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 | 安娜:往前走,寻找自己梦想的舞台
2021-11-25 19:26

11月6日,安娜伊思·马田跟万晓利、小河、张玮玮、郭龙等著名民谣歌手在南京保利大剧院上演了央华戏剧新作、音乐戏剧《流浪之歌》。提到安娜,她普遍为外界熟知的身份是刘烨的法国妻子,诺一、霓娜的妈妈,其实她也是河乐队主唱、摄影师,以及电影制片人、戏剧制作人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的专访在当天彩排后,她优雅地轻轻走进来,深绿色的丝质衬衫搭配同色系口罩,整个采访中她都柔声细语,而遇到怎么也听不懂的问题,她会低头做个鬼脸,轻笑一声。

“流浪是我们几个人共同的特点,我从法国来到北京找一个家,他们从中国的各地来到北京,寻找自己梦想的舞台”。

《流浪之歌》是一部充满了童话风格和寓言味道的音乐戏剧,安娜既是这部剧的女主角,也是制作人。

这部剧描述了一个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未来奇幻故事:随着冰川渐融,海洋将陆地分割成无数小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遥远。流浪女孩“安”在寻找温暖家园的旅程中,不断经历“风之岛”、“雨之岛”、“沙之岛”,也陆续与“孤独鸟”(万晓利饰)、“两兄弟”(张玮玮、郭龙饰)、“疯子”(小河饰)相遇。他们在彼此的歌声中获得鼓励、互相照亮,最终共同抵达了梦想的彼岸。

图片

记者在做背景资料时才了解到,早在20年前,刚到北京的安娜就与小河、万晓利、张玮玮、郭龙结识。“我性格里有很多像男孩子的地方,而他们就像我的中国哥哥一样”,安娜说。

安娜出生在法国海滨城市尼斯,家里很多人从事艺术类工作,她从小就特别喜欢原创音乐,17岁到中国留学时,同学带她去了河酒吧。河酒吧是中国最早“LIVE HOUSE”的雏形,也是不少乐迷心中的“圣地”,对于中国当代民谣而言,河酒吧简直是“母亲河”一般的存在。

在那里,她听到了野孩子乐队,“这些歌和曲都是他们自己写的,在我看来,就像诗一样,虽然我那时还听不太懂中文,但是音乐没有国界,我太喜欢了。那是一个15平方米的小酒吧,让我沉迷。留学结束后,我想尽办法又回到北京,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河酒吧找他们。”那之后,安娜听到了更多中国民谣,慢慢地与小河、万晓利、张玮玮他们成了好哥们。

那时安娜不仅去听歌,也会给他们拍照,他们有时会在演出结束后,即兴演奏时间,叫安娜上台,“我也有登台唱歌的欲望,但是一直不敢,就是在他们的邀请和帮助下我才敢上台的。”安娜说如今自己能够登上舞台演出音乐剧,还要感谢老友的鼓励。

2018年时,安娜还组织了一场名为《安娜和她的朋友们》音乐会,在音乐会上演唱了多首中文、法文的歌曲,同名专辑也由中国著名民谣音乐创作者制作在中国发行,随后“河乐队”也由此诞生。

记者问:“用中国话来说,现在回头看,有没有觉得他们是你生命中的贵人?”安娜扑闪着她的大眼睛问:“贵人是什么意思?”在明白“贵人是生命经历中很重要的人”之后,安娜笑了:“我现在才发现,好像是的呢。他们对我来说,是一份很宝贵的财富。”

安娜说,那时大家都很年轻,都离开了家,来到了北京,每个星期都会聚在一起,聊音乐聊人生,一起经历了很多,“他们没有把我当做一个外国人,他们对我,真的就像哥哥一样。”

去年,他们选择做一部音乐戏剧,在舞台上用故事串联起歌曲。“流浪”的主题是安娜定的,“流浪是我们几个人共同的特点,我从法国来到北京找一个家,他们从中国的各地来到北京,寻找自己梦想的舞台,我们都在流浪中寻找。”

每当说起戏剧,说起表演,安娜的眼里就有光,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情,她有一股冲劲、热情。

安娜的声音轻柔好听,记者与安娜面对面坐着,还是得探头仔细听。不过,聊完戏剧,记者终于明白,38岁才开始唱歌的她发现了自己的潜力和兴趣,她非常珍惜舞台,她要保护喉咙,“现在最怕的就是把嗓子弄坏”。

图片

作为河乐队主唱的安娜,不是科班出生。但是听过安娜现场演唱的观众都表示,她的实力完全不在专业歌手之下。

安娜告诉记者,从22岁到结婚自己的身份是纪实新闻摄影师,之后开始进入中法拍电影的制作领域。成为母亲之后,她还开办了一所艺术培训班。38岁那年,在朋友和刘烨的鼓励下,她走出家庭,第一次站上戏剧舞台,主演了由央华戏剧出品、以色列著名导演约书亚·索博尔执导的世界级史诗舞台剧《犹太城》中文版。

当时在发布会上,安娜演唱了主题曲《春天》,“我知道是春天的鸟儿在歌唱,万物都自由与快乐”,声音灵动也让先生刘烨刮目相看,还在微博替太太打Call,“我的爱人安娜,这次担任主演之一,她很勇敢,出演完全陌生的舞台剧,而且用她的第二语言中文演出,请多包容”。

