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红色火种耀古城 苏州第一个党组织在这里诞生
2021-03-01 20:41

 1925年9月,苏州第一个党组织——中共苏州独立支部在乐益女中秘密建立,苏州人民的革命斗争从此有了坚强的战斗堡垒和领导核心——

红色火种耀古城

在苏州体育场路4号苏州乐益女子中学旧址里,一棵近百年历史的雪松苍翠欲滴,傲然挺立。1925年,它由乐益女中创办人张冀牖亲手种下。同年9月,苏州第一个党组织——中共苏州独立支部在乐益女中秘密建立。自此,苏州人民的革命斗争有了坚强的战斗堡垒和领导核心,红色火种在姑苏大地上呈燎原之势。

风雨九十六载,乐益女中早已不复存在,在这一方红色初心开始的地方,雪松成了苏州党史的忠实见证者。去年,苏州市在中共苏州独立支部旧址上规划建设苏州市党性教育实训基地,基地以雪松为中心,利用原有场地和建筑遗迹,还原合院式空间格局。在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苏州的“红色摇篮”将再担使命,重焕荣光。

图片

乐益女子中学旧址中的这棵雪松是苏州党史的忠实见证者。□记者 濮建明 摄

古城苏州有了领风气之先的女校

乐益二字,取“乐观进取,裨益社会”之意,彰显了乐益女中的教育宗旨和办学理念。1918年,张冀牖举家移居苏州,为普及女子教育,张冀牖决心创办女子中学。他遍访苏州、上海、南京等地的教育名家。1921年,乐益女中开始办学招生,彼时为租房办学,地址在人民路憩桥巷。同年,选址体育场路筹划建设新校园。

图片

1923年,占地二十多亩,建有四十多间宿舍和教室的乐益女中新校舍在体育场路4号建成。(资料图片 锦帆路社区供图)

1923年,新校园在体育场路4号落成。乐益女中新校舍占地二十多亩,建有四十多间宿舍和教室。学校各区域分布合理,功能齐全,有中式花园、西式教学楼,还有先进的教学设施,篮球场、网球场和排球场一应俱全。

为了独立自主办学,张冀牖坚持不接受任何形式资助,为此他倾尽家财、让出宅园。虽以一己之力独资办学,但他对学校的投入不计代价。乐益女中常常入不抵支,需要补贴部分资金才能正常运转。即便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学校仍每年拨出约十分之一的名额,招收免费生,以便贫家女儿入学,改变了一批学子的命运。

图片

在新思想的影响下,乐益女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朝气蓬勃气象,掀起了诸多新风。乐益女中是苏州最早推行剪短发的,开了女子上台演戏的先河。

1925年“五卅”运动时,张冀牖接受进步教师的建议,停课十天,搭台演戏三天。师生们分赴各个城门口和火车站,沿途募捐,更有一队学生赴无锡劝募。为支持上海工人罢工,学生们自编自演了节目,张冀牖还请来马连良、丁伶等名人义演募捐。乐益募捐“成绩甚优”,上海、苏州各报都登了这条消息。上海工人罢工结束,多余的捐款退回苏州,乐益女中的师生和苏州工人、学生一起,自己动手,填平皇废基空场贯通南北的小巷,开拓为大马路,命名“五卅路”,并立碑纪念。

中国共产党在苏州有了立足的地方

在办学中,张冀牖对学校的师资队伍建设非常重视,有较高才学、思想进步的教师是他首先考虑的人选。他在松江景贤女中听课时,很欣赏该校教务主任侯绍裘鼓励学生关心国家大事、注重培养学生独立处事能力的教育思想和方法,便诚聘他来苏担任乐益女中教务主任。而此时,中共上海区委针对先前苏州支部名存实亡的状况,决定派人到苏州重新建立党组织,于是,在苏州组建党组织的任务就交给了侯绍裘。

1925年8月,侯绍裘同刚刚入党的张闻天来到苏州,与已在苏州任教的叶天底取得了联系。三人积极开展工作,筹备建立党支部。经过周密准备,9月,中国共产党苏州独立支部在苏州乐益女子中学正式成立。叶天底担任中共苏州独立支部第一任书记并负责组织工作,张闻天负责宣传,侯绍裘因已在党内身兼数职,活动繁忙,只担任委员。中共苏州独立支部也成为当时中共上海区委(亦称中共江浙区委)下属的外埠9个独立支部之一。

1925年9月7日,本该是乐益女中正式开课的日子,但为铭记《辛丑条约》(9月7日签订)“国耻”,学校停课,举行演讲活动,侯绍裘主持,张闻天主讲《帝国主义与辛丑条约》,叶天底主讲《九七与五卅》。

著名教育家、作家、社会活动家叶圣陶曾以赞赏的口吻评价张冀牖:“张冀牖老先生很了不起,他自己出钱办学校,把许多外地的青年请到苏州来教书,他大概不知道他们是共产党员,只觉得他们年轻有为,就把他们请来了,共产党从此在苏州有了立足的地方。”

南京大学老校长匡亚明在大革命失败后,也曾一度在乐益女中以教书为掩护。新中国成立后,匡校长曾数次重访乐益女中旧址,看望张家后人。

图片

1979年,在九如巷张氏老宅,匡亚明与张家后人合影。图正中戴眼镜者为匡亚明,执扇者为张允和,左起第一为张寰和,右起第二为张以迪。(张以迪供图)

苏州革命斗争有了坚强的领导核心

中共苏州独立支部成立后,苏州的革命形势焕然一新。中共党员以乐益女中为基地,宣传革命思想,播撒革命火种,组织领导工人运动,吸收新鲜血液壮大党团组织,开展了很多影响广泛、意义深远的爱国主义活动。到1925年底,中共苏州独立支部已有党团员24人,为革命事业的发展积蓄了力量。

