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手指上的扬州荣光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21 17:02:51

  图片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得天独厚的扬州人,他们是勤劳的,聪明的,他们心灵手巧。扬州人懂得审美,也会创造美。我们都知道平山堂、瘦西湖,知道何园、个园,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四季美景,尽入佳园。这些都是扬州人的审美样本,智慧结晶,都由他们的双手打造。但是扬州之美,不仅于此。聪明勤劳的人从来不会闲置他们灵巧的双手。事实上,扬州的“非遗”项目,诸如扬州玉雕、扬州漆器,苏绣(扬州刺绣)、扬州剪纸、古琴艺术、扬州传统修脚术,林林总总,各擅胜场,美不胜收。我们知道扬州是个有文化、有传统、有底蕴的城市,但不到扬州,不去“扬州486”,我们就不知道扬州的“非遗”项目之多,竟然名列江苏省第二位,其中,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3项,国家级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19项,省级61项,市级202项,各级传承人278人。

  美是需要展示的。正如舞者需要舞台,作家需要版面,精湛的工艺也需要展示的窗口。聪明的扬州人当然认识到这一点。“扬州486非遗文化旅游区”,就是一种匠心独运。486,说的是公元前486年,鲁哀公九年,“吴城邗,沟通江淮”(《左传》),扬州自此建城。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开邗沟、筑邗城,这是扬州的起点。将2500年来,生于斯长于斯且遗泽至今的技艺精华汇聚于此,让我们得到了一个欣赏扬州文化以及工艺之美的窗口。

  “486”占地158亩。如此大的窗口,方能全面展示扬州传统工艺美术的风貌。作品、实物、文字、视频、音乐,琳琅满目,精彩纷呈,令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

  即使我们原先并不知道扬州玉雕第一批就入选了国家级非遗名录,对扬州玉雕我们也是久慕其名。扬州玉雕或许比扬州城的历史还要久远,作为古人的“通灵之物”,发掘于江淮东部的虬新石器遗址的玉璜、玉玦、玉管等,至今已有5300年历史。城运兴则玉雕兴,扬州玉雕的兴衰也呼应着扬州城的脉动。扬州城的三度繁荣,也造就了扬州玉雕汉、唐、清三次高峰。至清代中叶,扬州已成为中国的琢玉中心。

  这是历史,悠久的历史形成了深厚的积淀。这是滋养和传承,也是创新的基础。我们在“486”见到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沈建元,他的手很有力,我们握手时,能清晰感知到他劳作创造的胼胝。这双手更是灵巧的,手随心走,心到手到,切而磋之,琢而磨之,它能融汇阴刻线、深浅浮雕、立体圆雕、镂空雕等技法于一体,创作出圆润、浑厚、灵秀、精巧的艺术品。秀丽典雅、玲珑剔透,这些词汇用在扬州玉雕擅长的山子和白菜上,果然恰如其分。但在我看来,扬州因为运河,得舟楫之利,在古代就连接了宫廷,它陈于庙堂,也为巨商大贾所青睐。所以它精巧,却也显大器,这有别于苏工雕作,使得扬州玉雕呈现出深厚雄浑的特色。

  女性天然与美靠近。扬州剪纸大师张秀芳和她的弟子张震梅也都有一双巧手。与玉雕的电动工具不同,她们用一把剪刀,安静地创造着专属于女人的美。端坐凝神中,纤纤素手,落叶飞花。它从鞋样和窗花中一路走来,走入联合国非遗项目名录,一代代的扬州人,继承和发展了扬州剪纸手艺。剪纸使劳作变成了艺术,扬州剪纸作为南方剪纸的典型代表,更以柔秀见长,“灵、秀、雅”,是它的特色。我们在展览厅看到的大师们的作品,山川河流、亭台楼阁、人物动物、佛教造型、文房清供、花篮瓶插,均线条清秀流畅,形象夸张简洁,令人惊叹。听说扬州剪纸有两大流派,一是包家,一是张家,出类拔萃者原多为男性。我确实在大师的作品中看到了一般认为专属于男性的简练和果敢。这是这一种令人艳羡的造型能力,那些看似繁复的线条,其实是人世万物的剪影。用平面的剪影勾勒人生,这无疑需要巧思,更是一种特别的能力。

  如果说剪纸是把世俗生活提炼为艺术,那鸟笼制作似乎就是纯粹的世俗手艺了。神州处处闻啼鸟,这宛转鸟鸣,有很多就是从鸟笼中发出的。现在富了,很多人也有闲了,养鸟已成为尘世一乐,清晨遛鸟的人们早已成为城市一景。一般鸟笼几十元、几百元,竹木制作,花鸟市场随处可见。可如果你据此就认为养鸟难属高雅,那不得不说是管窥之见,因为你还不知道世上有一种鸟笼叫“扬州鸟笼”,你还没有欣赏过“扬州雀笼制作技艺”。

  扬州的雀笼制作颇有历史,位于扬州教场的雀笼巷,就是扬州雀笼制作繁盛的证明。大师王乾荣,是入选省非遗名录的“扬派雀笼传统制作技艺”的代表人物。他告诉我们,他正致力于恢复清代尤其是乾隆朝的雀笼制作工艺。他读书,访古,精心研究,力图再现宫廷雀笼的规制和神采。他是个沉静细致的人,淡然而专注。我们到时,他正在他的工作间埋头细作。我们看到了他的作品,叹为观止。用象牙、金银、紫檀等老红木制作的雀笼,精致而华贵,举凡笼架、笼顶、笼栅、笼脚、笼丝、笼钩、站圈、站杠、食罐、澡盆,均精心制作,巧妙安排,既美观,又充分尊重鸟儿的生活习性,可谓无微不至。更难得的是,雀笼的每个细部,都取形于古代器物,如玉琮、铜鼎等,真算得上“无一字无来历”。

  这样的雀笼不仅昂贵,也珍贵,因为它是古代贵族生活的再现,是古代匠人与现代艺术家合力打造的艺术品。奢靡不可取,但传统需要继承。这些类似于现代住宅里的跃层甚至别墅的构建,自然价格不菲,贵至数十万,几乎是一套房子的价格。它们曾经悬挂于钟鸣鼎食之家,现在更应该陈列于博物馆,让我们在领略到匠人非凡技艺的同时,也依稀看见清代八旗子弟的浮荡身影。

  一天的参观欣赏是赏心悦目的,但也略感疲劳。这时候,是体验“扬州传统修脚术”的时候了。世人羡慕扬州人“早晨水包皮,晚上皮包水”,“皮包水”就是洗澡,包括修脚,足医。“扬州三把刀”其中一把就是修脚刀。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的扬州修脚术果然名不虚传。陆松林大师现场指导,他的弟子许永春大师亲自操刀。持刀,持脚,具有法度;捹,断,片,劈,整,挖,起,撕,共八法,刀刀有术。许永春“稳、准、轻、快”,让人享受,令人愉悦,简直周身通泰。有人说,“修脚是人生一大快事”,诚不我欺也!

  扬州是艺术的,也是世俗的。扬州的美丽和精巧,出自于扬州人灵巧的双手。这个城市做到了让生活艺术化,又让艺术生活化,所谓宜居城市,就是这样了。

  朱辉 《雨花》杂志主编,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我的表情》、《牛角梳》、《白驹》,中短篇小说集《红口白牙》、《我离你一箭之遥》,短篇小说《暗红与枯白》、《和辛夷在一起的星期三》、分获第一、二、六届紫金山文学奖。

编辑:乔金玲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