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看到“中国海关”不禁心潮澎湃,徐州小伙发来回国视频感谢祖国
2020-03-29 21:09:07

“3月21日早上7点,我终于踏上了回国的路程。”封钰没想到,自己作为交换生前往丹麦的学习之旅会以这样的方式提前结束,经历了三次航班取消之后,他终于在哥本哈根开启了回家之路。其间三趟转机,历时41个小时,终于抵达上海,又到了徐州接车点,再转乘沛县120专车前往隔离酒店。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封钰时,他仍在隔离观察中。为了记录这趟特殊的旅程,封钰还专门拍摄剪辑了一个视频,他说,当踏上祖国土地的那刻,自己心里忍不住长舒一口气:“我到家了,这段特殊的经历是我人生中非常难忘的一部分。”作为扬子晚报紫牛新闻的读者,他给扬子晚报发来了自己回国和到家后记录下来的视频,他告诉记者,他想用这些视频来对祖国和那些坚守在各行各业岗位上保护大家的工作人员说声谢谢。

交换生艰难回国路:

口罩价格飞涨,航班三次取消

今年24岁的封钰是江苏徐州沛县人,目前是华北电力大学电气工程专业研二学生。2019年12月31日,他作为交换生前往丹麦科技大学学习三个月,原计划今年3月29日回国。“因为现在丹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长速度很快,新闻上说可能会在4周内达到峰值,我心里其实是很害怕的。药店几乎买不到口罩、消毒水,丹麦人也没有戴口罩的习惯,我去超市购物戴口罩都会引来很多人的注视。加上父母、同学、老师都很担心我,我想了想还是提前回国吧。”

封钰回忆,1月份自己刚得知新冠肺炎在国内出现时,国外的导师就开始在微信群里天天更新国内国外的疫情动态,当时丹麦的生活一切正常,封钰还曾和同学出门游玩,路上经常遇到一些老年人,非常友好和热情,他们会主动来询问需不需要帮忙指路。“我记得地铁上一位老奶奶专门迎上来,拿出眼镜帮我看地图。”1月底时,大家得知国内疫情暴发,口罩、消毒水等防疫物资的需求量很大,但线上线下都很难买到,于是不少留学生自发去药店购买医疗用品再打包寄回国内。“一位在丹麦科技大学长期交流的师姐还买了口罩托我们回国时候带给她家人,可能因为丹麦这些防护物资比较少,所以当时价格已经上涨了。”封钰告诉紫牛新闻记者,1月底的时候,药店口罩的价格大约为100克朗1个,按当时的汇率计算就是103块人民币1个,一次性买10个口罩有优惠,但也要六百块左右。“我有问过房东,她和我们说之前口罩的价格大约每个只要十几元。”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药店的口罩数量依然稀少,在封钰的印象里,直到回国前,街上依然没什么人戴口罩。

在候机厅等待

3月12日,封钰所在学校的境外交流群里有老师提醒大家:留学生在外多注意自我防护,国外疫情暴发,如果有同学想要回国要提前申报,申请回国,近期要多关注一下航班信息。

考虑到当时丹麦的疫情逐渐严重,封钰和一位师姐打算提前回国,于是取消了原本从哥本哈根直飞北京的机票,这是他在去年12月就提前买好的回程机票,当时花了4500块,算是比较便宜。之后,封钰预订了丹麦时间3月22日中午12:55“哥本哈根—莫斯科—北京”的机票,以及丹麦时间3月22日上午8:25“哥本哈根—多哈—泰国曼谷—上海”的机票,但这两个航班都被航空公司取消了。最后买了3月21日7:00“哥本哈根—法兰克福—中国台北—上海”的机票,很幸运的是这次航班按原计划起飞了。

