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何为天下绣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7-11-22 13:46:04

 

   图片

    到镇江,你肯定得吃碗锅盖面,去东台,你必然也会来碗鱼汤面。东台鱼汤面,其实起源于富安,而富安和我的故乡邻近。小时候,寒冬腊月,我总是跟着堂哥表兄,步行到富安,泡澡堂,吃麻花儿,吹泡泡糖。那是我能走到的最远的地方。后来我发现,富安距我老家真的挺远的,就是骑车也得花上四五十分钟。可步行时全然不觉得,或者顾及不到它的遥远。不仅不觉得远,还成为年复一年的期待。现在想来,去富安洗澡,在我的童年时期,已然带有了幸福、光荣而庄严的仪式感。再长大些,我开始骑车去东台了,那里有我的姑父姑母。我不仅熟悉东台,还熟悉东台下面的一些乡镇,许河,三仓,三灶,安丰……可是我竟然不知道东台发绣,乃天下一绝!    唐肃宗上元年间,东台西溪海陵监,位列全国十大盐监之首,礼佛有十大轩寺之荣。盐业鼎盛,镇市繁华,人们感谢上苍恩赐,寻觅着感恩的寄情物。西溪地处海滨,盐灶林立。些许蚕桑,不足缫丝织帛。野产麻葛,也难以表达虔诚。究竟拿什么来寄托虔敬意愿呢?七仙女用天宫五彩仙丝织帛帮助董永行孝的传说,赋予了人们找寻绣织材料的想象空间。于是,青丝如云的西溪少女,用盐换来上乘的丝帛,择日沐浴斋戒,铰下满头秀发,在丝帛上绣制佛像,敬香许愿,感恩祈福。纯真的少女以受之于父母的尊贵长发,绣入自己的信仰与情思。青丝绣锦,蔚为女红之尚。西溪古镇,遂成发绣之源。

    发绣在东台地区的记载,最早见于清康熙年间(1662—1722年)孔尚任的《西团游记》,文中载:东台附近的西团镇(古属东台场)晾网寺里藏有发绣观音佛像,被推为发绣珍品。光绪年间,盐署幕僚宣瘦梅所著的历史笔记《夜雨秋灯录》中,记载得更为生动细切,并且点明了发绣制作者:“嘉靖某甲子,优婆夷女弟子叶苹香盥沐发绣”。追根溯源,元末明初,农民领袖张士诚兵败苏州,不少身怀绝技的苏州手工艺人流落里下河地区,带来了精湛的江南工艺美术。

    苏绣我是知道的,没想到东台发绣和苏绣还有着较大的内在关联。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大批苏南居民到农村,许多艺人、画师、绣女来到东台,他们将苏绣的技艺融合到发绣艺术之中。吴雷是苏州籍工艺师,他通过曾在东台落脚的苏州刺绣研究所创始人高伯瑜先生,请来了他的弟子、现代著名刺绣大师顾文霞女士作技术指导,在众多画师、绣女的共同努力下,用数月之久,东台的第一幅发绣艺术品《秋风纨扇图》终于诞生了。也就是说,我的童年时期,发绣这门古老的艺术在东台还处在复苏阶段,这也就不难理解我的年少无知了。更让我惊讶的是,原先我认识的苏绣,仅仅以为是丝绣,这次采风东台,才知道,苏州也有发绣。淡雅清隽、卓尔不群的苏州发绣同样经历了从兴起到衰落到复兴的历程。

    上世纪70年代初,仍然是高伯瑜先生,从东台带回了发绣技艺,使发绣艺术在苏州得到成长,焕发了青春。高伯瑜之女周莹华继承了父亲的意愿,并对发绣进行了一系列的技术改良。苏州发绣作品强调诗、书、画、印的统一,在绣制技艺上注意用针依据书画笔法,要求提按顿挫之笔意与浓淡枯湿之墨韵皆能得以完美地再现。在通过刺绣手法再现绘画笔墨意趣的同时,又基于材质和针法所形成的质感、色调、肌理之美,形成一种笔墨丹青所不能到的魅力,充分显示了发绣艺术所独具的精致、雅洁、柔丽的美学品格。

    在这种互动、嫁接、移植、传承过程中,东台发绣同样没有停止探索与创新的脚步。发绣艺人们改墨绣为彩绣,融画绣一体,变双钩为晕色,开发出双面发绣和双面异色绣,开辟了发绣工艺的新纪元,逐渐形成东台发绣特有的艺术风格。

    东台发绣制作所用底料塔夫绸要求无跳丝、疵点,厚度为0.11至0.13mm,密度经向1cm79梭,纬向1cm45梭。装裱材料宋锦、花绫要图案清晰、质感好、丝路正,托背宣纸选用高档一等品。头发选用16至30周岁并在保护范围内连续生活10年以上、身体健康女性的自然色发,发长40cm以上。发绣所用图案要根据特定工艺的要求做到造型准确、布局合理、色彩和谐、构思新颖、个性鲜明。东台发绣针法多种多样:参针,要求绣得平整、服贴。套针,要绣得有真实感;虚针,要针迹均匀。乱针,要层次分明;扣针,要工整平直;网针,要图形整齐;平针,要变化多、针路清晰;刁针,要虚实相应;纳针,要自然顺丝。 总之整个绣面要平整,针法要顺纹有序,不露底,色彩搭配自然,去除夹尾发迹。装裱时要去污、清洗,绣面绷平,镶嵌边料色彩花纹一致,无气泡,不脱壳,不断裂,角度准确,丝缕直,纹样正,通幅整齐。这些严格的要求保证了东台发绣的品质,不腐、不蛀、不褪色。保证了绘画与刺绣完美结合,充分以人发的特质来绘制出原画的精神面貌及创作构思的意图。画面刺绣部分与幅面之比不得少于70%。绣制人物画的线条,立体感强,凹凸分明;绣制花卉翎毛,层次分明,丝路和顺;绣制动物毛发特点明显、逼真;绣制山水楼阁,古朴典雅,衬光纹理清晰可辨。我想,这大概也是东台发绣成为天下一绝的原因所在吧。早在2009年,东台发绣就获得了“地理标志产品专用标志”保护。

    头发是人的情感、健康乃至生命信息的特殊载体。区别于其他艺术表现形式,发绣更注重融情于画,更多地蕴含画面以外的人性文化积淀。借助发丝不朽的物理特性所绣的作品,就是情感的寄托和生命的延续。在东台发绣中,无论是夫妻结发绣、胎毛绣,还是名人肖像绣、佛门居士献发佛像绣,无不体现出发绣作为生命符号艺术的本质特征,令我们为生命的又一种奇特表现顿生慨叹,心存敬畏。这恐怕又是东台发绣的艺术魅力之所在吧。近年来,东台发绣参加国家、省级艺术博览会和比赛,获得金银奖150项,多次出访欧洲、东南亚及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进行艺术交流。发绣长卷《姑苏繁华图》载入世界吉尼斯纪录;发绣《牡丹》曾列为上海世博会指定礼品。东台发绣还先后5次走进中央电视台《欢乐中国行》《鉴宝》《海峡两岸》等栏目,与全国观众见面。越来越多的人正在了解、好奇、接受、陶醉于这个古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罗望子,原名周诚,1965年生。江苏省作协专业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1986年开始写作,在《收获》《花城》《人民文学》《十月》《钟山》《天涯》等刊发表小说四百多万字。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