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写真 | 花 · 情
2024-04-10 16:35:12

◇甲山

格林小区一楼一住户院子里,栀子花白了一树。青枝绿叶,洁白的花朵,偷偷伸出栅栏,香味四溢,醉人心脾,但总觉得与儿时所闻及的栀子花香颇有差异。六七十年前在家中见到的那栀子花,至今仍记忆犹新——

入梅了,蒙蒙细雨,连续多日,栀子花开了。茂松大奶奶,每日里总要到自家屋后院子里去,在栀子花树下,停下脚步,看上几眼。哦!这朵开了;哦!那朵也开了;哦!那几朵已张开了小嘴,吐出了一点白。微风拂过,花香满院。她日子里虽清贫,但心里装满了花香,脸上布满了笑容,对今后的日子还是满怀希望。

这是头茬花,枝繁叶茂,花朵雀跃其上。花开饱满,洁白无瑕,香味藏得深,飘得远,醉人心脾。水灵鲜活的栀子花,盛开的、含苞待放的,她一枝一枝地细心剪下来,小心翼翼地放进精致的篾篮子里。她并不是去卖,而是送香于她人。

按多年的习惯,这头茬花首先送给童年相识亲如姐妹的珍女小妹,也就是我的外祖母。

细雨密密地斜织着,屋面湿漉漉的,路面积水成泥浆,行人甚少,这时大门被轻轻推开……

“珍女小妹在家吗?”这句话多么的温柔,多么的亲切,又是多么的熟悉啊!外祖母立即丢下手上的针线活儿,出堂屋门迎着。“茂松大奶奶,这么大的雨,你这是……”外祖母说着挽着她的胳膊进堂屋了。她头顶一块青布围腰,脚穿着的钉鞋满是泥浆,手上提着篾篮子,里面躺着一朵朵洁白的栀子花,藏着满满的世交情谊。“快!快把茂松大奶奶手上的篮子接过去!”这是外祖母吩咐。

外祖母解下腰间的围布,帮她擦去头上、身上的雨水。“坐!快坐下!”“快!倒碗水来!”外祖母边招呼边吩咐着。她和她,面对面,膝靠膝坐着。嘘寒问暖,互诉衷肠。时而互视而笑,时而紧锁眉头。一碗白开水,一篮子栀子花,情深似海,无话不谈。日子就这样慢慢地过吧,雨后天必晴。这是她们共同的期盼。

雨小了,她提着盛满鲜红鲜红苋菜的小篾篮子,要走了。她要走,她要留。匆匆相逢,匆匆离别,依依不舍。眼泪在两双眼内直打转。她真的要走了,她紧随相送。“你走慢点!”,她三步一回头,“你回去吧!”各自重复地说着。她脚穿钉鞋,迈着小步,出了巷子,拐了弯......

外祖母将一朵朵栀子花,清水供养着。选盛开的,发髻上插一枝,香和甜在屋子内环绕不休。她走到东,它跟到东,她走到西,它跟到西。在蚊帐里挂几朵,弥漫着香和甜。再插上几朵在瓶子里,不脱水,能开很长时间。整个屋子里的空气都像变了味似的,处处弥漫着两家世交的香和甜。

每年,茂松大奶奶都是如此守时。不管你有没有在等,不管你有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她都会来,都会拎着一篾篮子栀子花来,只为赴她自己的约。

每年,有这样一场栀子花开,她们的人生里也就多了许多的香和甜。两家的情谊也就因此而逐年加深。这六七十年前的耳闻目睹我至今仍敬佩不已。

一碗白开水,一篾篮子栀子花的往来,她们不是姐妹却胜似姐妹地相处了一辈子。


校对 盛媛媛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