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台湾散文大家张晓风携新书《不知有花》来南京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10-31 23:18:06

 图片

张晓风接受扬眼记者采访  蔡震·摄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台湾著名作家张晓风全新散文精选集《不知有花》,近日在大陆出版。1031日下午,78岁高龄的张晓风从镇江风尘仆仆赶到南京,在下榻的酒店接受了扬眼记者的采访。她告诉记者,小时候曾经在南京读过两年小学,这些年她也多次来过南京,她说每一次回来感受都不一样。这一次,除了带着新作《不知有花》回宁回顾诠释中国古典,对古人的东西作一个善意的解读,她还要去看望当年抱过她的102岁的陈妈妈。

回忆南京小时候的难忘情景

“我是1945年到南京的,1948年离开,读了二年级下学期和三年级上学期,记得家住在俞家巷,现在的石鼓路小学原址就是我曾经读过的那所小学。”回忆起小时候的那段日子,张晓风抑制不住深情,“那时候,在南京,刚刚开始记得一些零碎的事,画面里常常出现一片美丽的郊野,我悄悄地从大人身边走开,独自坐在草地上,梧桐叶子开始簌簌地落着,簌簌地落着,把许多神秘的美感一起落进我的心里来了。我忽然迷乱起来,小小的心灵简直不能承受这种兴奋。”她记得,“小舅舅曾带着我一直走到城墙的旁边,那些斑驳的石头,蔓生的乱草,使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在现实中,给我们影响的人,更多的是一些渺小的人物,他们不可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但他们的内心来自日常生活的细微影响,有时比你的阅读和思考更加重要。张晓风就是那种被小人物动情的人。她的作品往往洋溢着一种空灵而温暖人心的情感,主题内容包括自然的美丽和对万物的敬仰,家的温馨和对亲人的牵挂,生活的美好和对生命的珍惜,有温暖,有感恩,有领悟,有释然。余光中称其为“华语世界一支亦秀亦豪的健笔”,蒋勋更盛赞她的文字像沸水中复活的春茶。

微小事物中找寻人生的真谛

张晓风创作过散文、小说、戏剧、杂文等多种不同的体裁,以散文最为著名。刚刚出版的这本《不知有花》是张晓风执笔五十年的全新散文精选集,收录了《不知有花》《遇见》《常常,我想起那座山》等文学价值极高的文章,还特别挑选了《行道树》《我喜欢》等被选入语文教材的佳作。

张晓风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作家,对人生始终保持敏感之心,注重从生活的微小事物中找寻人生的真谛,每一个细节都有可能成为她对生活的看法。在散文《种种有情》中,她谈到在水饺店吃饺子时,特别喜欢看捏合饺子边皮留下的指纹。她觉得,当她坐在桌前,上面摆着的某个人亲手捏合的饺子,热雾腾腾中,指纹美如古陶器上的雕痕,吃饺子简直可以因而神圣起来。

在《不知有花》书中,张晓风向人们传达了一种思想,即寻找生活里那些微小的美好,懂得从生活的各个角落感悟意义的存在。她在文章中说到,每一种生物都尊严地活着,巨大悠久如神木,神奇尊贵如灵芝,微小如阴暗岩石上恰似芝麻点大的菌子,美如凤尾蝶,丑如小蜥蜴,古怪如金狗毛,卑弱如匍匍结根的蔓草,以及种种不知名的万类万品,生命是如此仁慈公平。她用至美的语言表达出隐藏在这个世界缝隙里关于生命的美好,读来既有一种柔软的细腻感,又充满了情怀和力量。

散文就是我们最喜欢的文体

在两岸三地享有文名的张晓风,尤其以散文见长,第一本散文集《地毯的那一端》曾荣获中山文艺散文奖,奠定了她在文坛才女的地位。张晓风的文字,是不存在任何限制的,山川大地可以是天空的倒影,一朵花可以开出整个春天,早晨的露水有时候比高山还要厚重。她对万物的书写,脱离了所有关于想象的约束,那些近乎于放肆的比喻,像一枝刺破天空的树枝,打破了文字墨守成规的界限。她语言的美感是十分独特的一种享受,或欢快,或空灵,或感知,或放纵。

