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扬眼荐书】张艺谋年度大片《影》初始版本,朱苏进探索历史底处的文学佳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10-10 14:36:57

图片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著名作家、编剧朱苏进亲自编选杂文集《三国•荆州》,近日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重点收录了《三国•荆州》,本篇也是张艺谋2018年秋季大片《影》的初始版本,电影定档2018930日上映,由邓超和孙俪夫妻档主演。

本书另收录了《分享曹操》《最优美的最危险》《山是站起来的大海》《我就是酒》等散杂文名篇,这些名篇集中体现了朱苏进文学的创作水平和实力,是朱苏进继《康熙王朝》《江山风雨情》《朱元璋》等剧创作高峰之后的又一历史力作。

三国题材的影视剧一直是热门,同类题材小说亦是持续热销的热门题材,本书有别于其他三国正史和戏说,既有尊重史实的一面,也有部分适当的虚构,更适合当下阅读。

朱苏进是跨界作家、编剧等行业的领军人物,也是频频创造收视奇迹、登上“编剧作家富豪榜”的传奇人物。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朱苏进以《射天狼》《接近于无限透明》《醉太平》等军旅小说立足文坛,先后出版长篇小说《炮群》《醉太平》等。编剧代表作有电影《鸦片战争》《康熙王朝》《江山风雨情》《郑和下西洋》《朱元璋》《我的兄弟叫顺溜》《新三国演义》《让子弹飞》等,其中《鸦片战争》获第1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提名;《让子弹飞》获第3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提名、第48届金马影展最佳改编剧本。

 图片

精彩内容:

71. 日内 大都督府

小乔绕过屏风,走进大堂。这时一阵微风吹来,她忽然听见编钟的嗡鸣之声。

小乔举首望去,登时惊呆了。光秃秃的钟架上,竟然吊着一只小小的乳钟。此时它 正在阳光下闪耀金光!

屋角处,瘫着一个受伤的老甲士。他看见小乔入内,挣扎起身,施礼。

小乔示意那只钟:怎么回事?

老军士喘道:禀夫人。当初化钟时,大都督暗中违抗了主公令,私藏下这只钟,他 知道夫人最喜爱它。今晨,大都督令我把这只钟送来……

小乔颤声:周郎怎样?他在哪?他好吗?

老军士:大都督说,他在荆州等你。

老军士再施礼,离去。

小乔含泪望着那只小小的编钟。少顷,执锤上前,轻轻敲击它的各个部位,每个部 位都发出不同的鸣响……继之,小乔陶醉地喃喃道:周郎,你听。

小乔闭住了眼,动情地敲打这只编钟,以及周围的虚空。虚空发出黄钟大吕之声, 奏出仍是那篇寓言的乐音。

小乔如梦如幻地敲击编钟……

 

72. 日外 城下

黄钟大吕之声化为剧烈的刀剑铿锵之声。

战阵中,周瑜只身与关军拼杀。外围,许多吴军冲入解救,但他们再度被关平杀退。

战阵中,周瑜继续血战,渐渐不支了。

 

73. 日外 城上

关羽匹马单刀,高高伫立于城关上,静静朝远方的周瑜眺望。

 

74. 日内 大都督府

大堂上,小乔越来越动情,越来越灿烂,越来越疯狂!

小乔突然停定,凝神谛听着什么……

这时,那只小铜钟突然无缘无故的掉落,它轰然落地,发出痛苦鸣响。

小乔顿时呆定!

 

75. 日外 城下

战阵中,周瑜身中数刀,甲胄喷血。他踉跄着,朝远处城关上大吼:关羽,我在黄泉等你!

吼毕,周瑜倒地死去。

 

76. 日外 旷野

千军万马在旷里急进。上将曹仁领军。

正行间,一骑执令旗急急追赶而来:上将军,上将军!……

曹仁驻马:何事?

传令校尉:丞相有令,命你放弃吴阿,率军攻取章陵,襄阳二城。

曹仁惊讶:为何?

校尉:丞相不言,只令你十日内取下二城!

曹仁:遵命。

校尉驰离后,曹仁朝偏将喝令:传命,前军掉头,南下章陵!

