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呦呦柳叶刀发文:非洲需提前应对新冠,也不能放松疟疾防控
2020-03-18 12:50:29

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趋势下,非洲地区也不能幸免。然而,卫生条件和医疗系统相对薄弱的非洲国家还需要同时面对更多困难,区域内高发的疟疾就是问题之一。

截屏图

当地时间3月16日,来自中国、新加坡、德国、加蓬、塞内加尔、英国的14位科学家在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发表评论文章“Preparedness is essential for malaria-endemic regions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他们提醒:考虑到这种疾病的传染性潜力及其破坏疟疾控制努力的能力,非洲需要准备好如何应对COVID-19。除了世界各国应共同保持警惕外,非洲还需要考虑其当地的疟疾流行情况并采取额外的预防措施。

通讯作者为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终身研究员屠呦呦。2015 年 10 月 5 日,2015 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发给了屠呦呦,这是中国科学家第一次获得诺贝尔科技类奖项。该奖项就是为表彰屠呦呦及其团队发现的青蒿素在世界抗击疟疾斗争中做出的伟大贡献。

疟疾则是由一种叫作疟原虫的寄生虫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也俗称“打摆子”,通过受感染的蚊子叮咬进行传播。这种寄生虫在人体的肝脏中繁殖,然后感染破坏血红细胞,不断繁殖、破坏。在所有热带病中,受疟疾威胁的人数与发病数最多,居世界卫生组织重点研究的六大热带病的首位。迄今,受疟疾威胁人口达30余亿人,年发病人3亿-6亿人。

此次新冠肺炎OVID-19最初在中国武汉爆发,随后迅速蔓延至中国其他地区和国外。在短短3个月时间内,截至3月12日,超过125000人被感染,全球死亡人数已经超过4600人。中国政府为控制疫情做出了空前努力,并投入了巨大的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3月12日,非洲疟疾流行地区也已报告了一些COVID-19病例,包括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和刚果民主共和国。

屠呦呦等人认为,考虑到这种疾病的传染性潜力及其破坏疟疾控制努力的能力,非洲需要准备好如何应对COVID-19。除了世界各国应共同保持警惕外,非洲这些区域还需要考虑其当地的疟疾流行情况并采取额外的预防措施。

文章指出,2014-2016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的经验教训值得借鉴。这段时期,包括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在内的疟疾流行国家都出现了埃博拉病毒,并导致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疟疾控制工作造成了沉重打击。

仅在几内亚,由于寻求适当医疗保健的疟疾患者数量减少,同时能够提供的疟疾治疗数量减少,与没有出现埃博拉疫情的年份相比,在卫生机构中发现的疟疾病例估计比预期少7.4万例。论文中还提到,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是埃博拉早期症状与疟疾极为相似,导致早期诊断困难,社区成员也害怕在卫生机构中感染埃博拉。

也正是由于埃博拉病毒使卫生保健基础设施不堪重负,这些地区用于控制疟疾的资源不足导致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在几内亚,2014年官方报告的疟疾死亡人数为1067人(世卫组织估计为9428人),而2013年报告的死亡人数为108人。相比之下,2014年死于埃博拉病毒疾病的人数为2446人。更令人担忧的是,据估计,由于埃博拉病毒的暴发,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约有7000名5岁以下儿童死于与疟疾相关的疾病。

因此,屠呦呦等人认为,当面临新发传染病暴发的威胁时,疟疾流行地区面临着切实和紧迫的危险。

就传播趋势来看,除了中国,意大利、伊朗和韩国等国家也出现了局部暴发,这些暴发可能导致疾病输出,并增加暴露风险。而随着非洲全球连通性的日益增强。文章提到:不能排除在非洲大陆暴发疫情的可能性。

与埃博拉病毒非常相似,COVID-19的早期症状包括发烧、肌痛和疲劳,可能与疟疾混淆,导致早期临床诊断面临挑战。屠呦呦等人表示:COVID-19的这些特点以及以往埃博拉疫情暴发的经验表明,疟疾流行国家不仅需要考虑针对COVID-19的威胁采取预防措施,而且还需要考虑它对现有疟疾控制努力可能产生的影响。

他们指出,中国和其他受影响国家采取的遏制措施和研究动力为世界其他国家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疫情防控脆弱地区应有效利用这一时间窗口。

世卫组织正在监测COVID-19疫情的快速发展情况,并需要就如何制定和有效执行公共卫生政策向疟疾流行地区的国家提供建议。应采取针对COVID-19的预防措施,包括病例和接触者追踪、隔离和筛查,以及旨在鼓励良好手部卫生习惯的教育等。

屠呦呦等人提出,非洲这些国家必须采取额外和先发的措施来控制疟疾,预见在COVID-19暴发期间公共卫生系统将面临的潜在挑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据估计,由于停止分发经杀虫剂处理的蚊帐,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疟疾病例可能在2014年增加到多达100万。

文章提到,疟疾流行地区的政府和卫生领导人必须确保,在发生COVID-19疫情时将这种对医疗基础设施的压力降至最低。应尽可能优化资源分配,以确保在有必要进行COVID-19防控时对疟疾控制的干扰最小化。医疗用品的管理和外科口罩及其他防护设备的储存应提前进行,并应对医务人员进行充分的培训。在紧急情况下,可考虑在高流行地区进行大规模药物管理和分发蚊帐,以短期救济疟疾。这些措施还将通过减少对医疗资源的压力和尽量减少诊断中的混杂因素来协助COVID-19管理工作。

根据世卫组织的指导方针,在2014-2015年塞拉利昂和2018年刚果民主共和国暴发埃博拉疫情期间曾成功实施了这类措施。

屠呦呦等人最后总结,在疟疾流行地区,应在发热管理中系统地增加疟疾诊断,包括对疑似COVID-19病例的管理,卫生机构应储备充足的青蒿素联合治疗药物。另外,增加社交距离、佩戴口罩、及时寻求诊断检测和必要的治疗,这些防止感染的措施也应提前进行沟通。

重要的是,这些措施将需要非洲国家协调一致的努力,需要表现出集体政治意愿和团结。

论文链接: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561-4/fulltext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