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在斯图加特看画
来源:“顾顾看天下”公众号 2018-08-07 20:45:24

       我在《在德累斯顿看画》说,旅行有时是一粒种子多年后开的花。一些读者颇有同感。

       我去斯图加特也是一颗种子开的花。
       在一次去北极旅行的船上,我和太太与一对德国夫妻聊天,他们来自斯图加特,把自个故乡夸得像一朵花,说斯图加特文化艺术氛围堪称一流,请我们一定要去看看。我们自然也把南京夸夸,希望他们来观光。
     我对热爱故乡的人有一种天然好感和信任,所以,对斯图加特有了向往。
     我此行德国,行程虽随心所欲,但也订了几个硬指标,其一就是在黑森林徒步百公里,而斯图加特是进入黑森林的门户。
 
图片
 
      多种理由,多种期待,我来到斯图加特,重点还是参观博物馆。花了一天时间在斯图加特国立美术馆看画,兴趣盎然,收获颇丰。
 
图片
 
       斯图加特国立美术馆建于1838年建的老馆古典建筑旁边,1983年建成。设计者是英国后现代主义建筑大师詹姆斯·斯特林(James Sterling),以其明快的色调、流畅的线条、古典和现代的完美结合,被誉为“后现代主义建筑”的代表作。
       斯图加特国立美术馆藏有多位大师作品。
 
图片
 
       在斯图加特国立美术馆网上“你最喜爱的馆藏画”点赞里,德国画家 Gottlieb Schick  (1776—1812) 这 幅 Heinrike Dannecker(1802)排第一。这是一幅没有完成的画,模特是一位雕塑家的前妻。Gottlieb Schick 为她画了两幅,完成的那幅在柏林博物馆岛的国家艺术馆。以我们眼光看,这位女子大鼻大眼,粗胳膊粗腰粗腿,结结实实,难说是美女,也谈不上“气质美女”,更像是“低端劳动力”,但她却很符合西方人,特别是德国人的审美标准,健康壮实,勤劳朴质,拿得起,放得下。所以,她排第一很正常。
 
图片
 
     Gottlieb Schick 的这幅女子画,好像大家都喜欢。
 
图片
 
     要我选,点赞第一应是莫奈的这幅《春天的田野》(Fields in the Spring, 1887)。这幅画是印象派艺术大师莫奈(Claude Monet 1840-1926) 所作。我久久凝视这幅画,画面纯净的让人心颤,生机勃勃又给人希望,可以说,怎么看,怎么舒畅。莫奈观察景物细致入微,对光线的变化十分敏锐,常常可以从普通的风景中挖掘出动人的魅力。光和影的色彩描绘是莫奈绘画的最大特色。有人说他表达出“可视物质的无形光彩”。莫奈在失明后凭记忆画出许多杰作,可见这“无形光彩”已深深镌刻在他的脑海。
 
图片
 
     我也非常喜欢法国画家卡米耶·毕沙罗(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的《园丁》(The Gardener, 1899 ),画面上,夏季明媚的日子呼之欲出,快乐的园丁栩栩如生。毕沙罗在画面上表现了“纯净、简洁、敦厚、柔和、自由、自发性和新鲜感”,让人觉得舒畅。
     印象派是19世纪后半期诞生于法国的绘画流派,他们的创作摆脱了对历史、神话、宗教等题材的依赖,艺术家们走出画室,深入原野和乡村、街头,把对自然清新生动的感观放到了首位,把变幻不居的光色效果记录在画布上,留下瞬间的永恒图像,成就了许多杰出作品。印象派因莫奈的油画《日出·印象》受到嘲讽而得名。在印象派诸位大师中,莫奈是发起者,并且以自己的作品给这个画派命了名。但沙罗莫是这个画派的真正领袖。印象派艺术大师高更说:“他是我的老师。”“现代绘画之父”塞尚也是印象派大师,他曾恭敬地签上“保罗·塞尚,毕沙罗的学生”。
 
图片
 
    《母与子》(Mother and Child , 1905)是西班牙画家毕加索(1881-1973年)1905年画的,悲哀焦虑、面色惨白的母亲,营养不良、脸色苍白的儿子,空空的盘子,血一样的背景,都在强烈控诉着人间的贫困、不公和疾苦。 年轻的毕加索有一个“蓝色时期”,这时期的作品多表现一些贫困窘迫的下层人物,画中的人物形象消瘦而孤独,作品常以蓝色为主调,加强了忧郁和悲哀的气氛,如这幅画里孩子的蓝色衣服。毕加索不仅是现代艺术的创始人,西方现代派绘画的主要代表,他还是法国共产党党员,信仰共产主义。
 
图片
 
       毕加索的《斜头的女人》(Inclined Head of a Woman, 1906)标志着25岁的毕加索开始转向,进入一个又一个不安分的探索时期,他的作品和他的生活一样没有丝毫的统一,连续和稳定。
 
图片
 
       这是一幅非常优美和忧郁的画。作者安瑟尔姆·费尔巴哈(Anselm Feuerbach 1829-1880 )是19世纪下半叶德国画家,被视为新古典主义艺术和杜塞尔多夫学派的代表人物。这是他的代表作《 伊菲革涅亚》(Iphigenia, 1871),伊菲革涅亚是古希腊神话中的悲剧人物,特洛伊战争中希腊联军的统帅阿伽门农的女儿。她险些被出征特洛伊父亲用来献祭,后来成为陶里斯半岛上的一名祭司。平时,她目睹同胞希腊人被带到这座庙里作为祭献,被杀死在神坛前,感到不胜悲痛。这幅画上绘的是她每日面对茫茫大海,思念故土希腊及其亲人的情景。古希腊祭司装扮的伊菲革涅亚望着平静的大海,手里拿着象征和平的橄榄枝,通过其神态到肢体刻画古希腊悲剧中端庄而忧郁的女人形象,具有一种高尚的古典美。
      这幅画最先作于1862年,但在1871年,他又画一幅《伊菲革涅亚》,她的坐姿呈背向,色彩更素净,情绪也更加忧郁。我在德国斯图加特国立美术馆看到的是1871年版。
 
图片
 
      这幅《斜依在白色枕头上的裸女》(Female Nude Reclining on a White Pillow, 1917)作者是阿美迪欧·莫蒂里安尼 (Amedeo Modigliani 1884-1920年),他是意大利表现主义画家与雕塑家,只活了35岁。他以优美弧形为特色的裸女肖像画,成了炙手可热的收藏品。2015年,他的画作《侧卧的裸女》以1.7亿美元的天价在纽约拍出,该作品被上海收藏家刘益谦夫妇收入囊中。
 
图片
 
     我喜欢意大利画家Pietro Bellotti (1625–1700) 这幅《注定的命运》(The Fate Lachesis, 1684),我对“不为帝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的画家和画特有好感。这位老农妇穿着当地传统的土布衣服,从皮肤皱折和颜色可看出长期日晒和辛勤劳动的痕迹,表情是平淡的,或是认命的。
 
图片
 
      这是费尔南德·莱热(Fernand Leger,1881年—1955年)的作品,他是法国画家,是最早的立体主义运动领袖之一。他以浓重的原色调、机械般的形状和简单的粗线条轮廓描绘二十世纪奔忙的生活。现代生活失去了不紧不慢的优雅风度,画风也变得压迫局促和奇形怪状。我看不懂,也不喜欢。
 
图片
 
图片
 
      感谢斯图加特国立美术馆提供部分照片和内容。
      来源:“顾顾看天下”公众号  编辑:朱晓晶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