战骑开始纷纷掉头,朝南方疾驰……

 

77. 日外 城关

城关各处,各种攻城器具、断枪残刀、将士尸首堆积如山,而且无边无际。

关羽策骑巡视。负伤的关平随行,禀道:部下们粗粗点验过,仅吴军尸首就有一万二千多具,据此推算,他们损伤的兵力不下于十万。五年内,江东再无交战的力量了。

关羽沉声:周瑜在哪里?

关平正声:战死了!

关羽:我要看见他的尸首。

关羽掉头驰下城道,直趋城外。

 

78. 日外 城下

关羽驰至一座战车前。周瑜的尸体平放在车板上。

关羽动情的望着,望着,终于长叹:拿酒来!

片刻后,护卫取来酒具,并斟满两盏。

关羽接过一盏,放在死去的周瑜身边。再接过一盏一饮而尽,长叹:公瑾呵,你怎么就死了呢?从此,荆州无忧,江东则无救了!

关平低声:父亲:章陵守将遣人来报……

关羽打断:我早知道了。

关平:章陵、襄阳万不可失。父亲有何命令?

关羽笑了:平儿啊。守城只是我的末技,攻城拔寨、野战致胜那才是我的长处。传命:伤兵全部留守荆州,所有将士全部随我北上,迎击曹仁。

关平犹豫:父亲……

关羽:快!半个时辰之内就要出发。

关平无奈,即刻拨马传命。

 

79. 日内 鬼城大殿

大殿上,吕蒙正在饮酒吃肉,一个十三四岁少年死士无声无息地贴到了他身后。

这精瘦少年正欲夺吕蒙手中酒盅,却发现早有一支利刃抵在自己腹间,少年窘笑了:嘿嘿。

吕蒙:何事?

少年:外头来了个死货,白白胖胖的,像个帐房。那肉哇,好想烤了他!……

吕蒙嗔断:来干嘛?

少年:说是替大都督送话。

吕蒙一惊,立刻推开少年,飞快奔出大殿。

 

80. 日外 鬼城城门

吕蒙刚刚奔出城门,顿时呆定。孙权伫立在他面前。

吕蒙揖,沉声:主公。

孙权无言地抬起手,半只铜钱从他指间垂落下来。

吕蒙明白了,正声:吕蒙待命。

孙权沉声:我军攻荆完败,周瑜阵亡,江东的军力、国力消耗殆尽……

吕蒙惊:大都督死了?

孙权不睬,继续道:但那只是佯攻,是欺敌。我们真正的主攻,从你开始!

吕蒙怔:我?……

孙权嗔断:你练至百人以内了吗?

吕蒙:到今天早上为止,城中有死士98人!

孙权:好。此刻荆州守军,只有弱旅数千。令你率98位死士夜袭荆州,天明之前,把荆州守军全部斩尽杀绝!天明之后,我要进城。

吕蒙杀机勃生,揖:遵命!

孙权示意山湾:百匹快马已为你们备妥,上路吧。

 

81. 日外 哨楼

那个精瘦少年赶着一群鸭朝江边哨楼走去。

哨楼上的守军发现了,急叫:小子,过来,快过来!

少年欲躲。城楼上的守军立刻张弓,厉喝:过来,把鸭子赶进哨楼,不然射穿了你!

少年无奈,畏畏缩缩地、万般不情愿地把鸭群赶进哨卡内。哨卡门关上了,但里面立刻响起乓乒之声……

少顷。哨门打开了,那少年浑身是血,手里抓着一只鸡腿边啃边出来。大咧咧朝芦苇荡叫:嗳,过吧。

吕蒙领着死士们冲出芦苇,迅速穿过哨楼,奔向远处的荆州城关。

哨卡里面,地面上躺着十多具大汉的尸体,全部被利器穿胸而死。

 

