。看见记者进来,一位男子起身走了过来,他介绍自己是站点主管名叫曹旭旭。看了记者的资料提醒记者,这个行业看似简单但因为面对不同人群,因此碰到的问题也得提前准备做到应对得当。

提交了核酸报告、疫苗证明等文件后,原本为就能立马上岗送餐,却突然被“叫停”。原来,在正式上岗送餐前还需要岗前培训。

“遇到送单迟到了怎么办?”“顾客食物出现破损、汤液渗漏怎么办?”面对曹旭旭抛出的一连串问题,记者确实有些懵圈。当个外卖小哥还真不容易。

曹旭旭说,送餐的时候要有责任心,接了单就要在规定时间内将餐点完好无损送到顾客手中。路上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送餐迟到了,如果是骑手路上送餐时间耽误了,那毫无疑问要扣钱,线路不熟悉,新手要交“学费”。如果是餐厅出餐晚了,骑手就要和站里联系,站里会帮忙协调。另外,如果食物破损,顾客一定会不满意,这也是新手要交的“学费”。这部分,站里也会代为协调,争取做出补偿,让顾客满意。

“最后是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出现和其他车辆碰擦一定要第一时间和站里联系。”讲到这里曹旭旭的声调高了几度。

上岗

“老”师傅压阵 见习“外卖小哥”单单不易

“新手上路你别慌,喊个老师傅带你。”曹旭旭告诉记者,美团有新人关怀制度,每个新手上路的第一天都有老师傅带着,边跑边教。

4月26日上午9点,在河西中央商场楼下,在外卖骑手“老师傅”小闫师傅的帮助下,记者在骑手APP中正式点击了“上线”。约一分钟后,“叮”的一声,系统派单来了。

虽然记者之前一直认为外卖骑手这个岗位没啥难度,但是看到派单信息真真切切来临后却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第一单:狼狈!找不到出餐点,送到后竟然忘了拨打顾客电话

图片

餐送到了,忘记给客户打电话了

第一单顾客在东渡新锐大厦点了一份沙县小吃,要送到国睿大厦。记者立即赶到了东渡新锐大厦,可是要找到沙县小吃却费了一番功夫。根据导航显示,左转右转,问前问后,就是找不到派单信息上的沙县小吃。

沙县小吃到底在哪里?望着派单信息上的时间显示,已经过去了15分钟,送餐点位置还没找到。记者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到处问人,可是都没得到准确答案。再这样下去,首单就要迟到了。外卖小哥也太难当了吧。这时,小闫师傅指了指远方的一处拐角,示意在那里,记者这才恍然大悟。

在小闫师傅的帮助下,记者进点取餐后,立即赶往目的地。最终提前6分钟赶到了国睿大厦。一阵窃喜后,记者放下餐点就准备回程。“你等一下,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你以为这就算完吗?顾客知不知道你已经送达了?“

记者一拍脑袋,餐点送到了,却忘了和顾客说,这不等于就是没送嘛。等着记者的肯定就是“差评”。小闫师傅说,每个目的地送餐的方式都不一样。比如,国睿大厦是要把餐放到柜子中。记者扫码打开柜子后,才能给顾客打完电话。顾客接听了电话并表示知情后,才可以按下已送达。这才算真正完成一单的运送。

第二单:外送汤汁无法固定犯了愁

图片

汤洒了怎么办

第一单结束后,送餐的快节奏让记者“喘不过气”来。然而,还没休息的时候,第一单结束后要立即返回河西中央商场附近,并在那里继续等待系统派单。

在回去的路上,小闫师傅和记者一前一后各骑着电动车。记者打量起这位的外卖小哥。小闫师傅是个“95后”,皮肤略黑,说话干练。他说从事外卖骑手这个行业已经三年了。

就在记者返程的路上,手机又传来“叮”的响声。“赶紧接单。”在小闫师傅的催促下,记者打开手机发现,有一名顾客在奥体名座点了一份午间商务套餐,要送到燕山路附近。来不及休息,记者立即赶向取餐处。

担心记者取餐再遇到麻烦,小闫师傅向记者传授了“取餐锦囊”。他说,取餐时千万不要按照顾客信息一个一个找,高峰时节,每个店家的的订单都很多,这样太耽误时间。可以按照派单信息生成的单号,快速查找。记者照着小闫师傅的建议,按图索骥,真的很快找到了餐点。

