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 踏青归来即清明
2024-04-07 17:17:18

周末,我正在关山月美术馆听一场故宫博物院余辉先生关于“清明上河图”的讲座。其间收到大姐发来的一条信息,她正打点行装要回去踏青扫墓。

大姐随儿子来广东已有二十多年了,平日照顾子孙日常起居,难得回次老家。有一次她儿子见她思乡情切,放了她半个月假,她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赶紧给娘扫墓。那天我们浩浩荡荡大大小小有近十人来到一片麦田前,婆母的墓地立在一个翠绿的垄沟前,像那麦地梳了一个小发髻。墓地被青草覆盖着,显得小而胖,我们打开纸钱,铺上鞭炮时,大姐已经趴在坟前哭起来。突然,一个灰色的影子从大姐脚边钻出来,“咻”地一声往麦田深处奔去。大姐吓了一跳,拍着胸脯噤了声,我儿子眼尖,大喊:兔子!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撒开脚丫向那灰烟似的影子追去。兔子慌不择路,左冲右突,麦地一片凌乱。大姐早已收起悲伤的情绪,喊:别追了,麦地都踩坏了。

兔子早没影了,一群人乐呵呵地回来,有人发现沟边嫩悠悠的野菜,忙奔下去采摘,一会儿野芹菜掐了一大抱,野葱扯了一大把。大姐早在坟边掐了一大捆辣菜,招呼大家快点把鞭炮放了,把扫墓的仪式完成。一群人齐跪地上,大姐念念有词:娘啊,多找一些老伙计,想打牌就打牌,想逛街就逛街,绫罗绸缎都穿起来,在那边要对自己好一点。那话语里再没了伤感和内疚,好像九泉之下,老母亲一样有老友,一样有街市,一样吃喝玩乐。

那天,我们抱着野菜满载而归,回家后一顿收拾,做了一桌香喷喷的野菜宴。好像清明节是个契机,是祖辈们给我们一个春游的机会,让我们在田野里聚集,与自然为伍,与春景融合,那样才不会辜负这春天的盛情。那一座座坟就是纽带,把我们一一引到油菜花前,让那金黄点亮我们的眼睛,让婆婆纳细小的蓝,缀在我们的发间,让孩子手上的鲤鱼风筝、老鹰风筝在蓝天中追逐。让我们忆起与祖辈相处过的日子,忆起她在厨间烧饭,扯着嗓子站在门前喊。忆起她在稻场上与男人们一起打谷子,拖着疲惫的身影回家。忆起她敲开邻家门,低声下气借钱供儿子读书。忆起她病恹恹地靠在床头上,冷静地交代后事。我们坐在桌边谈论才拜祭过的老人时,好像婆母就站在我们身边,安静地聆听。

其实,我只见过婆母一次,就是她病危时把侄女托付给我。那天,她把邻居大婶叫来给我煮了一大碗鸡蛋,整整九个,她倾其所有,把她的心思全敲在了我的碗里。那时,我和她儿子还没确定终身大事,但那天,我决定帮她守好这个家。

讲座还在继续,余辉老师由那幅古画,讲到清明那天,古人们都会举家外出欣赏春景,扫墓踏青的习俗。而大姐正要启程回老家,她将去墓地上清理一下杂草,伏在坟上痛哭一番,而后带一把野菜回家。她与我们大多数人一样,千里迢迢回去探望亲娘,也是为了看一看,自己与故乡的脐带是不是还紧紧连接着。

作者:七七

来源:扬子晚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