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在波兰看画
来源:顾顾看天下 2018-08-03 14:40:16

 图片

 
    6月,我再次来到波兰古城克拉科夫。
 
    上一次,我为了参观奥斯维辛集中营,漏看了维耶利奇卡盐矿和一位世界著名贵妇,这次特意来补课的。
    那次,我看过奥斯维辛集中营后,心情非常不好,食欲不振,精神萎靡,对人类和人性产生了巨大的怀疑和悲观,垂头丧气,稀里糊涂就离开了克拉科夫。   
    所以,这次欧洲之旅,我路过一些大的二战集中营,过门不入。此生,看过一个奥斯维辛集中营,够了,厌了,还是多看一些彰显人性美好一面的东西吧。
    我去了维耶利奇卡盐矿,过程顺利,在克拉科夫中央火车站旁,坐公交车直达,参加一个英语组,一步一步走到了地下,沿途移步是景,神奇有趣,不愧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列的世界最高级文化遗产(另一篇游记细叙)。
 
图片
       
     这是维耶利奇卡盐矿地下一百多米处盐雕的“最后的晚餐”。 
     找贵妇的过程颇费周折。我的房东说,她就在老城市场的查尔托雷斯基博物馆里,有道理,她原是波兰贵族查尔托雷斯基家族的金屋藏娇,可我去了,没有。吃饭时,问跑堂小哥,他一脸笃定地说,她就在瓦维尔王宫,去了也没有。最后,一位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上班的先生把我一直送到波兰国家博物馆的克拉科夫分馆,他风趣地说,这位贵妇的确曾住过查尔托雷斯基博物馆和瓦维尔王宫,可现在搬到国家博物馆,她常会出去“走走”,到伦敦、柏林、马德里等等,可你很幸运,今天,她在。
 
图片
 
     这位贵妇名副其实,身价估值20亿欧元。这位贵妇驻颜有术,538岁还保持16岁的娇容。她叫塞西利亚或切奇丽娅,可人们只叫她《抱银貂的女子》或《抱银鼠的女子》。
 
     她的姐妹《蒙娜丽莎》在中国如雷贯耳,妇孺皆知,可很少有人知道她。我要找的这位贵妇,是达·芬奇在1490年画的一幅画。达·芬奇传世之作只有十几幅,而据说其中女人肖像三幅,包括《抱银貂的女子》和《蒙娜丽莎》,可见稀罕。
 
图片
 
    《抱银貂的女子》是当时米兰具有极大权力的公爵洛多维科的情妇,入画时十六七岁。有评论描写《抱银貂的女子》:“姑娘有一张饱满的鹅蛋脸,神情安详又灵动,肩颈线条纤长,呈现出少女含苞待放的诱人体态。她的整个头部被包裹在一条薄薄的纱巾中,额头与颈间均有带状装饰。微微将头侧向左方,右手轻抚着银貂光滑的皮毛,与怀中的宠物一同注视着黑暗中未知的观众。”“光线和阴影衬托出她优雅的头颅和柔美的面孔。”“女子流露出如雕像般高贵、端庄的气质。”
     可我看这幅画的感觉就像以前在巴黎卢浮宫看《蒙娜丽莎》一样,觉得这位女娃真不太好看,干脆就是长相一般,那只手也不好看,大了。或许我们的审美与达·芬奇及他同时代的人有代沟,以我想,极大权力的公爵找的小三不该是沉鱼落雁和倾国倾城的容貌和身材?或达·芬奇把她画一般了,这也不太可能,他受人之托,拿着酬劳,会不如实表现?
 
     达·芬奇永远是个谜,《蒙娜丽莎》永远是个谜,《抱银貂的女子》也永远是个谜。这些年,学者对《抱银貂的女子》做了许多研究,想窥探达·芬奇头脑中的想法,多是盲人摸象式的推测。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保护,《抱银貂的女子》是创作在木板上的油画,因为蛀虫和年龄等问题,已经开始有老化的迹象。波兰把这幅画当作国宝,放在国家博物馆的克拉科夫分馆一间专门展厅里,有专门设施,警卫把守。真迹是不让拍照的,可博物馆善解人意,在入口处放着一幅复制品,专供参观者拍照合影。我的这幅照片就是那幅复制品。
 
图片
 
     我到华沙后,就去了华沙国家博物馆,该馆是波兰国家博物馆的分馆中规模最大的分馆,收藏范围很广,其中不少优秀绘画作品,主要以波兰画家为主。
 
图片
图片
 
    《格伦瓦尔德之战》(Battle of Grunwald)是镇馆之宝,由波兰画家杨·马特耶科(Jan Matejko,1838—1893)所作,大场景描绘了格伦瓦尔德战斗,展示了波兰王国和立陶宛大公国联盟战胜条顿骑士团。油画完成于1878年,是最史诗的波兰历史图像之一。在纳粹德国占领波兰期间,《格伦瓦尔德之战》被藏了起来。戈培尔为搜索这幅画,提供了1000万马克的赏金。一些知情的波兰人被严刑拷打和处决,但没有人暴露藏匿地点,使这幅波兰史诗画躲过战火。
 
图片
 
       这是波兰画家亨德里克 · 赫克托 · 希米拉德斯基(Henryk Hektor Siemiradzki,1843-1902)的作品,他的许多绘画都描绘了来自古代的场景,通常是阳光明媚的田园风光或是呈现早期基督徒生活的作品。他的画在欧洲很受欢迎。这些姑娘戏水让人赏心悦目。
 
图片
 
       这也是希米拉德斯基的作品,叫《基督徒的迪尔斯》(Christian Dirce),Dirce是“被捆在牛身上拖死”的死刑方式的代名词,这幅作品描述了罗马时期迫害基督徒的情景。看了这幅画,你会深深感到,信仰自由和不同宗教和睦相处是人类文明的最大进步之一,不可倒退。
 
      我在博物馆咖啡厅吃了简餐,再逛一圈,有几幅波兰画家描绘底层劳动者和普通人家的画,引起我的兴趣,真是一些好画。顾德宁
 
图片
 
图片
 
图片
 
来源:顾顾看天下  编辑:朱晓晶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