独立支部深入学校、工厂,开展了轰轰烈烈、卓有成效的革命活动,大力宣传马克思主义和民主革命思想。有了党组织的领导,接受过革命思想的教育,苏州工人斗争的性质逐步由以往单纯的经济斗争发展到争取经济利益和提出政治要求相结合,斗争规模也由一厂一店发展到全行业乃至各行业的联合斗争。

在独立支部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罢工、示威、迎接北伐军等革命活动中,队伍得到了充分锻炼,发现和培养了一批年轻党员,壮大了革命力量,为发动更大规模的革命运动积累了经验。在乐益女子中学入党的有教师王芝九、徐镜平、张世瑜,学生沈霭春等,在其他学校吸收入党的有许金元、汪伯乐等,在产业工人中发展的党员有葛炳元、张春山等。

中共苏州独立支部是中国共产党在苏州建立的第一个发挥作用的地方组织,她的建立使苏州人民的革命斗争有了坚强的领导核心,革命从此有了科学的指导思想,苏州人民有了可以依赖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工人阶级有了自己的司令部,为苏州人民在茫茫长夜中擎起了一盏指路明灯。

身边人说

“独立支部在乐益女中建立并不偶然”

——张以迪(民国教育家张冀牖之孙)

祖父是个乐于接受新思想、新事物的人,受蔡元培“教育救国”思想的影响,他变卖家产,遍访名师,兴学办教。我从小到大生活的九如巷张家老宅和我祖父创办的乐益女中是连在一起的,前边是校园,后边是住宅,校园和住宅之间有过道相通,这样的布局主要是为了方便我祖父处理校内事务。祖父之后,我的父亲张寰和继任乐益女中校长。

中共苏州独立支部在乐益女中建立并不是偶然的。祖父发觉侯绍裘讲课非常好,思想也很新,就邀请他到乐益女中来做教务主任。侯绍裘任职后,又向祖父推荐了叶天底、张闻天等来任课,祖父欣然接受。当时,祖父并不知晓他们“共产党员”身份,但非常认同他们的学识和新思想。

此后,侯绍裘以教师身份在乐益女中组织成立了苏州第一个党组织中共苏州独立支部,并在学校发展党员开展地下革命活动。

“传承弘扬红色精神重任在肩”

——金丽娜(姑苏区双塔街道锦帆路社区党委书记)

锦帆路社区是一片红色氛围非常浓厚的热土,在这里,革命精神代代相传。作为一名85后社区党委书记,传承弘扬红色精神重任在肩,我倍感自豪,使命光荣。目前,社区设计推出了红色微旅游路线,将中共苏州独立支部旧址、五卅路纪念碑、上海战役指挥机关旧址等红色遗址以“微旅游”的形式串联起来,让党员群众,特别是年轻人身临其境聆听感受苏州的红色故事。

中共苏州独立支部是代表着苏州人红色初心的地方,不忘初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每一位基层工作者的使命。今年社区将通过“锦巷”民生项目,打造声色街巷,在讲好苏州红色故事的同时,展现出群众美好生活的幸福景象。与此同时,我们还将以“老带新”的方式,继续招募年轻党员志愿者,为红色文化传承注入新生力量,让红色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红色史迹

五卅路纪念碑

图片

位于苏州市五卅路与民治路交会处。1925年5月,上海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苏州各界共募捐近2万元送往上海,“五卅”运动后期,上海商会把部分款子退回苏州。当年7月10日,苏州各界联合会决定将退回的捐款用于翻修公共体育场旁由言桥南至十梓街的道路(原名马军弄),路名定为五卅路。1926年5月30日,苏州各界联合会、学生联合会在公共体育场门前、言桥堍筑起两方五卅路纪念界石。1985年,苏州市人民政府将五卅路界石移至五卅路中段民治路口,并镌刻纪念碑。

伯乐中学旧址

位于吏舍弄10号,现为苏州大学科技创业园。汪伯乐(1900—1926),苏州人,独立支部第三任书记。在苏州举行的悼念孙中山先生活动、五卅声援运动中,汪伯乐都发挥了重要作用。1925年9月,汪伯乐加入中国共产党。次年6月,接任独立支部书记。当时北伐军逼近江南,汪伯乐秘密成立了“迎接北伐军中心组”,开展革命活动,积极策应北伐军。1926年12月,汪伯乐被捕,12月16日,惨遭杀害,年仅26岁。1927年8月,苏州建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伯乐中学”,以志纪念。

肖特纪念碑

位于苏州公园内的肖特纪念碑是为纪念美国民间飞行员罗伯特·麦考利·肖特而立的。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2月22日,肖特驾驶战机,在苏州上空与从日本加贺号航空母舰上起飞、准备轰炸苏州的3架轰炸机及护航的3架战机遭遇。肖特毫不犹豫冲向日机机群,向其中一架轰炸机发动攻击,座舱中一名日机炮手被击毙。但肖特的飞机也不幸被击落,肖特当场牺牲。4月28日,苏州市民万余人在当时的五卅路体育场集会追悼。

苏州警察博物馆

图片

位于西善长巷3号,原为司前街看守所。1936年5月,沈钧儒、邹韬奋等著名人士响应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在上海发起成立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要求国民党停止内战,建立统一的抗日政权。11月,国民党以“危害民国”的罪名,非法逮捕了沈钧儒、邹韬奋、李公朴、章乃器、王造时、史良和沙千里七位救国会的领导人,并于12月4日移解到苏州,关押在吴县横街江苏高等法院看守所,这便是轰动一时的“七君子事件”。其中,由于史良是女性被单独关押在司前街女犯看守所。

(苏报记者 朱琦)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