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患者空中发病航班迫降:无论何时救人要紧
2017-10-17 16:42:43

   精心筹划的欧洲十日游,却变成了一场“空中历险”。好在,来自国际航班、国内医生的责任与爱心,最终化险为夷。

  虽然欧洲游泡汤了,可许诺收获了满满的关怀。10月16日下午,是患者许诺回国后首次来浙医二院滨江院区复查,她看起来恢复得不错,当回忆这次惊心动魄的旅程时,她说:“需要感谢的人太多!”

图片

 

精心筹划欧洲10日游

  许诺今年35岁,有个美满的家庭,女儿刚满5岁。平常丈夫在阿里集团忙于工作,一家人难得出游度假。这次欧洲游,夫妻俩筹备了许久,难得都凑齐了时间,期待着有段美好的回忆。

  在出国前一周,许诺突然出现了低钾情况,全身瘫软,后被送进了浙二滨江院区急诊室。经检查,医生诊断为风湿免疫系统疾病,干燥综合征,肾小管酸中毒。简单说,就是因风湿免疫系统出了问题,肾脏的平衡功能受到了影响。

图片

 

  许诺的主治医生童钰铃说,当时许诺有酸中毒、低钾、低磷、低尿酸、轻度尿崩等表现,虽然当时是她第一次发病,可病史已有4到5年了,在正常饮食的情况下,无法稳定正常的电解质和酸碱平衡,稍有点风吹草动,如拉肚子,都会引发大事故。

  “需要每天补充枸橼酸钾,且需要根据尿量调整剂量,才能维持身体平衡。” 童钰铃医生说。经过几天的治疗,许诺病情趋于稳定。为了避免出游时身体不适,她还专门请教了童钰铃医生,将必备药物准备好随身携带,并时刻与童医生保持联络。

  许诺与爱人万万没想到,他们将要面对的,却是一场“生死之旅”。

空中上演生死历险

  10月1日中午12时多,许诺与爱人带上5岁的女儿,登上了从杭州直飞阿姆斯特丹的荷兰航空航班。

  刚坐上飞机,舱门关闭后,许诺就感到不太舒服,“脚开始发冷,腿开始酸胀。”当时她也没在意,认为自己刚出院属于正常情况。

  时值国庆,航班较为拥堵,延误了两个小时后,飞机才开始起飞。这时,在密闭机舱中已经待了两个小时的许诺,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四肢酸胀越来越明显,身上发冷打冷战。她向前来询问的空姐要了条毛毯盖上。

图片

 

  此后的3个小时,许诺感到呼吸不畅,胸闷异常,还腹泻了4次。最后一次上完卫生间后,许诺又出现剧烈呕吐,直接晕倒在卫生间门外的地板上。

“救命!紧急情况!”

  此刻, 许诺丈夫通过空中Wi-Fi联系童医生,向童医生发了这则文字消息。

  同时,空姐将飞机上的氧气瓶等医疗设备送来,让许诺平躺在椅子上。

  “现在人醒过来了,但情绪很激动,说呼吸没力气,胸闷,刚刚有点低烧,已经把那包枸橼酸钾泡了500毫升,喝了250毫升。”

  接通微信语音后,许诺丈夫对童医生说。

  通过时断时续的Wi-Fi信号,童钰铃让许诺爱人要求机务人员检测下血糖,如果是正常的,就让她要一点水或者橙汁,小口小口喝一点,并要求机务人员寻求机上医务人员帮助。

  随后,童钰铃医生立马联系了肾脏内科牟利军主治医师,将情况和他讨论了一下,最后定下来按照刚才的医嘱先观察。通过空中微信语音,童钰铃时刻询问着许诺的病情变化。

图片

 

国际航班“迫降”莫斯科

  再后来,许诺情绪很不稳定,并又出现了呕吐,喝进去的药、橙汁等全部吐完了。“她当时血压低,只有86/57mmHg,手脚冰冷,且上吐下泻、低烧、血压低、脉搏弱,有休克的表现,生命体征不稳定,情况非常危急。” 

  “我感到自己完全无法自主呼吸了。”回忆当时的情况,许诺说。

  万幸的是,空姐通过广播,找到了同在KL882次航班上另两位医务工作者——医生金杰和护士刘程。

  童钰铃医生通过手机在与两位医务工作者沟通后,三人一致认为,目前患者生命体征不稳定,胃肠道补液不可行,飞机的行程还有4到5个小时,患者根本支撑不到终点,必须尽快寻求地面医务救助。

  “患者急需开放静脉通路,血气分析了解酸碱和电解质情况,且肾脏受累严重,再拖下去很容易引起肾衰竭。”他们反复跟机长、副机长等不断沟通,慎重起见,机长前后看过患者5次,在确定许诺生命危急后,机长最终决定就近迫降莫斯科。

图片

 

  当时,护士刘程已开放了许诺静脉通路,输注了生理盐水,情况稍有好转。在场的所有乘客也从未有报怨,一致认为“救人要紧”,共同等待着飞机中途降落。

  当时,飞机已经在西伯利亚上空,在机长的命令下,飞机又掉头飞往了莫斯科。

惊魂甫定最终安然无恙

  在等待迫降的时间里,童钰铃医生又用翻译软件把一些重要的词用俄语翻译了一遍。

  晚上11时,飞机降落在了莫斯科机场,许诺在俄罗斯机场紧急救护点进行补充输液与基本的检查,机场方很快办理了俄罗斯紧急签证,让他们能够入境。随后,许诺被转到俄罗斯当地私立医院。

图片

 

  直到第二天凌晨,当得知许诺病情稳定后,童钰铃医生悬着心,终于放下了。

  “如果单靠我和丈夫来争取飞机迫降的话,根本不可能实现。”许诺说,虽然丈夫英文沟通没问题,但如果没有专业医生的强烈要求,后果不堪设想。

  后来,许诺在医院住了5天,又经过5天的恢复,在10日当天乘坐飞机飞回杭州。这场原本的欧洲游,以这样“离奇”的方式收场。

  许诺说,这一路,能够得到如此顺利的救助,她想要感谢的人太多:尽责的童钰铃医生,偶遇的医护人员,航班的机长、空姐,照顾她女儿的同行者,迫降莫斯科后全程对接的阿里集团,以及所有因她而延误旅程却一致认为“救人要紧”的一个个陌生人……

 

来源:交汇点  编辑:乔金玲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