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9岁男孩手游充值数万元,父亲:他拿了奶奶的身份证认证
2020-03-18 17:46:24

日前,湖北省丹江口市的陈先生向澎湃新闻反映,他9岁表弟近4个月在家玩手游,瞒着家长充值数万元。

3月16日下午,陈先生表示,这数万元是表弟从去年11月开始到近期充值到了多款游戏里,目前他已经向涉及的游戏公司提出退款申请,并提交了相关资料和证据。

“直到3月13日,他父母查看微信消费记录,才发现有游戏充值,而且越往下翻越多。” 陈先生称。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向澎湃新闻表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关于“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规则,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是孩子充值的,在诉讼中,可能会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但是家长仍可以根据一些初步证据先行跟游戏公司交涉,且尽可能搜集一些间接证据,例如孩子玩手机的相关资料、设置、相册等,以证明是孩子充的钱。

18日,陈先生告诉澎湃新闻,vivo游戏平台同意退还充值款项的50%,而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不同意退款,他希望能进一步协调。

赵良善表示,孩子只有9周岁,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家长未同意的情况下,孩子的消费行为属于无效的,游戏公司应退还游戏款。

孩子借在家上网课玩手游,充值后删除交易信息

16日,男孩的父亲唐先生告诉澎湃新闻,他在此次疫情中做志愿者在卡口执勤,孩子的母亲白天也要上班,孩子借口上网课拿到手机玩游戏。

“疫情期间,不能去学校上课,只能在家上网课,我的手机都放在家让他自己操作。”唐先生称,他猜测是大人平时微信转账的时候,孩子偷窥到了密码。“我们输入支付密码的时候,也没想着防着他。”

唐先生告诉澎湃新闻,他开通了银行支付短信通知,但每次从孩子手里拿回手机的时候,支付的短信以及微信等交易记录都被孩子给删掉了。“没想到孩子这么大胆,我们都没看到短信提醒。”

唐先生还称,孩子80多岁的奶奶平时会照看着他,但是老人不懂这些东西,孩子甚至还拿着老人的身份证进行了实名认证。

“我帮忙查看两部手机的微信和支付宝账单后,发现涉及的游戏有十几款,充值金额也不等,有时候在一分钟之内,两千多元就花出去了。”陈先生说。

支付宝账单显示男孩的游戏充值记录   来源:受访者供图

唐先生表示,他只有小学文化,只会简单的微信转账操作,侄子陈先生懂得多一些,就让他帮忙处理这件事。

陈先生提供的充值截图显示,男孩充值的游戏平台涉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华为软件技术、广东天宸、广州四三九九、深圳市萌蛋互动、深圳市三叶草、天津游爱天下等多个平台的手游。

澎湃新闻注意到,男孩充值的一款名为《超级精灵球》的游戏,无需下载,可直接在微信小程序中打开,该游戏的运营商为深圳市三叶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记者在登录前述游戏时发现,该游戏无需注册账号,可直接绑定当前用户登录的微信号。如微信号已进行实名认证,游戏内无需再次重复认证。在点击充值选项时,游戏会自动跳转至微信支付界面,输入支付密码后,便可完成充值操作。

唐先生的手机微信和支付宝账单记录显示,3月11日至少有19笔、每笔648元的账单充值到深圳市萌蛋互动、深圳市三叶草、华为软件技术平台下的手游。

据陈先生不完全统计,4个月来,孩子利用父母的两部手机共充值了8.69万元,大额的充值账单主要集中在腾讯、华为以及vivo三个平台。

通过vivo游戏平台充值的部分款项   来源:受访者供图

“我不停地联系游戏客服,争取减少损失。”陈先生说,他在报警之后,警方告诉他,这其中不存在强迫交易,建议他找游戏客服沟通退款,或者咨询律师走司法途径。

律师:9岁孩子的游戏充值行为应无效

据陈先生透露,2018年的时候,表弟也曾被父母发现有游戏充值行为。当时男孩通过vivo游戏中心对三款游戏充值了近9000元。经过协商,vivo游戏平台退还了70%的充值款项。

陈先生称,2018年9月,与vivo游戏平台的协商中有规定,未成年人一方无权再以类似的退款理由向vivo游戏公司请求退款。“这一次,男孩在vivo游戏平台的充值金额有1万多元。”他担心,这次的充值金额退不回来了。

15日,律师赵良善告诉澎湃新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九条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而且《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订立的合同,经法定代理人追认后,该合同有效。”

赵良善称,9岁的孩子未经家长同意或事后追认的游戏充值行为属于无效的,而且这一情况无论在同一个未成年人身上发生过多少次,游戏平台都有义务进行退款。

赵良善向澎湃新闻表示,在实际生活中,也存在冒充未成年人充值取得退款的事件。“很多家长冒充未成年人进行游戏消费以获取退款,俗称‘代退款’。”他说,“代退款”出现的根本原因是平台技术设施不完整,无法屏蔽未成年身份账号。

他建议,平台应尽快完善识别系统,最好能够做到身份证及人脸识别一体化,支付银行卡与身份证一体化,这样可以避免这种“代退款”。同时在目前技术系统尚不完备的情况下,可以要求家长提供合理证明,例如孩子玩手机的相关资料、设置、相册等。

针对家长举证难的问题,赵良善建议从立法上进行规制,“涉及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消费时,设立举证责任倒置制度。”他解释,即当未成年人家长有初步或者间接证据证实游戏孩子涉嫌游戏消费时,由游戏公司举证证明是否尽到审核、实名认证、防止未成年人游戏消费等注意义务,如果未尽到上述义务,则游戏公司承担责任,规定举证责任在于游戏公司。

17日,澎湃新闻致电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深圳市萌蛋互动等游戏平台,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仅可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提起退款申请。华为消费者热线的工作人员则称,输入支付密码后充值成功的情况,平台不负责退款,可先与游戏客服沟通,协商退款事宜。

此前,vivo互联网客服服务热线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将把孩子充值的情况记录反馈到负责人那边,48小时之内会有工作人员与孩子的家长沟通联系。

18日上午,陈先生告诉澎湃新闻,vivo的工作人员同意了退还充值款项50%的方案。“华为那边还是不同意退款,我们又说了一下情况,希望他们再反馈一下。”他说,腾讯方面仍需要继续等待回复。

“如果协商未果,我们准备走司法程序,通过互联网法院起诉涉及的游戏公司。”陈先生说。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