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在党90年的108岁开国少将,收到纪念章高兴得像个孩子
2021-06-24 20:54

6月21日,一枚“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被送到了东部战区总医院病房,迎接它的主人是108周岁的开国少将张力雄。张力雄1913年11月21日出生于福建省上杭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9年3月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迄今已有90年党龄,1961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是目前健在的6位共和国开国将军之一。

南京生活着一位党龄90年的开国将军

记者在东部战区总医院见到张力雄将军时,他正躺在病床上输液。看到记者来访,老将军微微抬起插着输液管的左臂,伸开手掌,面带微笑。

“他要跟您握手!”在老将军女儿的提醒下,记者赶忙快步上前,双手握住老将军的手,此刻感到他的手依旧刚劲有力。不过,他的听力衰退不少,有时交流需要女儿或者工作人员上前大声说才行。

工作人员拿出中共中央颁发的“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要给老人戴上。看到纪念章,老人嘴角上扬,高兴得像个孩子,他对女儿问道:“我的?”

图片

张力雄老将军拿着“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

“你的,是你的,是你的!”女儿将纪念章递到父亲手中,老人低下头仔细看着。“爸爸,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了,这是党中央给您的纪念章。”女儿再次对着父亲耳边说道。老人听清楚了女儿讲的话,连连点头,高兴地笑了。看到眼前身经百战的老将军可爱的样子,在场的记者也激动得热泪盈眶。

这时,老将军的女儿向记者介绍道:“爸爸年龄大了,过去的许多事情都记不得了,但是他一直记得参加过的许多战斗。”

图片

张力雄老将军拿着“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十分开心

从1929年至1949年,张力雄始终奋战在对敌斗争第一线。老将军一生参加过百余次战斗,6次遇险均幸免于难。他参加了中央苏区第四、第五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红军长征前的最后一仗——老营盘战斗,长征中三次过草地,并参加了红军长征结束的最后一仗——著名的华家岭阻击战;长征结束后又参加了西路军大血战。全面抗战爆发后,他在“抗大”工作了6年,后率部辗转华北、豫北、豫西等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期间,他参加了中原突围、淮海战役、进军大西南等一系列战役。新中国成立后,他在西南部队工作多年,为巩固国防、建设边疆作出了重要贡献。不管在什么时候,他始终对党对国家保持着信心、希望和忠诚。平反复职后,他任江西省军区政治委员、中共江西省委常委。离休前任福州军区顾问,是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六、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回忆牺牲在怀中的小战士时常落泪

张力雄老将军的家中珍藏着一本厚厚的相册,收录了近700张老人各个历史时期的珍贵照片。这些照片是宝贵的历史资料,对于老将军来说,这些照片记录着他在革命年代浴血奋斗的青春。

图片

张力雄授少将军衔时留影

老将军时常想念已经逝去的战友,他在2004年出版的回忆录《难忘的征程》一书中,曾写下六大章文字来纪念他们:“痛悼皮定均,缅怀饶子健,思念沈仲文,怀念黄以仁……”此书由张力雄亲笔撰写,经过十余个寒暑交替,完稿时他已91岁高龄。

在儿女看来,张力雄老将军是一位心胸宽广的父亲,“他想得很开、心态好,看事情也很透彻。”但在张力雄心中始终有一块“放不下的石头”——一名小战士的牺牲。每每提起这名小战士,老人家总会潸然泪下,“去年爸爸提到他,还是流泪了。”

这个小战士名叫赖国标,福建省长汀县人。张力雄曾回忆道:“赖国标还不满14岁,个头很小,活泼可爱,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人很机敏,我就把他放在新兵团团部当我的公务员。”

长征期间,赖国标每日陪伴张力雄,他身体单薄虚弱,张力雄就让他坐在马背上,自己拉着缰绳往前走。然而在第三次过草地时,赖国标因误食野菜中毒,腹部膨胀,最后倒在了张力雄的怀里。弥留之际,赖国标留下一句遗言:“首长,有机会的话……给我家捎个信……告诉我的父母……我也是红军。”张力雄攥紧他的手,大声呼喊他的名字,但他再也没有醒来。

全国解放后,为小战士的这句遗言,张力雄多次委托当地民政和人武部门查找赖国标的家属,但在长汀县所有革命烈士的名单中没有找到“赖国标”的名字,他才意识到“赖国标”也许是小战士参军后改的名字。这件事成了老人心中的一大遗憾。

身经百战死里逃生谱写传奇人生

【悲惨童工投身革命】

抚摸着胸前的纪念章,张力雄老将军陷入了深思。他11岁就在家乡造纸厂做童工,直到16岁投身革命。他曾经回忆,当年做焙纸工异常辛苦,每天重复动作8800余次,来回5万余步;后来转为捞纸工,每天要弯腰1300余次,苦难的童工生活磨炼了他的坚强意志。参加革命后,张力雄在几名共产党员的领导下参加了本地区的农民暴动,打跑了地主老财,开仓放粮分给穷人。

【长征期间的重要战斗】

1932年春天,张力雄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进入红军学校学习。毕业后历任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第一〇〇团指导员、团政治处主任、团政委。1934年9月底,接到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命令,张力雄率800余名学员,在江西兴国老营盘阻击国民党军,苦战了三天两夜,顶住了敌人的轮番攻击,为红军主力集结战略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这是中央红军长征前至关重要的一战。

