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郎世宁除了为皇室画肖像 这些领域也颇有建树
来源:新快报 新浪收藏 2018-08-29 14:31:19

 

图片郎世宁 乾隆皇帝大阅图轴

  谈及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绘画,有一个人是绝对绕不过的,他就是意大利人郎世宁。作为一个历经三朝的宫廷画师,他的成就,绝不仅仅是为皇帝画像那么简单。

图片郎世宁 平安春信图轴

  在清宫廷画了多幅表现当时重大事件的历史画

  郎世宁(1688-1766年),意大利米兰人,原名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GiuseppeCastiglione),青年时期受到系统的绘画训练,1714年(康熙五十三年)离开欧洲来到东方,次年抵达澳门,起汉名郎世宁,继而北上京师,随即于康熙末期进入宫廷供职,开始了他长达数十年的中国宫廷艺术家的生涯。

  郎世宁在清宫廷内为皇帝画了多幅表现当时重大事件的历史画,以及众多的人物肖像、走兽、花鸟画作品,还将欧洲的焦点透视画法介绍到中国,协助中国学者年希尧完成了叙述这一画法的着作《视学》,成为当时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使者。1766年7月16日(清乾隆三十一年六月初十)郎世宁在北京病逝,终年78岁。

  他为沟通中西艺术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

  于康熙晚期的七年之中大胆革新

  迄今北京故宫所收藏的郎世宁来华后留下的最早作品,是《郊原牧马图》卷。骏马在郊野饮水、吃草、卧憩、奔跑,牧人悠然自得。骏马、牧人、山水、草木以及画的构图、色彩仍保留了浓重的西画格调,反映了郎世宁来华初期作品的艺术特色。

  还有一件署雍正元年款的《聚瑞图》轴(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此轴是分歧合颖的谷穗与同心并蒂的莲花插在瓷瓶中的瓶花写生。绢地重彩,色调明暗对比鲜明,但其艺术效果又不同于纯粹的油画写生。

  郎世宁在康熙晚期的七年之中,对自己的绘画进行了大胆革新。《聚瑞图》轴就标志着他画风的转折,是他在清内廷最初七年艺术创作所获成效的总和,也是他向前迈进的新起点。

  雍正时向内廷画家传授了

  油画技巧与焦点透视法

  明末清初,西方透视学传入国内。来华的传教士画家采用焦点透视作画,景物深远,立体感强,引起清代朝野的注意。这时淮关监督年希尧得到郎世宁的帮助和指导,编纂并出版了《视学》一书,从而在中国公开介绍了西方透视学的原理与方法。此书始刊于雍正七年(1729年),再版于雍正十三年(1735年)。郎世宁在传播西方透视学原理方面的功绩不可磨灭。

  从雍正元年到雍正十三年,郎世宁在内廷充当了教授、画家和工艺师等几种角色。他向内廷的中国画家传授了油画技巧与焦点透视法,其本人从事山水、花卉、鸟兽等题材画的创作或写生,多用于室内装饰;亦画过肖像画,但不见其作御容肖像画;偶尔还画过金胎掐丝珐琅器物的装饰图案。现存的郎世宁《聚瑞图》《百骏图》《嵩献英芝图》以及果亲王允礼骑马肖像画等都是他的代表作品。从这些作品可以肯定郎世宁的绘画新体已完全形成,并且题材颇为广泛。

图片郎世宁 郊原牧马图卷

  乾隆朝服像是其新体肖像画代表作

  乾隆元年(1736年)是郎世宁来华的第二十一年,年庚四十八岁,自此他开始了从事新体画创作的黄金时代,此后艺术才华得到乾隆皇帝的赏识而得以充分发挥。

  乾隆元年,他所作的最重要的一幅画,即与唐岱、沈源合笔所画圆明园图,费时约一年半。

  现存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乾隆帝后肖像卷,系由郎世宁所绘,肖像右边有题款。从年款可知这是弘历御极第二年即乾隆元年八月十三日弘历二十五周岁生日时所画,也是弘历登基后第一张肖像画。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无款乾隆皇帝朝服全身像,与上述乾隆元年帝后肖像手卷上的弘历像完全一致,仅有大小、半身与全身之差。