封钰和师姐一起回国

热心房东赠送仅有的三个口罩

花费了41个小时到上海

从丹麦离开前,当地的口罩已经成了稀缺物品,封钰到处都买不到口罩,还是热心的房东向他伸出了援手。“我的房东正巧是个中国人,我们都喊她鹿姐。”封钰说,鹿姐在丹麦的房子是一座两层独栋别墅,里面有七八个中国留学生。当封钰要离开的时候,鹿姐的手里只剩下三个口罩,还是此前从国内带回来的黑色普通一次性口罩,得知他回去要多次转机,鹿姐坚持让他把口罩都带走。“我说你为自己留一个,她最后还是都给我了。临别前,她还给我包了包子,因为赶时间没能吃上,可我心里真的特别感动。”3月20日傍晚六点多,封钰戴着鹿姐送的一次性口罩,手上套好棉手套,出发去机场。“到了机场取了票,感觉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封钰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从开始报备到顺利抵达,前后历经十几天,航班三次被取消,历时41个小时,花了两倍的机票钱,终于在3月22日晚抵达上海。在他的视频里,有傍晚人员稀少的哥本哈根机场、冒雨换乘的路途、登机的长队和简单的飞机餐,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背后是数小时的等待。封钰说,等待登机的途中还发生了一个不愉快的插曲。“我们需要经过严格的检疫再上飞机。当时大家都在排队,速度比较慢。我们想问一个维持秩序的外国工作人员还要等多久,其实我们中间是有距离的,彼此都戴着口罩,但那个工作人员对我们非常抵触,不停用手指着我们比划示意离远一点,让人心里觉得非常不舒服。”所幸周围的旅客都很有善意,有的人会主动来交流,分享一路的见闻。“这趟旅程花费了41个小时,回到上海,我看到中国海关的那一刻确实有一种心潮澎湃的感觉,转机那么久,终于回来了,多了一份踏实和安全。”

封钰说看到中国海关的那一刻

有一种心潮澎湃的感觉

江苏在上海浦东机场设置了接机服务,封钰在机场接受了严格的防疫检查后,登上了开往江苏昆山的大巴,到达昆山后,又转徐州接车点,后转乘沛县120专车前往隔离酒店,花费了13个小时。

多次辗转,封钰到达徐州

“在回程的大巴上,工作人员说隔离费用是免费的,由徐州市政府承担。在回程的各个接驳点,都有工作人员给我们喷消毒水,发口罩。”这趟大巴每天在路上往返十几个小时,医护人员就跟着车来回奔波,还要安抚旅客因为等待而烦躁的情绪。因为时间比较紧,车上不能吃东西,也不能上厕所,中途不停车,工作人员还给每个人都发了尿不湿,非常周到贴心。令封钰印象深刻的是,有的乘客家属还会特地提前与跟车的医护人员联系,托他们从徐州捎一些生活物品带到昆山。“上车以后,医护人员就叫了一个人的名字,说是家长托她带来了物品,大家都非常不容易。”3月23日8:47分,封钰抵达隔离点—沛县广达宾馆,他将在此接受14天的隔离观察。

在隔离点每天与父母通话

向所有坚守岗位的人员道谢

3月27日是封钰接受隔离的第四天,身体状态良好。“配送的伙食非常好,工作人员也特别有耐心,每天给我们测体温,到酒店第四天给我做了第一次核酸检测,隔离期结束还要再做一次,他们忙忙碌碌确实很辛苦。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很配合的,我们都不想给家乡添麻烦,大家都能做到互相理解和尊重。”封钰对紫牛新闻记者说,自己一个月前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外的学习交流生活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生活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我们终究要面对,必须要坦然又积极地面对,这段特殊的经历也是我人生中非常难忘的一部分。”

在沛县宾馆吃到的盒饭

在酒店接受隔离时,家属可以通过工作人员传递一些生活物资,封钰的父母每天都会和他视频通话,询问有没有紧缺的物品,买好了送过去。封钰笑言,其实没什么特别需要的东西,但爸妈心里可能比较紧张。“感觉我回来之后他们对自己更加在意和关心,我在他们眼里像一个非常需要照顾的小孩,我爸还买了一整箱凉茶送过来,请工作人员带给我。”目前,封钰得知,由于在丹麦买不到消毒液和口罩,房东鹿姐在群里组织大家从中国团购防疫用品,再托人寄给仍在当地的留学生,共同渡过难关。

“我特别希望国外的同学能够做好防护,调整好心态,如果回国做好提前报备。同时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在这样的一个特殊时刻,用自己的方式做好记录,对那些在这场战斗中默默奉献的人们表达一份尊敬。我也在此向祖国和疫情期间坚守在各行各业岗位上保护我们的工作人员说声谢谢。”

紫牛新闻记者|万惠娟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艾陆琦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视频 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