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傅二石先生安葬和塑像揭幕仪式今天举行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07-20 19:45:45

图片

傅二石先生铜像

 图片

家属与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副院长胡宁娜等合影。

图片

胡宁娜副院长主持仪式

图片

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致辞

图片

傅益瑶追忆兄长

图片

家属发言

图片

图片

不少人自发赶来

傅抱石大师之子、江苏省国画院著名画家傅二石安葬和塑像揭幕仪式,今天上午9:33在南京最大的公墓区雨花功德园举行。江苏省国画院副院长胡宁娜主持仪式,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出席,并全面回顾了傅二石的艺术人生。

图片

傅二石先生

傅二石,江苏省国画院原山水画创作研究室主任、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国家一级美术师,著名山水画画家。他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7月31日13时05分逝世,享年81岁。傅二石先生出生于1936年6月,江西新余人。他是江苏省国画院首任院长、新金陵画派领军人物傅抱石先生次子。他1958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学院,1979年调入江苏省国画院,1997年8月退休。傅二石先生一生弘扬傅抱石艺术,为传播傅抱石艺术作出重要贡献,特别乐于奉献、积极推动并主持傅抱石画作遗物捐赠国家等公益活动。在山水画创作上傅二石先生笔耕不辍、孜孜以求,形成自己独特面貌,成就斐然,享誉海内外。

 作为山水画大师傅抱石先生之子,二石不免被笼罩在父亲的光环下,但他在继承父亲雄强博大、气象万千的山水画特点的同时,却又在笔墨运用上强调自己独特的风格。2016年6月,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道法自然·傅二石八十艺术回顾展”时,他终于骄傲地说:我有了自己的面貌。“我父亲用他的绘画实践告诉我:作画要有个性。我的画从‘酷似父亲’到‘不那么像父亲’其时我已年近六十了。记得我在南京和北京举办七十画展时,同行们的评论说:‘傅二石的画不同于他父亲的,有了自己的面貌’而我自己尚未觉察到。现在看来,我得承认自己的笔墨是有了些变化,但这变化也并非都是好事。我知道,要想得到好的笔墨并非易事,因此往往会满足于‘一般的水平’。我的愿望是,八十岁以后会画得更好。这样才能不辜负伟大的祖国,不辜负精彩无比的造化,也才能不辜负自己的身份——山水画家。”

 

扬子晚报记者  冯秋红 文  朱同  摄

图片

北疆雪霁 68cm×68.5cm 2012年

图片黄山甲天下 50cm×70cm 2012年

二石的倔强

周和平

  

 朋友眼里的傅二石先生,是睿智而风趣的,有他在,便会举坐皆欢。相处久了,还会在他畅怀的笑声中,体会到他的坚强坚守坚毅。

    前年是他八十岁生日,有关方面为他举办了画展,观者如云,都称赞他笔下不见一点老态,越画越年轻了。开幕那天晚上,他设宴招待友朋,场面热烈,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一起为他祝寿。他深为感动,柱着拐杖上台致辞,用几张画表达对父亲的怀念,并串起了他颇为坎坷的人生经历。其中一张画令我印象深刻,那是他身陷囹圄时从狭小的窗洞望出看到的泰山景象,那时候,他多么渴望阳光渴望自由,渴望像父亲一样纵情挥洒笔墨啊!

图片

快意雄风海上来 48cm×180.5cm 2009年

图片

满身苍翠惊高风 136.5cm×68cm 2011年

    二石自小就是个活泼调皮的孩子,抗战时期的重庆金刚坡,正是父亲傅抱石画兴勃发、创作成果最为丰硕的时期。父亲要画画了,便叫他拿个瓶子去打酒,他路上会偷偷喝一口。父亲情绪不好时,便会拿教训他撒气,因为他皮实好闯祸。他知道父亲心里特别疼爱他,尤其是哥哥小石被无辜打成右派后,父亲对他更是寄予厚望。1965年暑假他从山东回南京时,父亲闲时指点他作画,意犹未尽,说等他下次回来再好好教他。谁知他回去几天后就阴阳两隔,父亲突然去世,让他悲痛万分,追悼会上,他恸哭不已,没人能劝得住。这时,父亲的一位老朋友,也是一位省领导走到他面前,对他说:你这么哭下去能把你爸爸哭回来吗?如果有用,我们一起哭!这位伯伯的话,让他猛醒,一刹那,他知道自己是个男子汉!

   “文革”狂潮之中,父亲的墓被掘,母亲居无定所,他和小石被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关押,几个妹妹也是星散四处。在残酷的命运面前,二石和一家人没有低下高贵的头颅。他知道,对父亲最好的怀念是画好画,他用他的画笔吟诵着生命的倔强,终于以自己的山水成就了一片天地。

图片

岷山丛中 178cm×138.5cm 2003年

图片

邛崃山深处 90cm×242cm 2002年

    傅益瑶说过,小石大哥身体残了以后,我们家出力的事主要是二哥在操劳。改革开放以后,傅抱石很快再次走红,二石为此殚精竭虑,操劳着诸如展览、研究、出版等事宜。2012年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首次展出傅抱石作品,这是该馆第一次展出亚洲近代艺术家的作品,他兴奋地把展览会盛况的照片给我们看,他为父亲高兴,为中国文化高兴。同时,他还要坚守住自己的良知,经受住有形无形的考验。二十多年前,一位外地“笔友”找到我,说有一幅傅抱石作品想请二石看看。我马上联系了二石,谁知到了他家门口,一见此人,二石便说:你能不能拿点真东西来?!此话一出,此人面红耳赤,悻悻而去,临了甩下一句话:看来你与傅二石的交情还不够!后来二石告诉我,此人前面已经来过,他的东西是“开门假”的!

    2007年,二石和兄妹一起,将傅抱石的321件写生速写稿、86件论文手稿和71方篆刻印章共478件作品义捐给南京博物院,这是继1979年傅家捐出365幅傅抱石作品后的又一次捐赠,南博因此也成为收藏傅画和文献资料最多的地方。二石邀我参加了捐赠仪式,会上二石代表家族提出的唯一要求是,将这些捐赠常年公开展示。

今年春节,我又一次来到二石家中,看望与他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夫人。二石已去,墙上仍挂着他未完成的大画:山高水长,松柏常青⋯⋯

 

 

2018-7-9

图片深谷流泉 95cm×178.5cm 2009年

 

图片

雨后奔泉图 94.5cm×178cm 2009年

图片

云山幽游图 234cm×105cm 2011年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编辑:冯秋红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