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瘦窄扇骨上刻着比芝麻还小的字,扬州竹刻名家来南京办展
2017-11-09 22:35:44

       瘦窄的扇骨上,细细密密刻着山水人物画,还有比芝麻粒还小的文字……“刻意江南·镂文会心——扬州竹刻名家张子麟作品展”近日在南京市博物馆西朝房正式开展,展厅内一共展出了50多件竹刻精品、印章等。这些作品都是张子麟几十年来收藏创作的。

      “扬州竹刻传承人越来越少了,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学,我也挺苦恼的。”11月9日,在展厅里,张子麟和现代快报记者讲述了他和竹刻的故事,他说,写字好,有绘画功底,对扬州竹刻感兴趣的,可以找他学。

 

 图片

厉害,芝麻粒大文字“盲刻”而成

扇骨、臂搁、竹筒、印章……展厅里,竹刻作品有的看上去很雅,有的看上去又很诙谐。每一件作品,都雕刻或山水,或文字。最关键的是,上面的文字都不大,有的指甲盖大小,有的比芝麻粒还小。尽管字小,看看上去苍劲有力。其中一件臂搁上,上面雕刻着两首诗,分别是李白的《将进酒》《月下独酌四首·其一》,诗文的下方雕刻着抬头仰望状的李白。仔细看,上面的文字细细密密,比芝麻粒都要小。

 

这么小的竹子上怎么雕出这么细小的文字?现场,很多观众好奇,问张子麟,“这么小的字得用放大镜才能看清,雕刻的时候是不是借助放大镜才行?”张子麟摇摇头,回答说,是盲雕出来的。“我在雕这么细小的文字的时候,可能外人以为我只是刀,感觉没啥动静;但我自己知道,我轻轻的挥动之间已经雕刻好了好几个字。”张子麟解释说,雕刻极为细小文字的时候,就像蚯蚓在蠕动,字里行间完全看手感,如果借助放大镜反而会影响发挥,最关键的是,雕刻的时候要一气呵成,中间休息夜只是闭眼抬头稍作休整,这样才能雕出毛笔字的味道,小归小,但笔锋一点都不少。

张子麟介绍说,由于竹刻是不打底稿的,所以雕刻的时候布局很重要,比如这件雕刻着李白的臂搁,雕刻之间就要把每一个文字、字形、李白画像分布好。这样下刀才精准。

 

讲究,竹子需要浸泡阴干

展厅正中的一个展柜中,摆放一个连着竹根的笔筒,两根烟嘴,看起来很风雅。

张子麟指着笔筒说,这个笔筒因为竹子的年龄大了,所以雕刻起来非常费劲,仔细看,还能看到凹凹凸凸的感觉。而烟嘴,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用塑料雕刻的,并不是用竹子雕刻而成。

张子麟对现代快报记者介绍说,不是所有的竹子都适合用来做竹刻艺术的。在制作竹刻作品的时候,对竹子的要求很苛刻,冬至以后,上山砍竹子,竹子要生长了4年—6年的。“如果竹子年龄太小,容易变形;年龄太大,竹筋发硬,雕刻起来很费劲。”竹子选好以后,配一定量的盐在水里煮,煮上一段时间取出来,打磨掉竹子表面的油脂、留青,阴干。“这样操作,可以防虫,而且,不变形。”

“这次来展览的竹刻艺术品所用的竹子,都是我在家里存放了三四年的。一直舍不得用。”张子麟介绍说。

 

太苦,愿意学的人很少

“扬州竹刻源于明清,兴盛于清末民初。”张子麟说,他出生在竹刻艺术世家,舅公、爸爸都是竹刻艺术名家,从小耳濡目染。12岁时,开始握上竹刻刀,50多年来,一直坚持,就算工作再忙,业余时间也不忘竹刻。

张子麟说,做竹刻很苦。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右手食指指尖部位有一层厚厚的老茧,这都是常年握刻刀的结果。“我大拇指、食指和中指的力量很大的。因为刻竹子的时候,握笔就是这三个手指。而且,很讲究力度。”由于长期坐着,颈椎不好,眼睛也不好。

“因为太苦,现在人都不大愿意学这个。”张子麟对现代快报记者说,学竹刻不仅要有书法和绘画基础,还要喜欢,有悟性。“前段时间我发现有两个学生的书法比较好,跟学生说,来跟我学吧。学生当时答应了,我把刀都磨好了,但他们一直没来找我。”张子麟说,现在,他在扬州有一个学生,而现在扬州竹刻艺术继续雕刻的人数,顶多还有十位,其中有的只是刚起步阶段。来源:现代快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