82. 雨夜外 荆州水门

水道上塞满巨大的战船残骸。吕蒙与众死士摸上战船,在残骸中寻找着,装配着……

很快,战船残骸上升起一座座巨大的弹射器——它们全部都是预留在船内的。

吕蒙率先坐入弹射器。众多死士压弯了弓弦。

嗖地一声,吕蒙像一颗子弹飞上了夜空……

空中的吕蒙张开双臂,他的臂与身之间出现一片皮翼。于是,他身体象蝙蝠似的在夜空滑翔了片刻,越过高高的荆州城头,落入城内。

吕蒙在落地的瞬间,双手连掷飞刃——他腰与背上皆是利器,片刻间便杀了十几个守军。

继之,一个个死士也如此这般飞翔了进来。有两人不慎落到庙杆尖上,登时被旗矛穿胸而死!但他们即使死也一声不出。

 

83. 夜外 荆州各处

荆州将军府,兵营,殿堂,庙宇,街巷,井畔……到处可见死士与守军恶斗。他们每人都在对付数十乃至上百人。

在各种恶斗中可以看出,鬼城中许多场景与荆州此刻场景极为相似——仿佛鬼城原本就为这一刻准备的!

 

84. 晨外 城门

朝阳灿烂!

城门前,孙权骑在战马上,静静等待着。

少顷,城门轰轰敞开了。吕蒙伤痕遍体,两边只站着几个鲜血淋漓的死士,各提断剑与残刀。

吕蒙步出城门,向孙权沙哑地道:禀主公,城中守军全部歼灭,请主公入城。

孙权注视着那几个死士,颤声:就剩下你们五……

话音未落,那个重伤的少年死士再也难支,噗地倒身而亡。这时孙权话语才完:……四人了。

孙权策骑入城,当他驰过吕蒙面前时,突然看见吕蒙跪地了——却不是向孙权,而是向着远方。

孙权扭头望去,看见一个女人远远走来,越来越近,竟然是青萍!孙权失声:丫头。

青萍无视孙权,她径直走到吕蒙身边,一言不发地踏着吕蒙的膝盖、吕蒙的手掌、吕蒙肩头,登上了一匹坐骑。

孙权颤声:女儿……

青萍仍然无视孙权,更无言,只动情地望着浑身伤血的吕蒙。

孙权不由一叹。

吕蒙替青萍牵缰前行,沙哑地道:禀主公,青萍断腕后,一直和我在一起。

孙权突然激动了:丫头啊,我说过要送你一位夫君!此人稍胜于孙权,稍弱于周郎……吕蒙听令,命你继任江东大都督,都督府就设在荆州。

吕蒙揖:遵命!

城道上,孙权且行且打量久违的荆州,万千感慨……突然,马蹄踩动了一支铜质长枪,发出咣当之声。

孙权叹道:丫头啊,父亲还答应过,要送你一套更壮丽的编钟!回头我就令人收回枪箭,重新铸造!

青萍面如冰雪,仍然无言,她直视孙权抬起了双袖——袖口褪下了,露出两只光秃秃的断腕。

孙权一震,颤声:呵……钟有了,手没了。

 

85. 日内 城关将军阁

孙权步入将军阁。阁中处处残破,唯有那尊朱红大案完好如初。

就在周瑜发誓要安放关羽头颅的案中,安放着一尊头盔!

那是周瑜布满战痕的头盔,此刻却仿佛是一只被砍下的金属头颅。

 

86. 日内 许昌宫中

宫中另一尊长案,案上也安置着一只精致木匣,匣中放着关羽的头颅。只见他双眼圆睁,长须垂出了匣外,微微被风吹动……

字幕:关羽在北进襄阳途中,遭吴军曹军南北夹击,被吴将斩首,首级送往许昌。

一个华服老者(曹操)背对观众,面对萧瑟的秋风落叶,长吁短叹道:传命,为关羽打造身躯,配其首级,厚葬。

一侍从:是。

曹操沙哑地:告诉工匠,云长身高七尺,肩阔二尺八寸,腰围三尺半,腿长四尺,脚长九寸五分……

侍者惊讶:丞相,您连自个脚多长都不知道,何以知道关羽的腿脚?