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之际,国民党军调集25万人,继续围堵红军,企图一举歼灭红军主力。为了确保红军三大主力会师,1936年10月19日,时任红五军第四十五团政委的张力雄和团长叶崇本接到命令,率部在华家岭一线组织阻击敌人。10月22日,叶团长手执大刀冲在部队最前面,张力雄从特务连战士手中抓起一挺轻机枪向敌猛射,打得敌军纷纷溃散。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只觉右胸被什么东西撕了一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飞来的一颗子弹打得粉碎,好在没伤及要害。华家岭战斗是长征诸多战斗中的最后一仗,虽然伤亡较大,但完成了阻击任务,确保了三大主力会师,四十五团受到上级表扬。

【高台血战负伤,流落荒野雪地】

1936年10月,红五军被编入西路军,张力雄率部踏上悲壮的征程。1937年1月1日拂晓,红五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攻克高台城。1月21日,高台城受到马家军的疯狂反扑,张力雄在高台城墙上指挥战斗,被一块弹片击中左腿,被抬下城墙包扎。这时城西骤然枪声大作,马家军嚎叫声越来越近,张力雄意识到不妙,抓起一根扁担忍痛一瘸一拐向东北城墙走去。在这危急关头,他巧遇当地老乡,老乡冒死将他救下。

张力雄被老乡藏在一处低矮狭小、阴暗潮湿的夹墙内。第四天,老乡见马家军搜捕松动,把马车底板拆下一块,留出可供呼吸的缝隙,让张力雄趴在底板上,盖上稻草再铺上马粪猪粪,伪装成送粪车混出城外。时值寒冬,与老乡作别后,他在荒无人烟白雪皑皑的祁连山脚行走。夜里零下20多摄氏度,他躲在牲口棚里取暖。当天蒙蒙亮时,怕被搜查的敌人发现,赶紧跑到山上,靠着毅力与饥寒作斗争。为了安全,他爬到树上,用绑腿把自己绑在树上睡觉。最终,通过向老乡打听和根据马家军的动向判断部队位置,在荒野辗转五个昼夜后,终于在倪家营子找到西路军总部。

【子弹打穿草帽,仰面倒地无碍哈哈大笑】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驻守登封县城的日军却拒绝向八路军投降。河南军区组成“受降临时指挥部”,决定由一支队司令员皮定均任总指挥,六支队政委张力雄任政委,以一、六支队为主力,攻打登封县城。8月17日,攻城主力将登封城团团包围。

战前,皮定均和张力雄在离城墙不到300米处观察地形。突然,“砰”的一声枪响,张力雄仰面倒地。众人大惊,赶忙上前查看,只见子弹在张力雄的草帽上钻了一个洞,人并没有受伤。皮定均见状不禁大笑道:“你真是一个打不死的‘程咬金’!你看敌人就不敢打本司令。”说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8月23日拂晓,皮定均、张力雄指挥各团发起总攻。经过激战,击毙、俘虏敌人2000余人,解放了登封城。

图片

1944年7月,张力雄(右)在太行军区驻地河南省林县与皮定均留影

饮水思源,

常说自己是幸存者、幸运者和幸福者

张力雄的女儿告诉记者,父亲也曾受到冲击,被下放到农场劳动。其间,她去看望过父亲,那时父亲不能叫原名,不能被称为同志,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张赤星”,他相信组织相信党总有一天会为他查清楚。“我觉得这点就是他对党的一种信念,对党的一种感情!”他的女儿说。老将军在90岁生日的时候曾说过:“我是一个幸存者,一个幸运者,一个幸福者!”所谓“幸存、幸运、幸福”指的是他有幸看到了盛世中国。

在生活上,张老将军非常知足,生活简朴。“我们小时候,每年年夜饭,在夹第一块肉时,父亲都会郑重地说,你们要记住,今天我们能吃上肉,是无数革命烈士用命换来的!”女儿说,解放后和离休后,父亲一直关心家乡建设和教育发展,关心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身体力行为孩子们讲述革命故事和革命传统,还多次捐款给家乡和学校,2016年7月给家乡福建省上杭县通贤乡障云村捐款10万元。85岁的他亲手绘制了《我走过的红军长征路线略图》,曾有一位企业家要以高价收藏,被他婉言谢绝,如今这幅手绘长征图捐给了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

图片

张力雄老将军亲手绘制了《我走过的红军长征路线略图》

张力雄共育有8个子女,在子孙教育这方面,他抓得很紧,孩子们也都是靠自己学有所成。“我们兄弟姊妹众多,各自在平凡的岗位上工作到退休,也因努力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但并没有仰仗父亲。”张力雄的女儿说,父亲参加革命前只上过66天私塾,投身革命后有了重新学习的机会,学过一些文化知识。晚年,他喜欢写字,写得最多的是“思源”两个字,意思就是饮水不忘挖井人,他说“我能有今天,全是党培养教育的结果”。这幅字曾参加南京军区老干部书画展。

衷心祝福这位慈祥的老将军健康长寿!

图片

晚年,张力雄老将军喜欢写字

紫牛新闻记者| 任国勇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孙庆云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供图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