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温故 | 江苏的春天,从何时开始?
2024-02-22 16:08:06

冬季也许是人们普遍不喜欢的季节,春天的到来成为人们在冬日里的期盼。进入2月中下旬,我们发现,比起1月以及2月上旬,现在天亮的时间早了,气温也高了一些,似乎有一点春的气息了,但突然而至的降温,让人仿佛又回到冬季。那么,江苏的春天什么时候才来呢?

    南通万顷良田的春日作物


以固定日期为春天的开始

春天从什么时候开始?是立春吗?在民间,人们很多时候以具体节气作为区别季节的凭据。在这种情况下,立春就会被视为春天的开端。立春始于公历2月3、4或5日。其实从字面意义上讲,“立春”就是春天的起始。明代学者郎瑛在《七修类稿》中表示:“于此而春木之气始至,故谓之立也。”

    2023年立春日的昆山锦溪镇农村景象


把立春作为春天之始古已有之。比如《汲冢周书》以雨水、春分、谷雨为孟春、仲春、季春三个月的中气,这就基本以立春为春天开端了。立春日是重要的日子,在以前叫做“春节”,《聊斋志异》中称春节的前一天淄博一带会进行“演春”。苏州的民俗文献《清嘉录》表示立春前一天苏州官员要“迎春”,人们还会相互庆贺,进行“拜春”。

不过,我们经常在古文献里发现古人总将全年四等分,通常把夏历的正月、二月、三月视为春天。以正月为春天之首在古时候基本视为“常识”,如唐代类书《初学记》将春天分为“正月孟春”、“二月仲春”、“三月季春”,明代类书《三才图会》、清代类书《事务异名录》中也都应用这一逻辑。

这样,以立春为春天之始和以正月为春天之始是不是有矛盾呢?并非如此。按规定,正月里要出现立春。《春秋传》中称:“孟春之月,但得立春,则是正月之节,可以行春令矣。”可见正月与立春是挂钩的。元代吴澄《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提到“立春,正月节”,明代高濂《遵生八笺》中称“正月立春”,清代喻端士《时节气候抄》表示“立春,正月节气”。总之,春天从立春开始算起和春天从正月算起其实是一码事。

我们还可以从“东风解冻”这一物候现象的时间表述上印证这一点。《礼记·月令》言:“孟春之月,东风解冻。”《逸周书》说:“立春之日,东风解冻。”《吕氏春秋》又表示正月有“东风解冻”的特征。可见,古时候的人们常常是把立春、正月、孟春融合在一起的。

    2022年立春日的常州文亨桥附近景象


古人把春夏秋冬在时长上进行了四等分。但从气温角度而言,春秋两季肯定是短暂的,时长上无法与夏冬平起平坐。但这里的分法更多的是天文上的分法。《五杂俎》中表示:“春、夏、秋、冬之序,皆以斗柄所指定之:指东曰春,指南曰夏,指西曰秋,指北曰冬。”这里认为北斗七星的位置决定四季,是天文行为,战国时的诸子之书也有类似的表述。

从天文划分标准到寒暑划分标准

把正月、二月、三月视为春天的做法在现实中是有很大缺陷的。其中之一便是旧历每年的正月时间在气候上其实并不一致,不能良好地体现回归年的影响,这是因为我国传统历法为阴阳合历造成的。立春和正月的实际时间关系,并不能像古书里描述得那样理想化。

把正月视为春天开始的第二个缺陷是正月普遍偏冷。元末明初“吴中四杰”之一的张羽写有诗作《春寒》《春雪》,这里的“寒”、“雪”与春天挂钩,很可能是因为正月已经被人们算作春天了,但是实际气候依旧还是冬天的样子,所以才有这种看似矛盾的表述。