  乾隆元年乾隆及其后妃肖像卷、乾隆朝服像是郎世宁参酌中法的新式肖像画,较欧洲肖像画法有了不少改变,但与中国传统肖像画的绘画技巧又根本不同,应是新体肖像画。显然,乾隆朝服像和乾隆及其后妃肖像卷都是乾隆皇帝满意的肖像画,符合乾隆本人的审美趣味,是郎世宁新体肖像画的代表作。

  据上述作品可知,在郎世宁新体绘画发展过程中,雍正元年和乾隆元年是两个关键性的年代。

图片郎世宁 哨鹿图轴

  开辟了塞北题材院画的新道路

  乾隆六年,弘历将中断了十九年的秋弥古礼予以恢复,此后,乾隆年间几无中断。这一时期,圆明园工程进一步扩大,建成长春园西洋水法楼谐奇趣。这些,都给郎世宁的新体绘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创作素材和表现机会,促使了它的发展,同时,还开辟了塞北题材院画的新道路,给清院画注入了新的生机。

  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乾隆辛酉(1741年)《哨鹿图》,原名《写照哨鹿图》,所谓“写照”,也就是肖像画,以崇山峻岭、参天古木、松柏成林、糜鹿成群的塞外围场为背景,以弘历本人肖像为主,也包括侍卫与大臣的肖像,后称为“御容”画。

  到乾隆十八年的时候,郎世宁已年逾花甲,但他仍竭尽全力从事他的新体画创作。这一时期,他创作了辛酉哨鹿图、乾隆十三年弘历哨鹿聚餐图,完成了癸亥蒙古十骏图、戊辰准噶尔十骏图等写生画,郎世宁的新体绘画技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他的肖像画、骏马图也达到了艺术顶峰。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历史上由我国东北地区少数民族画家与汉族画家共同创造的塞北题材绘画几经衰落之后又一次勃兴起来,辛酉哨鹿图与弘历哨鹿聚餐图都是杰出的塞北题材画,并预示着这一题材绘画的高潮即将到来。

  郎世宁在画院的最后十三年间,已是六十六岁至七十八岁的暮年。这一时期影响郎世宁创作的重要事件是清廷派兵平息准回二部叛乱的军事行动。这五年的战争战绩辉煌,以少胜多的奇迹屡屡出现,这些都是院画家郎世宁等绘画的重要题材。郎世宁奉旨率人画了《万树园赐宴图》、《马伎图》以及《平定伊犁回部得胜图》十六开草稿等。

  郎世宁在清内廷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创作了大量反映康雍乾三帝时期军事、文化以及日常生活等方面题材的院画,留下了近百件作品,并创造出融中西画法于一体的新体绘画。他在清代画坛及宫廷画院内占据着重要地位。

  郎世宁画“御容”的特别之处

  郎世宁在内廷为皇帝画“御容”,似起于弘历。目前已发现的郎世宁所绘弘历从阿哥时代至四十五岁时的一系列“御容”肖像,显示了画家的艺术功力与出众才华。

  从这些御容肖像看,他采用了一些艺术手法来美化。如采用正面强光或弱光,使明暗略有差别,使人物面色光亮而明朗,皮肤白晰而柔润,含有几分女性肌肤的特征,眼瞳晶亮而有神,鼻尖高光似有若无,稍有凸凹而不露笔触,总之,表现出一位端庄、安详而威严的英主形象。

  郎世宁所画皇后、皇贵妃等肖像脂粉气稍浓,但不妖艳;所画亲王、大臣、侍卫等的肖像,其人物肤色、面容均富有个性,十分逼真。郎世宁肖像画基本上采用西方手法,同时应用一些中国的绘画工具及材料。

  御容画不限于庄重的朝服像,凡是出现皇帝形像的各种题材绘画,内廷一律称之为“御容画”。郎世宁在绘乾隆筵宴、岁朝、行围、戎装等题材画时,一般只亲自画乾隆“御容”与骏马,所用画法与朝服“御容”大同小异。

  注:本文字来自杨伯达《郎世宁在清内廷的创作活动及其艺术成就》、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

       来源:新快报  新浪收藏  编辑:朱晓晶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