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 催缴学费
2024-02-23 15:54:18

数十年前,我还在上小学,所缴的学费是非常低廉的,然而我们家兄弟姐妹,有五个正值学龄,每人一学期几元学费,加起来就十几元,须知我家仅父亲一人赚钱,工资很低,学费就显得夯重哩。记得我每次向班主任老师递交免费申请时,总是红着脸、垂着头,大气不敢吐,老师听说我的家境后叹口气,和蔼道:“你们家的情况还不算最困难呢,有的同学家连一个上班赚钱的人也没有,你让一让吧。”

我没有办法,只能顺从地点了点头。即使如此,老师每学期仍设法给我减免一半学费,叫做半免。但减免学费的花名册必得上墙公布,就贴在黑板旁的墙上。那会儿我总觉得非常难为情,经常思想开小差,连听课效果也打了折扣,只巴望风大些,早点把免费公告吹落,或者阳光照射后浆糊干裂脱落,偶或我一人在教室,会悄悄挨到黑板旁,假装不经意把那公告掀起一角,让它早点掉落了事。这种隐秘的心态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但在那时,却是很真实的。

关于学费,那时最要命的是晨会课上,班主任时不时会催缴学费,我即使半免了学费,也得按时缴纳呀,但眼见得母亲时常向伯母和祖母借些小钱买油盐酱醋,家里连鸡蛋也买不起,我开得了口吗?

记得读三年级时,班主任李光道老师是个面目善良的长者,他一改往昔几位班主任的风格,居然从来不在晨会课上催学费,也不在黑板旁的墙上张贴欠费学生的名单,而是择空暇时单独与我交流,他会感叹说:“那么一大家子开伙仓,几个孩子上学,父母真心不容易啊。你得读好书,今后要好好报答父母呀。至于拖欠的学费嘛,不急的,慢慢来吧。”

说完,他再不谈学费的事儿,一直拖到学期快结束也不催缴。我诧异,原来李老师已经替我把拖欠的学费垫缴了呢。我终于将母亲筹来的钱交付给李老师,他笑着说:“这钱啊,算下学期的吧,你提前缴了,该表扬啊。”

作者:吴翼民

来源:扬子晚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