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少将詹大南去世,抗美援朝中他率部全歼美军“北极熊团”
2020-11-21 14:56:03


据媒体报道,开国少将、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詹大南将军于2020年11月21日上午在江苏南京逝世,享年105岁。

据公开资料,詹大南将军1915年4月生于安徽省金寨县,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15军团保卫局科员、第28军直属队特派员,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第二次至第四次反“围剿”战斗,1934年11月随红25军长征。到陕北后,参加了劳山、直罗镇战役,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

长征时期,詹大南曾给时任红25军副军长的徐海东大将当过保卫员。詹大南曾随徐海东回老家,闻讯而至的敌人突然包围了村子,混战中一枚冒着青烟的手榴弹向徐海东滚过来,反应敏捷的詹大南飞身将徐海东扑倒在地,一声巨响后徐海东的腿还是被一块弹片炸伤了。情急之下,詹大南背起徐海东杀出一条血路突至村外。路上正好遇见和自己同年参军的弟弟詹大海,两人一边轮换背着徐海东,一边交替射击掩护,最终摆脱了敌人纠缠。

1934年11月,独树镇激战,詹大南随徐海东猛打猛冲,脚踝被敌人一颗子弹打穿了,令他无法行走。按惯例,行动不便的人员必须留下来,不能跟随大部队。徐海东特地找来一头骡子,让詹大南骑着走。走了10天骡子累死了,徐海东又给他找来一匹马骑。

1935年3月,红25军转向东进,打下陕西商洛柞水。这时国民党军独立二旅旅长张汉明所辖的两个团也追击红军来到这里。鉴于此,军长徐海东和政委吴焕先先用“拖延战术”,领着敌人兜圈子,趁敌人疲惫松懈,再杀一个“回马枪”。在葛牌镇,深夜,部队接到命令:夜12时开饭,饭后出发,顺原路返回西南。很快红军与敌人相遇。将敌人诱入“口袋”后,立即开火。作战中,詹大南发现有五六个敌人从树林中闯出、向外蹿去。他立即带着通信班追了上去。当敌人刚从树林里探出脑袋时,詹大南的手枪便对准了一个肥头大耳、约摸40岁上下的矮胖子,原来这家伙就是敌军旅长张汉明。詹大南最终将其活捉。

直罗镇战役中,敌牛元峰师人马大部被歼。牛元峰和参谋长带着400多人退守进一座土寨子,趁夜逃走。徐海东军团长闻讯立即命令詹大南火速带少共营追击:“抓不住牛元峰就莫回来!”詹大南一口气追了10多公里终于把敌人围困在一座小山坡上,两面夹攻,全歼敌军。

此战之后,詹大南被组织分配到15军团保卫局工作。临行前,徐海东送给詹大南一把刚刚缴获的新盒子枪作纪念。

1949年后,傅作义有次做客中南海,对毛主席提出一个请求:“有个叫詹大南的很会打仗,我要见见他。”詹大南应召而至,毛主席见到他时风趣地说:“你就是詹大南!在张家口打得好嘛。”

毛主席说的张家口是指1948年底的平津之战。毛主席亲自排兵布阵,在7封电报中,9次直接点了詹大南的名并授予战斗任务,詹大南此时的身份是冀热察军区司令员。他带领所属部队在土木堡地区连续7昼夜阻击战,切断了平张线,而平张线是华北傅作义集团的重要交通命脉,切断它,傅作义的主力即被分割难以东西策应,便于我军各个歼灭;切断了它,傅作义西逃绥远或从其他方向撤退,均将因兵力无法集中而化成泡影。换句话说,这也为日后北平和平解放埋下了伏笔。基于此,这场绝妙的阻击战能不让傅作义记住詹大南的威名吗?

在抗美援朝中,詹大南率部全歼美军1个加强团(号称“北极熊团”),创造了一次战斗全歼美军1个加强团的模范战例。

抗美援朝凯旋后,詹大南先后在甘肃省军区、南京军区任要职。每次去北京开会,詹大南总不忘探望老首长徐海东。徐海东常对长子徐文伯说:“我们父子的感情,还不如我同你詹叔叔的感情,我们那是血雨腥风中的生死之交啊!”

1983年,詹大南从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岗位上退下来,有闲回到老家金寨看看。回到南京后他向老伴提出想法:全家人一起为金寨县捐款10万元建一所希望小学。老伴很赞同,子女们也都表示支持。此时詹大南将军的老伴患有帕金森病,常年雇请一位保姆开销很大。大儿子一家三口还挤在一套小房子里,其他子女们也都是工薪阶层,经济上也不宽裕,但为了完成老人夙愿,在老将军夫妇拿出积攒几十年的42000元后,子女们节衣缩食捐了56000元,连将军的侄女一家也捐了2000元,总算凑齐了10万元。1997年的秋天,希望小学建成,当地拟将该校命名为“詹大南小学”,老将军坚决不同意;当地提出将校名改为“将军小学”,詹大南还是不同意,他亲自为学校题写了校名——金寨县杨桥希望小学。此外,詹大南还在金寨一中设立了奖学金,10多年来从不间断,共捐资10多万元,资助了数百名贫困学生帮助他们完成学业。

资料来源:

张应松,《兵工科技》2019年第6期

胡遵远 《人民政协报》2018年7月26日

校对 盛媛媛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