《犹太城》对安娜有多重意义,先生刘烨是《犹太城》主题曲《春天》的MV导演,安娜的父亲,儿女诺一、霓娜也都同时出现在这部MV中。说到孩子们参演,安娜说,她同时也是《犹太城》的引进人和策划人,戏里正好需要一个儿童合唱团,“一开始,我问孩子们要不要来,他们说不要。后来他们又主动问我能不能参加,因为他们学校有话剧类兴趣班,他们体验了之后又产生了兴趣吧。”

面对“第一次上台,如果唱砸了,会是很大的打击,这种担心有过吗”的问题,安娜的回答非常坚定,“我是知道我可以做,才去做的。这是一件有把握的事。”

从《犹太城》到《流浪之歌》,原本不敢登上舞台的安娜,如今将演员和制作人作为自己的职业,对于表演也有了更深的认识。采访中,每当说起戏剧,说起表演,安娜的眼里就有光,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情,她有一股冲劲、热情。

“在这些年的中外文化交流中,我起到了一个‘桥梁’作用吧。”

当初,她一个人来到北京,为国外媒体做新闻摄影。起初她给《时代周刊》《法国解放报》《世界报》《Elle》《玛丽嘉儿》等供图。她说,那时外国媒体特别需要中国的照片,比如一些国外品牌在中国的发展等等,她去了很多地方拍了很多人,那会都是胶片,工作量很大。

后来,她还出过摄影集《中国肖像》,囊括了40位来自各地的当代中国见证者,包括卖羊肉串的小贩,广东的年轻女工,成都的心理分析医生,宁夏的农民,或者一个摇滚明星,每个镜头都在讲述着一个故事,每个人的故事又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个摄影界还以法文、英文两种版本出版并在全球销售。

2009年,安娜还以“赤裸的真相”为主题,拍摄了蒋雯丽、郝蕾、高圆圆等五位女明星的全素颜照。她们褪下华服,展现出真实的一面。2017年安娜的摄影展《温度》在北京开展,展出的是她刚来中国时拿相机记录下的那些民谣歌手们的日常。

后来她开始涉足电影制作。2004-2009年期间,安娜与法国电影制作公司一起合作制作了一些中国文艺电影,他们制作了六部电影,其中有三部入选戛纳电影节。

从2017年到现在,安娜与北京央华戏剧开始合作制作了一些戏剧作品,她是戏剧作品《西贡》中国巡演的策划人之一,音乐戏剧《庞氏骗局》的联合制作人,并制作和主演了《犹太城》。

“在这些年的中外文化交流中,我起到了一个’桥梁’的作用吧。因为我是一个在中国的外国人,恰好遇到了不少跟中国相关的’时间节点’。”安娜给记者举例说,比如,北京首次申办2000年奥运会时,国外需要了解中国,她刚开始就选择了摄影这条路。后来,中外电影交流频繁,合拍片多了,她参与合拍片的制作。”安娜说,再后来,中外合作的戏剧项目多起来了,不少著名的戏剧有了中文版,她常常是引进人也是制作人。而这期间,她最大的收获是,勇敢地开始唱歌了。

至于戏剧之后她还会涉足哪个领域,安娜的回答是:“我不知道未来,谁能知道未来。”其实在记者问及家庭摄影时,她就回答了这个问题,她很少给家里人拍照,而且现在也不希望让他们看太多之前的照片,“我觉得,生活要往前走,不要太多往后看,未来更精彩更重要。”

图片

快问快答:

K=孔小平

A=安娜

K:您之前来过南京吗?

A:很早前就来过南京好几次。那时候在拍纪录片,也做摄影,有一些选题是跟“南京大屠杀”有关的。我跟法国那边也合作拍摄过相关纪录片。

K:摄影方面办过不少展,是不是还有不少主题素材?

A:大概2018年时我又开始拍一个主题,就是经典话剧《如梦之梦》的后台。因为我对戏剧行业和戏剧演员都很崇拜,我只拍他们在后台的样子。未来可能会做展览,或者出书。不过,我不着急,我需要时间,时间会给它价值。

K:不少明星的太太也会参加真人秀综艺节目,你有这么计划吗?

A:在我的这个年龄,时间是最重要,工作的时间,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跟家庭在一起的时间。

K:看媒体报道说,你和先生刘烨至今仍会每天通3个电话呀?

A:3个电话是最忙的时候,正常的话,一般每天要打五六个电话。谢天谢地,我很幸福,这是我们的生活。

K:诺一现在还喜欢孙悟空吗?

A:他早就忘了孙悟空,最近他喜欢哈利波特,喜欢踢球。

K:这次女儿霓娜有没有跟您一起出来巡演?

A:没有,之前确实有时候会跟来。现在他们在北京也有了自己喜欢的兴趣班,都不愿意跟着我出来巡演。

K:你有没有比较好的教育方式可以给大家借鉴?

A:没有。其实我很愿意别人跟我分享他们的好教育方式,我真的不是个好教育者。

K:现在天气冷了,你还会打毛衣吗?

A:毛衣真的太复杂了,我一般会打手套。

K:现在的事业和家庭的状态是你喜欢的吗?

A:对,当然了,生活是一直需要找平衡和不断调整的,慢慢去平衡。

K:都说法国女人很优雅,不会老,您日常会对容貌或者白头发焦虑吗?

A:也会焦虑。但是我一直没有花太多时间在这方面。我觉得,我也应该花上更多一些时间了。

文 |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

图片摄影 | 大力

视频素材由央华戏剧、大力提供

视频剪辑 | 唐嘉钰

面对面系列作品,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摘编

校对 徐珩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