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邢粮梳花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4-04 15:19:30

 图片
见过妻子给女儿梳头,但那不能叫梳花的。

  我的老娘给我的姐姐梳头,梳了一十八年,到姐姐要出嫁了,准备好了一切嫁妆,最后一次在娘家屋里,羞答答窝在娘的怀里,接受娘的梳妆,在我们老家那才是要叫梳花的。一把梳子,一把篦子,拿在娘的手里,一梳一篦,仿佛灵性附体,突然不是了梳子,突然不是了篦子,而是可以生出花儿、结出朵儿的仙器,把姐姐的满头乌发,收起来,盘在了头顶上,盘出一头的花团锦簇,直到第二日天明,吹吹打打的把姐姐嫁出门。姐姐被老娘梳花嫁人的事情,到现在再也没有了,成了一桩旧日的风景。

  老娘给姐姐梳花的梳子篦子,我记得被老娘当时擦干抹净,包上一块红绸,小心地藏进雕漆绘彩的一个小小的梳妆匣子里。我还记得老娘那时极其不舍,又极其不忍地抱着珍藏了梳子篦子的梳妆匣子,在自己的怀里暖了好一阵,暖热了,再推进姐姐的怀里,让姐姐抱了走……这是老娘给姐姐的陪嫁,相信姐姐把她的陪嫁是很好的珍藏着的。我在来写这篇短文时,知道姐姐出嫁已经几十年了,但姐姐出嫁时的那一幕,却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如今老娘已经作古,而我与姐姐也都步入花甲之岁。一次我与姐姐的闲聊中,无意的却又说起了当时的事,我还就问了姐姐,说你从老娘的手里接过梳妆匣子时,你是怎么想的呢?姐姐若有所思,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我说了,老娘那是推卸责任哩。

  我的话把姐姐惹笑了。她这才说,也许是吧。

  老娘为姐姐梳花的梳子和篦子,像姐姐终生不可失去的宝贝一样,被姐姐一直很好地收藏着,虽然有了个别断齿,但为姐姐一直的梳花,几十年下来,有姐姐的头油滋润着,似乎更红润质洁,更古朴雅丽。

  怀揣着这样一份美好,我受邀贵州的贞丰采风,在这里听到了与我家乡一样的词语“梳花”。我在听闻“梳花”这个词前,先听到了“浪哨”这一词语,让我对布依族语言有了种特殊的体悟,以为他们的语言比之汉语言更有声有色。何为“浪哨”?即布依族青年男女语谈恋爱的意思。你找哪个浪哨了嘛?听听,多好听,却无一丝不敬之意。男女到了一定年纪,“花心”是自然的,就该寻找异性“浪哨”呀。于是就要梳花,靓靓丽丽的一位女子,俏模俏样地坐在水边,手里拿着梳子篦子,把自己的长发散在水里,任由流水摆荡,她自己不用动手,就那么静静地坐着,坐成一个好看的剪影……她看得见河水中有男子在戏水,还有水牛卧在一边,太阳从云朵里刚出来又进去,而后还有雨,淅淅沥沥的,却并没能影响梳花的女子,她还是那样的坐着,坐在水边。让人琢磨不透,又感到极为单纯清亮。

  我要说了,这是在他们那里看到的一个舞蹈,这舞蹈就叫“梳花”。

  梳花,梳花,花原来是这样梳理出来的。

  可是“始作俑者”在哪儿呢?如果不是受邀江苏采风,领到任务赴常州拜识梳篦非遗项目传承人邢粮,我只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用来梳花的梳篦,最好看,最好用,最撩人的那一些,究竟出之哪儿,出之谁手。见到了邢粮,参观了以他名字命名的“邢粮梳篦有限公司”,我始知道,从古至今就出产在运河边的常州,就出产在一代一代邢粮一样的名工巧匠手上。

  江苏作协发给我手上的一份资料写得非常清楚,梳篦为中国古代八大发饰之一,是常州市历史悠久的地方传统手工艺品。妇女们常把梳篦插在发髻以为美,所以制作起来十分讲究。首先是用料,必须是上好的木材,再配以毛竹、兽骨等,方能达致精美。有记载的历史是,梳篦业最早始于春秋战国时期,始祖陈七子。常州人心灵手巧,于魏晋之时,就以他们制作的梳篦冠盖神州,粗粗算来,已有了一千六百余年。著名的篦萁巷就在常州的闹市之中,国务院批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常州的梳篦没有争议地荣列第二批。邢粮如今是他们常州此道中的翘楚,一本常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编辑的蓝色封面的书籍,编录了四大类二十五人的专家队伍,邢粮在梳篦

  这一纲,孤独地领着风气之先。

  邢粮创办的梳篦博物馆,非常得体地展现了他的才华。

  古代仕女工艺美术系列,邢粮采用的是名贵的黄杨木、金丝木,他先把梳篦的造型在木坯上极尽妖娆地做出来,然后浓墨重彩地手工描绘,这可是太见功夫了,一笔一画,是什么色就是什么色,是什么线就是什么线,不敢轻了,也不敢重了,一切都要拿捏的非常到位,才可能制作出一把梳篦来。他可以告慰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从他手里出来的梳篦,是他心里想要的,就都能十分传神地制作出来,经过他的彩绘,全能很好地展现出古代美女的娇艳与气韵。排列在玻璃展柜里的《五代仕女图》《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中国古代四大才女》《金陵十二钗》等成列成队,是对他技艺的最好证明。

  青花瓷工艺梳,是邢粮梳篦工艺美术的又一大成者。我们知道,青花瓷本就是中国传统艺术的一门绝响,其发明和发展过程,既艰辛又漫长,融合了千百陶瓷艺术家的智慧,是他们大胆探索,勇敢实践的结晶。多少年来,深得古今中外识美赏美爱美人士的广泛推崇。邢粮是有心的,也有那一份才情,禅宗初祖菩提达摩面壁,邢粮静坐面对青花瓷,不是一日两日,不是一年两年,他是有事没事,有时没时,推开事情,挤出时间,就要面对青花瓷,不看进青花瓷魂的里去,他不会罢休。正是有这种行修佛道的那一种执着劲,到他创作青花瓷工艺美术梳的时候,才心到手到,让千姿百态的青花瓷工艺梳,是葫芦瓶就有葫芦瓶的样子,是赏瓶就有赏瓶的样子,是春瓶就有春瓶的样子,是筒瓶就有筒瓶的样子,是花觚就有花觚的样子,而且因为梳齿篦齿的原因,邢粮制作出来的青花瓷梳篦,又还别出心裁地大瓶套小瓶,大觚套小觚,把青花瓷所有的庄重、典雅和明丽的艺术风格,锦上添花般,优化在了其所有的风貌中,深化在了其所有的气质里。

  邢粮的梳篦博物馆,是太丰富了,我的一篇短文难写其万一,我的目光所及,就还有京剧脸谱系列工艺梳,传统漆艺系列工艺梳,留青竹刻系列工艺梳等等。到这里我是该收笔了,我得给热爱此项艺术的方家们,留下些念想,有机会了到常州去一趟,把邢粮的博物馆看过来,一定会有自己更为美好的感受哩。

  吴克敬 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代表作有小说《五味十字》、《草台班子》、《先生姐》、《羞涩的火焰》,散文《碑说》、《俗人故事》、《后死碑》、《血色的花朵》等;曾荣获庄重文文学奖、冰心散文奖、柳青文学奖等奖项。

编辑:乔金玲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