取餐后,按理说就应该立即赶到送餐点了。此时,记者再次遇到了难题。顾客点的是一份套餐,含有汤。如果贸然放在电动车后座的箱子里,路上颠簸,汤水很可能会洒出来。

这时,站点主管曹旭旭的“谆谆教诲”突然出现在记者耳畔,实在不行,洒了就洒了吧,就当“交学费了“。当记者已经准备向难题“缴械”的时候,小闫师傅再次支招。原来,每个外卖箱子中都准备好了魔术贴。遇到含有汤汁的餐点,有经验的外卖小哥就会把餐盒贴着外卖箱子的边缘放置,再用魔术贴进行固定。这样就不怕颠簸导致汤洒出来了。

图片

取餐中

第三单  地址A区、B栋、C楼,一堆“字母楼”晕乎乎

在小闫师傅的帮助之下,记者挨个“渡劫”。春夏之交的路上,午间时分,气温已经很高了。记者焦急、焦虑,就在此时,第三单来了。这一单是一份蛋包饭。顾客从南京金奥中心点了餐,要送到云龙山路附近。

图片

小闫师傅帮忙

“你好,请问美团13号好了吗?”按照小闫师傅的做法,记者也开始照葫芦画瓢起来。“没好呢没好呢,往旁边站站。”中午时分,堂食的顾客特别多。既要快速取餐,又要兼顾堂食的秩序。外卖小哥真的不容易。

等候了片刻,记者也取到了餐,于是立即向云龙山路出发。抵达云龙山路后,记者再次陷入崩溃。地点是某科创大厦的A区B栋C楼,这里有那么多楼,怎么找?眼看离送餐时间只有5分钟了。记者停好电动车准备随便找一处碰碰运气。“快过来,在这里。”不远处又听到了小闫师傅的呼唤。

原来,小闫师傅曾经送过类似的地址,因此对这里有映象。在小闫师傅的帮助下,记者总算有惊无险完成了第三单。

对话

“95后”为梦想努力拼,一天跑200公里能接90单

下午2点,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小闫师傅带着记者来到位于南京市楠溪江东街苏果生活超市负一楼的苏客餐厅,据说这家餐厅对外卖骑手打7折,所以很多骑手选择到这里吃饭。辛苦了一个上午,记者决定请师父吃饭。小闫师傅师傅拿了三菜一汤,里面包含了他最喜欢吃的番茄炒蛋。

小闫师傅说,作为第一天上班的新骑手,在这段时间内送了3单。还体验了整个“午高峰”的送餐,没有交通事故、没有顾客投诉,表现合格。

小闫师傅叫闫虹宇,来自吉林,在南京生活了好多年,之前还做过汽车美容行业。“这个行业只要肯定跑,收入还是挺满意的。”小闫师傅最多一天跑过90单,在站点里算挺能跑的。一天90单是什么概念?小闫师傅说,当天结束后看了电动车里程,跑了200多公里。

小闫师傅靠做外卖骑手,有了一份稳定的薪水,也有了一份稳定的恋情。“她从事财会方面的工作。”提到女朋友,一向稳重的小闫师傅竟然有点害羞。白天忙于跑单,几乎没有时间关心自己的女朋友。晚上女朋友下班了,可能他还在跑单。“偶尔也会浪漫一下,我经过花店的时候会给她戴一束花。”小闫师傅托着腮,若有所思。以后想和她一直走下去,这份工作他也会坚持下去,为了给她和自己一个稳定的生活。

多说一句:

外卖小哥,辛苦了!

图片

天气太热了

作为有多年采访经验的老记,换岗体验外卖小哥,刚开始觉得压根没难度,就是个跑腿的活儿。可是,当系统真的派单了,却突然开始紧张了。和小闫师傅跑了几单后,觉得这一行太不容易了。初夏时节,长时间在路上奔波,滋味并不好受,送餐骑手至少要经受三重考验。

首先就是太阳的炙烤。初夏的中午,阳光“初露峥嵘”,户外温度飙升。所有的外卖骑手都选择在夏天穿长袖,虽然能有效防晒,但是却无法抵抗太阳炙烤带来的闷热。汗水湿透背心,头盔成了顶在头上的“桑拿房”。第二,要忍受空气中的飘絮。路上骑行时经常会有飘絮“冲”进眼眶,迷得根本睁不开眼,没走多远,眼睛就又干又涩。第三是安全问题。为了能准时送到,通常骑行都会保持一定的速度,可是又看手机导航又看路,的确增加了安全隐患。

通过这次的换岗体验,让我对外卖小哥的尊敬又多了一分。因为我看到的是一群有责任任感,肯付出,不愿躺平的年轻人在努力。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我们的生活才会更方便快捷。最后祝这群劳动者,节日快乐!

校对 苏云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