    上海、江苏交界处的淀山湖畔在正月里更像处于冬季


人们对于季节的直接感受总是会和温度相关联。立春前后实际上全国普遍偏冷,更不用说北方。因此,南宋学者周密(即《武林旧事》作者)就在其著作《癸巳杂识》中称:“余欲以二、三月为春,四、五、六、七月为夏,以八、九月为秋,十、十一、十二月并来年正月为冬。”周密的这种分法以人体冷热感受为划分季节的准则,他自己也表示“此说但据寒温而言”。

即使按照周密的方法,还是有局限性,那就是他没有区分不同地理区域的寒暑情况,全国各地陷入集体入春的尴尬境地。实际上,周密讲的这个寒温标准更适用于长三角地区。《五杂俎》的作者谢肇淛关注了这个问题,他说:“闽距京师(明代北京)七千余里,闽以正月桃花开,而京师以三月桃花开,气候相去,差两月有余。然则自闽而更南,自燕而更北,气候差殊,复何纪极?”按照这一标准,旧历福建正月开春,北京为三月,江苏就可以以二月为春天开端了。

    苏州甪直镇梅花墅的春梅


北京的二月和福建的二月确实完全不一样。科举史上还为了这个问题专门调整过考试时间。会试旧称“春闱”,它在明朝以及清朝的初期于二月开考,但是北京的旧历(清代使用时宪历,是今日农历之源)二月仍然很冷,经过一番探讨,最终乾隆十年更改为三月举行。对北京而言,这样的会试才真的是“春闱”。

衡量春天到来的通用标准

显然,把季节的设定和温度相融合才是正确方向。传统的“数九”也是在这一背景下产生的。有了温度测量仪器及表示温度的方法后,以气温界定季节的倾向就更为明显了。1934年,气候学家张宝堃提出“候平均气温”,成为我们现在区别不同季节的标准。春天开始的标准是:出现连续5天平均气温在10℃与22℃之间的情况,即以5天当中的第一天作为春天的开始。

    海门包场镇农村早春景象


这一“入春标准”的优势在于各地不会集体入春,而是根据本地的气温情况独自跨入春天。“本地”指的是自身所处的设区市市区、县级市或县,“入春标准”不存在地级市概念。如2023年南通入春时间为3月5日,海安为3月4日,彼此独立。甚至经历“撤县(市)设区”的地方也是如此,比如2018年盐城在3月11日入春,而大丰则于3月23日入春,二者不相干。

    大丰新丰镇农村景象


2月后期看上去有一些春意了,但对江苏很多地方而言,2月平均气温在全年月份中仅高于1月,比12月更寒冷。因此2月通常不会成为入春的月份。《江苏省志·总述》中称:“江苏的春季始于3月下旬4月上旬。”以南京为例,在本世纪20 多年中,仅有2022年的入春出现在2月,而且是此月的最后一天。南京通常为3月中下旬才入春,与春分开始的时间较为接近。不过江苏各地近年存在入春偏早现象。

江苏各地春天到来的时间有一定差别。在人们印象中,可能会觉得纬度越南的地区更早入春,实际未必如此。以2023年入春为例,宿迁在3月3日即已入春,但比宿迁南得多的南通入春反而晚了两天。而与南通同纬度的镇江更是早至3月1日就已入春。又如太仓在去年3月5日入春,同纬度的无锡则为3月1日,早了4天。

可以发现,在冬末春初之时,偏沿海地区要比偏内陆地区温度更低一点,这与沿海地区受海洋因素影响而导致冬末春初回温慢有关。迟至5月,整个江苏省回温速度仍比偏内陆的同纬度地区要慢。

总之,大多数情况下,江苏各地会在3月陆续迎来春天。民国才子郁达夫认为江南的冬天并不典型,没有肃杀之气。他称雪莱的“冬天来了,春天也总马上会来”用于江南再合适不过。相比郁达夫的时代,2023年至2024年间的冬天更加是一个“暖冬”。江苏的冬天的确算不上太寒冷。这样的话,2024年春天会在哪一天来临,顺其自然吧。

黄浪

校对 盛媛媛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