曹操嗔:因为他是云长不是曹操!唉,云长啊……

自始至终,曹操没有转过身来。

秋风吹拂,匣中关羽飘起了一缕长须。

 

87. 日外 城关

仍然从城墙底部一块古老斑驳的基石开始。

那块巨大的基石闪射着古铜般暗辉,并且咬合另外一块。巨石们彼此咬合,宛如人的骨髂,渐渐展现粗粝城墙暗藏的细节:暗红的石纹,狰狞的裂缝,倔强生长的草根与青苔,无数古铜箭簇和断裂的矛尖深扎在砖石上,不肯掉落……随着镜头摇过,出现一只新鲜的、穿着军靴的人脚,脚掌尖死死抠在城砖缝隙里。显然,这人在快要攀登到城头时突然被守城者砍断了双腿!

但是在城头一角,长出一丛洁白的野花。花瓣带露,鲜嫩欲滴!

青萍走到那丛野花面前,伸出自己的一截断臂,轻轻地抚摸它,感受着它。突然。被触动的花丛滚下一滴露珠,从花瓣上淌到她断腕上……青萍欣喜道:吕蒙你看,这花儿要长在我手腕上了!

身后,吕蒙轻声:我也想长在你手腕上。

 

88. 日外 城下

城下大道,一尊王驾轰轰驰近。

车帘掀开,现出小乔脸宠,她远望城关,忽然嗔:停车!

王驾驻。护从匆匆近前:夫人?

小乔示意城关:那是荆州吧?

护从:正是。

小乔:为什么拉我到荆州来?

护从:主公有令,今日要把周大都督帅旗升上城关。主公说,这荣誉应该赐于夫人。

小乔立刻跳下王驾,冷声:不!我回家了。

护从大急:夫人,夫人!……在下怎么跟主公交待啊?

小乔冷声:你告诉孙权。我永远不进荆州。天下有多少城关,人间就有多少怨恨!

小乔只身离去。

 

89. 日外 城关

城关上,孙权愠怒地注视着远去的小乔,叹息:小乔啊,知道公瑾的取荆之策从哪来的吗?你造就了你的周郎,你害死了你的周郎。

不远处,忽然响起冷冷的回答:她知道!女人心头一痛,什么都知道……

孙权一惊,转脸望去,看见含泪的青萍。她仍然不看父亲,只呆呆地望着天边的小乔。

 

90. 日外 城关与土道 

小乔在土道上走着,两边全是各色各样的难民。

一个三四岁的孤女跪在路边,面前有一方破布,破布上写着一个字:售!显然,此孤女正在求售自己。

小乔在孤女面前蹲下,动情望着她。孤女抬起满是尘土的脸,大眼睛望着小乔。

小乔轻声问:你认得这字吗?

孤女摇头。

小乔轻声问:谁写的?

孤女平静地转头望去。旁边,躺着一位死去的爷爷。然后,她又平静地转回头来望小乔。

 

91. 日外 土道

远处的荆州城关响起隆隆的鼓号,并且高高升起周瑜的大纛。

土道上,小乔牵着那个孤女慢慢远去。她听到身后的鼓号声,根本不回首,继续前行。

鼓号声完全消失了,行走的小乔却忽然停步。因为,这时她心头一痛,知道了!于是她回首张望……

 

92. 日外 城关

城关一角,伫立着青萍,正在挥手向远方小乔告别。

这时的青萍,完全忘记自己没有手了,动情挥着那只光秃秃的断腕——那就是她的挥手!

 

93. 日外 山间茅芦

溪水畔,有一座茅芦。

小乔坐在茅芦外,弹着一尊古琴。

七根弦丝颤动,小乔的手拨动着琴弦。忽然,琴盘伸出另一只胆怯的小手,也轻轻拨了一下琴弦。

小乔的大手再拨一下弦,那只小手也再拨一下弦。其音其位其指法,完全相似……

小乔笑了,她怀里伸出那个孤女秀丽的脸。于是,母女俩一大一小两只手,共同弹拨着这尊古琴。

琴音叮咚,那是我们熟悉的钟乐——国殇。

屋檐角,悬挂着一只闪闪发亮的小乳钟。此刻,一股山风吹过,轻轻吹过,,轻轻吹响了它……

图片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