如今,张晓风已经78岁,其笔力更加劲道老辣,正如余光中所言,张晓风文字“柔婉中带刚劲”,至真至纯。

问及对散文看法,张晓风这样解读,“散文没那么啰嗦,不像戏剧那样需要表演、不像诗歌那样要有平仄韵律、也不像小说那样有复杂的故事,就这么说话,大家还很爱听,这就是语言的魅力,其实就是一种心情,这就是我们最喜欢的文体。我们说唐宋八大家,不是戏剧八大家,也不是诗歌八大家,应该打个括弧,叫(散文)八大家。为什么大家都喜欢苏东坡,就是他散文写得好,比如《赤壁赋》,他的文章表现出的那种淡淡的心境,就是国人喜欢的一种美学。”

温暖文字里阐述生命的丰盈

张晓风曾去山里看神木,在海拔一千八百米的地方,在拉拉山与塔曼山之间,以它五十四米的身高,和小小的自己对望。司机说神木是一个教授发现的,而她觉得,被发现,或不被发现;被命名,或不被命名;被一个泰雅尔人的山地小孩知道,或被森林系的教授知道。不管是何种形式,它反正在那里,这才是最重要的。它给予人无限的信仰和想象,因为它在,所以我们有了层次更深的存在意义。

“我们要一个形象来把我们自己画给自己看,我们需要一则神话来把我们自己说给自己听:千年不移的真挚深情,阅尽风霜的泰然庄矜,接受一个伤痕便另拓一片苍翠的无限生机,人不知而不愠的怡然自足。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不知有花》这本书蕴含了张晓风深刻的人生哲学,从儿女情长到山川河流,从季节轮回到人生曲折,张晓风用其温暖而有力的文字,阐述了生命的丰盈与饱满。

很多时候我们都对这个世界过于不满足,欲望的沟壑是生命的深渊,让我们变得不再像原来的自己。而张晓风用自己的人生观给予了我们最圆满的回答: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图片

《不知有花》张晓风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张晓风金句——

 

1.而今日,我只能与当世之人在时间的长川里停舟暂相问,只能在时间的流水席上与当代人传杯共盏。

 

2.我甘愿做冬残的槁木,只要曾经是早春如诗如酒的花光,我立誓在成土成泥、成尘成烟之余都要哂然一笑,因为活过了,就是一场胜利,就有资格欢呼。

 

3.生与死,光和暗,爱和苦,原来都这般接近。

 

4.生命是什么呢?是崩裂自伤痕的一种再生吗?

 

5.是我看蝉壳,看得风多露重,岁月忽已晚呢?还是蝉壳看我,看得花落人亡,地老天荒呢?

 

6.天地悠悠,我却只有一生,只握一个筹码,手起处,转骰已报

出点数,属于我的博戏已告结束。

 

7.我不要偷来的仙家日月,我不要在一袖手之际误却人间的生老病死,错过半生的悲喜怨怒。人间的紧锣密鼓中,我虽然只有小小的戏份,但我是不肯错过的啊!

 

8.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9.果真可以活一百万年,你尽管学大漠沙砾,任日升月沉,你只管寂然静阒。

 

10.那些叶片在风里翻着浅绿的浪,如同一列编磬,敲出很古典的音色。我忽然听出,这是最美的一次演奏,在整个长长的秋季里。

 

11.如果相爱的结果是我们平凡,让我们平凡。

 

12.文明把黑夜弄脏了,黑色是一种极娇贵的颜色,比白色更沾不得异物。

 

13.蝉鸣如网,撒自古典的蓝空,蝉鸣破窗而来,染绿了我们的枕席。

 

14.蝉鸣浮在市声之上,蝉鸣浮在凌乱的楼宇之上,蝉鸣是风,蝉鸣是止不住的悲悯。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