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在汉堡艺术馆看画
来源:顾顾看天下 2018-07-21 10:33:44

       图片

 我真想不到,竟然在德国汉堡艺术馆(Hamburg Kunsthalle 

)看到这幅画,以前只是在书上、画册和网上见过,此画大名鼎鼎,可现在就在我的眼前。

汉堡艺术馆就在汉堡中央火车站几百米外,我就住在附近的小旅社。艺术宫一开门,我就进去了,空无一人,我独自久久地凝视着这这幅画。可能因为我看的太久了吧,一位保安有意无意地溜达过来。在德国博物馆这些大师名画前,没有虎视眈眈的彪悍精干保安,大都是年纪较大的博物馆工作人员,你不出格,他们仿佛空气,没人会打扰你,也不会主动与你交谈,这大概是业内规矩吧。我试过几次,我如问这些大爷大妈级博物馆工作人员,如某位画家的画在何处?这幅画属于哪个流派?如此等等,他们一定会热情相助,回答也相当专业。

    让我痴迷的这幅油画叫《法庭上的芙丽涅》,是法国画家让-莱昂·杰罗姆(Jean-Leon Gerome)创作于1861年。

图片

    杰罗姆是法国十九世纪学院派的著名画家和雕塑家。他是新古典主义的继承者,但他在作品中揉进浪漫主义的色彩,在古典主义严谨的构图、色彩中所表现的强烈的浪漫主义倾向。

    据资料记载,在公元前4世纪,希腊有一位叫芙丽涅的著名模特,公认她是当时雅典最美的女人,历史上流传着很多关于她的趣闻逸话,最著名的就是这个法庭上发生的故事。她在祭祀海神的节日里,裸体从海水中跳出,因此以渎神罪受到了法庭的传讯。在审判时,辩护师让被告在众目睽睽之下揭开衣服,裸露躯体,并对着在场的法官说:难道能让这样美的乳房消失吗?法官们被芙丽涅的美丽震住。最后,法庭终于宣判被告无罪。这或许只是一个希腊的传说,而杰罗姆把这一幕活灵活现地画了出来。
    看这幅画,看似当众裸露的芙丽涅无助、害羞和可怜,可实际围观的众人更可怜,因为在芙丽涅疑为天人的人体自然之美面前,他们不会自愧形秽?谁审判谁呢?这幅画是典型的希腊式,芙丽涅的裸体几乎完美,微微扭动的身子,使曲线的韵律更加丰富,格外娇媚动人。辩护师的姿势和表情异常严肃、坚定,辩护着美的高尚和不可亵渎。众法官的呆滞的目光和惊慌的举止。体现了希腊时期所崇尚的人体美,这种美,不问东西,不问背景,不问尊卑,不问贫富,甚至不问道德和法律,唯有人体美的纯洁和神圣。这幅画使人们对人体美的欣赏和凝视净化到一种超越政治、社会、伦理和道德的纯洁美层次,所以,得以传颂。记得美国历史学家房龙说过这个意思,音乐没有国界,而画画是地方语言,有区域性,一地的绘画,外地人未必看得懂。可我觉得,像《法庭上的芙丽涅》这类画也没有国界,对美的追求和讴歌也是国际语言。

      多年前,我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冬宫(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还看过杰罗姆的《拍卖奴隶》,这里也有人体美,可更多的是人性的悲哀和内心的愤怒。

 

图片

     《拍卖奴隶》描绘的近东地区司空见惯的奴隶拍卖,裸体女奴站在台上被拍卖,台下是争相竞价的无耻商人,女奴麻木地望着这一切。奴隶买卖是人类历史上最肮脏、最血腥和最无耻的一页,《拍卖奴隶》把奴隶制永远钉在耻辱柱上。
    有时候,绘画比文字更有力,在特里尔,我参观过马克思故居后并没有什么特别感受,可接着参观特里尔博物馆举办的“马克思与他的时代”时,看到一幅童工聚在一起吸烟的画,童工麻木凄惨的表情和佝偻的身影刺痛了我,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初期血腥原始积累的批判,一下子就变得直观了。

    在另一个展厅,遇见托马斯·庚斯博罗(Thomas Gainsborough,1727-1788年)的风景画专展,我也是好福气。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庚斯博罗是18世纪英国著名的肖像画家和风景画家。尽管他以肖像画而广为人知,但他更喜欢画风景画。他是最早描绘英国乡村风景的画家之一。 

 

图片

    这幅“娜娜”是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1832-1883)的作品,他是19世纪印象主义的奠基人之一,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印象派画家,他的画影响了莫奈、塞尚、凡高等印象派画家。维多琳·默兰是印象派画家马奈及其同时代画家的模特,也许是19世纪最著名的面孔和身体。“娜娜”是不是默兰?

 

图片

 荷兰画家Jan·Massys(1510-1575)在1559年作品Flora,该馆镇馆之宝。

 

图片 

图片 

图片                

安塞姆·费尔巴哈(Anselm Feuerbach,1829—1880)是德国新古典主义画家,他所画的人物具有一种高尚的古典美,画面洋溢着一种抒情与哀伤兼具的情调。

 

图片

德国画家卡尔·霍费尔(Karl Hofer, 1878-1955)作品。

 

图片

这一看就是德国画家贝克曼的作品。我这次在德国,看了多幅他的画。

 

图片

     这幅画特别讨喜,作者是英国画家约翰·埃弗里特·米莱斯 (John Everett Millais 1829—1896)。

 

图片

      艺术宫入口处这座猩猩雕塑说什么?我坐在它对面琢磨,会不会说,人与猿的区别就是,人有了艺术,还建了博物馆。顾德宁

 

来源:顾顾看天下    编辑:冯秋红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