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乱针绣,怎一个“乱”字了得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5-31 18:40:54

 图片
人家让我去丹阳写乱针绣,我也就是交一份作业而已。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有一种绣叫“乱针绣”。苏绣倒是见过不少的,苏绣太有名了,或许乱针绣就是苏绣的一种吧。

  去丹阳,颇费了些周折,本来是14日去的,因为乱针绣的传人吕存先生不在,改为17日了。17日,我们到了丹阳,吕存先生还是不在,因为不在,我对他确实增添了几分好奇。通常这刺绣不论是什么绣,总归是女人家的手艺,绣娘,差不多可以代表苏南一带的女性形象吧。在我仅有的记忆里,苏绣名家也都是女性,譬如能诗善画的柳伴月,譬如著有《绣谱》的沈云芝,而乱针绣的传人偏偏是一位男性,而且似乎还是唯一的,不见吕存,就不算见过乱针绣。一位男性在乱针刺绣,呵呵。

  还好,丹阳正在办一个“正则绣”的展览,这正则绣就是乱针绣的原名,大概是乱针绣更传神吧,后来大家就都叫乱针绣了。走进高而且大的展厅,里面空无一人,把门的是吕存的一位女弟子,她并不作任何介绍,只是静静地站着,不知是不屑,还是充分信任我的审美能力。这展厅是庄严肃穆的,百年乱针绣的经典作品,全在这儿了。唉,这些我从未见过的乱针绣,似绣非绣,似画非画,远看是印象派的油画,近看才是毛茸茸的绣,一瞬间,从画面扑过来的新奇感和陌生感,就完全震慑了我。

  就像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艳遇。我想说,乱针绣就是油画与苏绣的一场艳遇。事实上,它也确实如此,说乱针绣是由苏绣发展而来,并不算准确,说它是从一位并不会刺绣的画家脑子里诞生出来的,可能更准确些。此人就是吕存的爷爷——吕凤子先生。吕凤子大概是最早学过油画的中国人之一吧,此时此刻,他在自己的家乡丹阳创办了正则女子学校,他对刺绣显然是很重视的,他的女子学校就设有刺绣科,招了一大群女生在学刺绣。我猜想,他不仅重视刺绣,他对刺绣本身也是很有兴趣的,如果他是一位女性,做个绣娘肯定也是愿意的,从他给自己取的名字,确乎也是有一些女性气质的。1921年的五六月间,刺绣和油画大概在他的脑子里纠缠在了一起,有一天下午,他走进了杨守玉的刺绣课堂,向她要针,同时,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竹圈绷子,上面用丝线绣了一小块未成形的蓝绿图案。杨守玉不知所以,拿了一根针给他,吕凤子大约正在兴头上,忘了杨守玉正在上课,把她叫了出来,说,他正在做一种新绣法,叫乱针绣。

  吕先生是教她画画的老师,并不会刺绣,听到这话,杨守玉应该很是惊奇吧。这乱针绣,这乱,既是一种技艺,也是一种效果。吕凤子企图用针线,为艺术创造一个新品种,针画、线画或者叫针线画,它的效果,他是看得见的,但他是画家,不是绣家,针线活他还真是不会的。真正完成他的理想的人是她,杨守玉精于苏绣,在她之前,苏绣的针法只有平针,没有乱针,这乱针,究竟怎么个乱法,开始,吕先生是不知的,她也是不知的,她用了二年时间,还真把乱针法给发明出来了,于是人间就真有了一种新的绣,叫乱针绣。

  展厅里没有展出杨守玉的第一幅作品,或许是失传了吧。我看见的是她在1941年绣的作品《吕凤子像》,此时,离吕凤子头脑里诞生的乱针绣想法,已经二十年过去了,这二十年,杨守玉不仅把乱针绣变成了现实,而且把它推向了高峰。《吕凤子像》无疑是乱针绣的经典之作,只用了黑白灰三种颜色的线,近看,只是一片长长短短的乱线,似乎什么也没有,后退几步,吕凤子的形象则从乱中跃然而出,儒雅,含蓄,忧伤,隐隐然大师形象。

  乱针绣,是吕凤子发明的,也是杨守玉发明的,总之是他们俩合力才能出现的一个新东西。我站在杨守玉绣的吕凤子像面前,突然,似乎莫名地觉察到了她不为人道的心思,这,这,这,乱针之下,她对吕先生恐怕是有爱的吧,对,是爱,爱情的爱。艺术会泄漏一个人最隐秘的情感,就像我在《吕凤子像》前看见了爱。

  我又去仔细看了看杨守玉的照片,是年轻时的照片,戴一副眼镜,很安静的样子。她十六岁师从吕先生学画,十八岁到正则女校,直至五十一岁才离开,终身未嫁,一生几乎都在吕先生身边度过。这经历让我浮想联翩,我觉着杨守玉不只是一个奇女子,也是痴女子,她的吕先生,远看是白马王子,近了则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是。不过,展厅里并没有任何文字说明他们之间有爱情。爱情,只是我的猜测,我的八卦。没有爱情,也并不影响他们合力创造了一个艺术新品种。

  但是,若是如我所想,他们之间有爱情,这乱针绣的故事就有意思多了,这才是乱针绣的传奇。

吴玄

《西湖》杂志副主编,代表作有《新同居时代》、《吕出回家》、《绿蜘蛛》、《你饶了我吧》、《猫的游戏精神》等。

编辑:乔金玲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